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菁仙亲笔信 不流泪的机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欧菁仙亲笔信 不流泪的机场

    妈妈整个下午陪我整理行李,她脸上的关心挡不住倦态,我忙着掩饰不舍,连丢了什么进行李箱都不知道。每一次道别都提醒自己这不是永远的离别,我们还是会再见。尽管如此,每一次仍旧揪心难过。



    母亲今年66岁,好朋友指责我为什么这么自私,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抛下妈妈不管,也留下爱我的朋友。我移居巴黎这件事,让朋友们很失望。另外一名闺蜜选择去打一天的麻将,不愿面对道别。朋友们的十万个“为什么要走”,我除了回答十万个“为什么不?”还能说什么,才能让他们释怀呢?遗憾没有尽头,希望时间成为最好的验证。

    这一次回新加坡,和去年回国明显不同。长期的疫情限制,让亲友的心情异常焦虑,我看到了几个朋友的反常举动,让人心冷。在每户家庭只能接待两个访客的期间,因为一场误会,我曾被向来性格温和的长辈朋友严厉责怪,只得狼狈地拔腿狂奔离开他家,事后冷静下来澄清对错时,仍等不到对方的道歉。只能告诉自己,疫情让人改变,我要懂得原谅。

    今年生日,因为社交群聚人数限制,我也不愿高调庆生,只想平平静静地和妈妈在酒店“度假”,但朋友们纷纷要求见面,我因时间有限安排不了,大家因好意导致种种情绪勒索,搞到我真的心累了。

    认清要对抗的对象

    唯一打从心里感到欣慰的是生日筹款活动成功圆满。我呼吁朋友们今年不要送礼物,要买就买我设计的#cancelcancer T恤。在“取消/指控文化”全球盛行的时代,我总觉得如果各种抵制行为能够用在更迫切需要对抗的对象,更有正面的意义。

    我亲笔设计“取消癌症”的T恤,希望大家有钱捐钱,有力出力,在预防与治疗癌症之外,也不要忽略病人家属经历的痛苦和压力。朋友的反应踊跃,总共募捐5万2438元给新加坡国立癌症中心。需要帮忙的时候,大家都义不容辞伸出援手,这一点倒是没有变。

    我的发型师朋友去年患癌,在短短几个月内过世。上个月,化妆师朋友也因癌症离开,我们都来不及道别。此时,另外两名朋友正在和癌症抗斗,她们每次去化疗前,都带着坚强的微笑安慰亲朋戚友。生命如此脆弱,留下来的我们,必须靠无比的正能量积极地活下去,不然面对排山倒海的坏消息,很难不陷进忧郁的谷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刻冠状病毒变种多,这是一个人类得坚毅不挠的时代。

    我离开,因为我不甘心。如果人生要失败,我也要失败得轰轰烈烈。假如明天我就会死去,至少今天我痛过,哭过,笑过。直到最后一口气,我是那么深深地爱过。

    “心疼了解的目光/不流泪的机场/爱是/三万里程的孤单/闪着等待的泪光/眺望可能的远方”

    又是林俊杰的歌。说好不哭的,结果一个人坐在机场的等候厅喝水时,还是掉泪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