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疫情◢ 打完科兴验抗体 纷纷急补打辉瑞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狮城疫情◢ 打完科兴验抗体 纷纷急补打辉瑞

    科兴疫苗问世以来,有关其功效的争议几乎从未停歇,是否能成为新加坡第三支在大流行病特别采用程序(PSAR)下获批准的疫苗,也是热门话题。



    新加坡卫生科学局上个月曾透露,科兴疫苗生厂商已经提交所需额外数据,当局将适时公布最新结果。科兴疫苗目前获准在特别采用程序下由新加坡31家私人诊所提供接种。

    尽管根据政府最新的宣布,接种科兴疫苗的民众在社交聚会及堂食等防疫措施下,不再与接种辉瑞疫苗及莫德纳疫苗的民众有“差别待遇”,但接种科兴疫苗者仍不能在疫苗致伤经济援助计划下索赔。

    虽然当局仍未宣布其监管决定,但在新加坡超过8万5000名科兴疫苗接种者当中,却已有人因为对科兴疫苗功效抱持疑虑,而“变心”寻求注射辉瑞疫苗作为加强剂。

    新加坡一名43岁的苏姓(Soh)女士是其中一人。

    尽管辉瑞、莫德纳供应充足,她坚持要尝试祖国疫苗,自费接种两剂科兴疫苗后,并接受抗体测试,却意外发现她体内的抗体数值只有140,比接受两剂辉瑞疫苗者体内的抗体,足足少了9倍。她的先生与姐妹也接种了科兴,抗体数值先后为400和9。

    自言有点失望的苏女士赶紧再去接种辉瑞疫苗,并在那之后又进行了抗体检测。这次,她的抗体数值已提升至1900。

    这显然不是独立个案。

    在其中一家提供科兴疫苗诊所服务的伊丽莎白诺维娜专科中心传染病专科顾问医生梁浩楠向《南华早报》透露,有越来越多接种科兴疫苗的民众因为发现保护力不足而投向辉瑞疫苗的怀抱。

    “他们打了科兴,做了血液测试后发现抗体水平太低,进而选择辉瑞作为追加剂。”

    梁医生还说,接种完两剂辉瑞疫苗者,体内的抗体数值一般为每毫升血液1300至2000国际单位。

    “但接种完科兴者,这个数值却是0至40,只有几个人介于200至300。”

    那么问题来了,政府明明还没宣布追加剂计划啊,但这些打完科兴后又再补打辉瑞的人,难道不是变相的打追加剂吗?

    答案:这是当局允许的。

    卫生部医药服务总监麦锡威副教授上个月证实,政府不会阻止那些接种非辉瑞和莫德纳疫苗的民众重新参加全国疫苗接种计划,以施打该计划目前唯二提供的两款疫苗。

    科兴“抗体水平低”已有先例

    事实上,科兴疫苗抗体数值低于其他款疫苗,尤其是mRNA技术疫苗已经不是新闻。

    香港大学7月发布在《柳叶刀》医学杂志(The Lancet)的研究也指出,辉瑞疫苗产生的抗体水平远高于科兴疫苗。

    研究团队透过比较接种辉瑞疫苗及科兴疫苗的医护人员体内的抗体,发现接种辉瑞疫苗的抗体是接种科兴疫苗者的10倍。

    一项中国研究也发现,接种科兴疫苗者体内的中和抗体会在半年内迅速消退,研究团队称接种者的抗体水平会降至低点,甚至无法测出任何抗体。

    另外,比利时一项涉及2500名医护人员的研究则发现,莫德纳疫苗产生的抗体水平是辉瑞疫苗的两倍。两者平均抗体数值分别是2881和1108。

    换句话说,在抗体水平方面,莫德纳疫苗 > 辉瑞疫苗 > 科兴疫苗。

    总理夫人何晶上个月也曾在面簿发贴文指出,科兴疫苗和两款mRNA疫苗相比,并不算是一种高效的疫苗,她建议当局应该为接种科兴疫苗的民众进行抗体反应测试。

    文:红蚂蚁、南华早报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