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中国造星 林俊杰或有2师弟接班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师傅中国造星 林俊杰或有2师弟接班

    林俊杰。

    (新加坡6日讯)狮城天王林俊杰可能有接班人了,而且还是两个。



    新加坡资深音乐人许环良过去三年在中国深耕音乐选秀,培养人才,今年终于看到成绩。

    他创立的奇大音乐公司主办的“造星集结号”发掘年轻音乐创作新血,其中的新人卞子严参加央视的选秀节目《上线吧华彩少年》,创作能力被看见,中国卫生健康委员会要推广捐血,找上他和另一名同是95后的王子牛,才得知他们是奇大签约练习生。

    于是师父许环良出马,和两名得意门生一起写出轻松有劲的《热血节拍》,演唱者是以萧敬腾为首的年轻歌手,包括胡夏、黄明昊、新生代演员毛晓彤、直播界一姐薇娅、名主持人尼格买提等10名艺人。

    许环良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记者笑他这回是沾了徒弟的光,他笑说是的。这首公益歌也让他发现,中国人并不常捐血,所以有关部门发起歌曲推行捐血运动。

    王子牛。
    卞子严。

    许环良这些年没有停止创作,去年他就和卞子严、王子牛,连同另外三人联合创作歌曲《我们很小》,由20余名90后至10后的年轻歌手演唱。活动跨越11个城市,16家录音室,将近半百的台前幕后人员参与,别具意义。其中歌手来自中国、韩国、澳大利亚,也有新加坡。

    去年5月参加zaobao.sg网络直播节目《Yeah!生活Live House》时,许环良相中其中一名表演者高洁萍,合作后签下她。曾经演唱本地剧《起飞》歌曲的高洁萍也曾到过北京接受培训,并在本地疫情期间参与《我》的录制。

    许环良在中国办选秀营,开始收割成果。(受访者提供)

    中国控制疫情“外紧内松”

    许环良去年9月离开新加坡到中国工作,转眼一年过去,打了科兴疫苗的他想家了。

    谈起在北京的生活,他最难忘当初回去后隔离14天出关,到市中心走一圈,才像回到人的世界。“我住的是普通酒店,我到酒店健身房和泳池,发现不必戴口罩,就问原因,得到的答复是‘你在酒店里面,就是安全了。’”许环良觉得这句话反映出中国人对自身检查严格的信心。

    这几个月来,中国一些地方疫情反复,但很快控制下来,许环良的感想是:“现在大家都不怕疫情了,病毒不可能有清空的一天,但只要有效监控,日子照样过。”

    他觉得中国控制疫情是“外紧内松”,也发现中国人一般愿意接受监控,来促成大部分人的便利,因此能做到许多国家做不到的成果。

    前阵子,林俊杰线上开唱,除了中国,其他地区都出现严重卡屏。许环良也收看爱徒的演出,一路畅顺无卡,他言简意赅地说,这显示的就是中国科技的硬实力了。

    高洁萍代表新加坡飞到中国参加《我们很小》的演唱。(档案照)

    娱乐圈乱象须整顿

    中国官方目前严打选秀节目,日前又颁布“限籍令”,昨天甚至传出孙燕姿也在限籍令的名单上。对于许环良这种办选秀活动的“外国人”有何影响?

    他说:“中国官方目前的整顿主要是针对那些靠流量、靠资本,以及饭圈乱象而产生大量‘艺德不配位’的流量艺人的偶像节目,对于真正推动真实力的音乐人的节目,还是给予支持的。”

    他解释,造星集结号是一个活动,不是综艺节目,所以不受整顿影响。他三年前在中国创办这个选秀活动,挑选表现突出者当奇大音乐的练习生,希望能找到和陈洁仪、阿杜、林俊杰、BY2等一样有潜力的歌手。

    至于限籍令,他指外籍艺人参与中国的影视作品、售票演出,一直都有名额限制,“但有些原本中国出生,后来转换外籍的人,混在中国人里头,没有按外籍限额申办工作,所以现在要特别强调。”

    娱乐圈乱象最近也是中国官方整顿的目标,许环良认为是有必要的,“不论是从青少年正确的追星观的树立,以及对音乐产业扫除障碍,回归到发展高质量文化软实力,都是积极的。”

    图、文:联合早报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