赢294万卜基不还钱 大叔不爽买凶追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赢294万卜基不还钱 大叔不爽买凶追债

    (新加坡4日讯)称赢了近百万元卜基却不还钱,大叔找朋友以几十万元的酬劳“买凶追债”,朋友找了私会党老大,请来两个小混混,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卜基打得鼻青脸肿。大叔最终钱没追回,昨天却被判坐牢八个月及罚款1万元(约3万令吉)。



    被告刘英博(译音,61岁)坚持一切都是朋友怂恿策划,最终不满刑罚提出了上诉。

    日前报道,被告面对一项教唆他人蓄意伤人以及四项触犯远程赌博法令的罪名。他昨天承认其中三项罪名,余项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

    被告刘英博不满刑罚提出了上诉。(档案照)

    根据案情,被告在2015年初认识陈姓卜基。两人在2018年4月发生争执后断绝来往,被告声称赢了超过98万元(约294万令吉),但对方迟迟不肯交出来。

    被告在2019年6月某天向朋友许子鹏(译音,67岁)诉苦,许子鹏建议他找人教训卜基,说他“认识人”,但追回的钱要分一份给他。

    被告答应分给朋友40%后,两人在去年1月开始筹划。许子鹏找来私会党老大胡欣(46岁)帮忙,但是胡欣有案在身,因此找了两个小打手,还请了一名私人救护车司机负责接送。

    去年2月24日下午4时29分左右,两名小打手戴着电单车头盔,在后港咖啡店动手,对着陈姓卜基的脸一阵拳打脚踢,过后乘救护车逃离。被告事后将5000元(约1万5000令吉)当做劳务费交给胡欣,分给打手和司机。

    陈姓卜基被打得鼻青脸肿,鼻梁被打断,入院治疗。

    法官下判时指出,被告虽然没有直接参与犯案,但是却这起袭击案的“金主”,用重金聘请了私会党员出手,而且还参与了部分的策划,不能将所有责任推在朋友及打手身上。
    声称不佩戴助眠器材睡觉会“突然暴毙”,被告认为监狱不能按照医生要求让他在白天打瞌睡也能戴器材,因此不想坐牢。法官指监狱能够为他做出妥善的安排,没必要“法外开恩”。

    律师表示,医生指被告患有疾病,晚上必须佩戴助眠器材睡觉,否则会有“突然暴毙”的风险,因此建议只判罚款,不用坐牢。

    律师也说,监狱里囚犯没事做一般就会打瞌睡,但监狱不可能让他全天挂着器材。

    主控官反驳说,被告的病情不罕见,监狱处理过相同病情的囚犯,只要让他呆在医疗中心就能够挂着助眠器材睡觉。

    法官下判时指出,监狱署的首席医生已经确认当局有能力处理被告的病情,并且能够为他做出妥善的安排,法庭没有任何理由为他“法外开恩”。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