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人人勒紧裤带 捐款物资渐少 慈善团体也举白旗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柔佛人头条◢人人勒紧裤带 捐款物资渐少 慈善团体也举白旗

    新山善德儿童之家也挺不住了,升白旗求助!

    ●报导:吴菊君
    (部分图取自受访者面子书)



    (新山讯)新冠肺炎疫情日益失控,经济迟迟未复甦,人民捐献能力被削弱,面对捐款和物资一天比一天少,逼得连慈善福利团体也举白旗求救。

    位于新山大马花园的善德儿童之家,日前在面子书发布一张升白旗的照片,引起关注。

    谢宝慧:助养人喊停。

    新山善德儿童之家院长谢宝慧接受《中国报》指出,在行动管制令下,儿童之家不能举办筹款活动,现就连参与“助养计划”的助养人,也纷纷喊停。

    她指出,近日该院爆发疫情,如今院内所有人者确诊隔离,犹如多重打击。

    她指出,“助养计划”自推行以来都十分顺畅,但随著疫情近几个月来日趋严重,以及行动管制令带来负面效应,相信助养人也自生难保。

    “原本有400多个助养人,其中有100多至200人喊停。”

    为减少肢体接触,善德儿童之家在门外增设物资捐赠处。

    她说,她也明白助养人也许面对经济困境,她们也不能勉强。

    另外,为节省开支,新山善德儿童之家有数位社工被迫拿无薪假,更令人雪上加霜的是,该儿童之家于8月爆发感染群,源头疑社工染疫无症状令病毒潜入,导致儿童福利之家43人确诊。

    她说,由于染疫的孩童和社工都留在儿童之间内隔离,善心人士可把物资放在门口外。

    “这段期间仍有善心人士前来捐献物资,但捐献者即使获知他们已染疫,仍不断按门铃及要求社工,出外领取物资,这为我们带来很大困扰,因我们担心这或导致疫情蔓延开来。”

    善款来源减少,新山善德儿童之家呼吁善心人士通过电子钱包捐款。

    增检测 买药费 吃不消

    谢宝慧说,所有社工及孩子结束隔离后,还得再进行冠病检测,以及还会需要购买一些药物,所以需要一笔医疗费用。

    她说,儿童之家每个月开销5万令吉,再加上这笔额外检测及购买药费,令他们吃不消。

    她也呼吁善心人士,可通过银行汇款和使用电子钱包“一触即通”捐款,协助他们度过难关。

    冠病确诊病例日增,本地政府医疗医疗器材吃紧,慈济基金会新山支会积极筹募款项捐献医疗器材给医院。

    越堤族捐款减70%

    越堤族及新加坡善心人士“受困”新加坡,十方安老关怀中心所得捐款及物资减少了70%,每月不敷开销被迫动用储备金,维持中心运作。

    位于士姑来大学城的十方安老关怀中心创办人兼院长廖国斌受访时说,该中心主要收留家庭贫困的乐龄人士或孤老,从去年行动管制令1.0至今,反收留了约120老人。

    廖国斌:捐款者多为马劳和新加坡善心人士。

    他说,该中心的捐献者为马劳和新加坡善心人士,他们倾向上门捐献义款和物资,即使中心接受银行汇款捐献,但反应不理想。

    他透露,在去年行动管制令1.0时,公众会将目光集中捐助福利团体,义款物反而资有增加,至于行动管制令2.0则没有出现很大落差,但到了行动管制令3.0,福利团体则明显受到忽略。

    他说,这个时期不少遭遇困难的家庭纷纷举白旗,善心人士则专注协助这类群体。

    他指出,目前中心还有能力维持运作,还未致于要升白旗。

    十方安老关怀中心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增加收留约120名老人。

    林秋廷:资助医院器材 慈济8月支出近90万

    为支持医院前线拯救生命及助民疏困,慈济基金会新山支会单是8月份,共支出近90万令吉。

    佛教慈济基金会新山支会负责人林秋廷指出,费用如此庞大,主要是医疗器材费用昂贵,一些费用则是资助经济严重受影响家庭。

    她说,有民众认为政府医院的医疗器材,理应政府拨款资助,不解为何慈济要用义款捐赠。

    慈济基金会新山支会希望通过捐赠医疗器材,疏缓医疗器材不足问题,协助医护人员拯救生命。

    她强调,慈济本身持有医院,了解到医院前线运作不能崩溃,病患生命危在旦夕,需要及时提供支援。

    她坦言,由于疫情迟迟未结束,导致善心人士的捐款能力日渐被削弱。

    她说,虽然筹款面对难度,她希望民众奉行一日一善或行小善的精神,即使所捐款额不多,也可以付出自己的心意。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