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母亲探友染疫 最后视讯 未与独子见到面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肺炎疫情◢母亲探友染疫 最后视讯 未与独子见到面

    巫迈吉(右起)移交援助金给诺阿斯玛。

    (昔加末14日讯)新冠肺炎疫情然突然将染疫至亲带离人间,造成不少家庭破碎、小孩变成孤儿,面对未来的生活和经济问题,而陷入徬徨和孤立无助,令人感慨万千。



    受影响家庭们如今希望获得柔州政府及社会关注和支持。

    居住丁能斯加花园,因冠病失去母亲的少年陈贺祥(15岁)指出,母亲黄惠芝(49岁)疑探访朋友而染疫,被送往新山医院进行隔离和治疗,结果不敌病毒,于8月1日病逝。

    巫迈吉(左起)移交援助金给陈贺祥。

    他受访时说,母亲住院期间,直至病逝前一天都有与家人视讯或讯息保持联络,但视讯时,母亲不让他看她的脸,将镜头朝向天花板。

    “母亲如往常般叮嘱我们多喝水,也询问家人确诊情况进展,未交代其他事也没提及自己的病情。”

    陈贺祥说,直至母亲病逝,他觉得错愕,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指出,他在3岁时便和母亲从新山搬回丁能外婆家居住,母亲确诊时,外婆及2名亲人也确诊。

    “我初中三时已辍学,在摩哆店当学徒2个月,目前疫情严重,我已向摩哆店请假,打算2个星期或下个月复工。”

    李秀华忆起女儿黄惠芝忽然病逝,不禁悲从中来。

    由于父母已离异,陈贺祥会继续与外婆和亲戚同住,唯目前对未来规划和经济问题未有任何打算。

    陈贺祥的外婆李秀华(68岁)泪诉女儿确诊后很快就离世,后者来不及交代任何事情。

    “女儿在6名孩子中,是排行第二的长女,她平日很孝顺照顾我,现在我会照顾外孙。”

    她说,家中开销平时是由2名儿子负担,但现在儿子的工作也因疫情受影响,物价高涨,因此家中生活很辛苦,同时也担忧还未成年的外孙未来生活。

    “如今我依靠储蓄和女儿的帮助维持生活,若有政府给予援助,我也会尽量帮外孙申请。”

    黄惠芝(右4)与家人生前的合照。

    一家之主病逝

    居住拉美士公共房屋的丧夫巫裔家庭主妇诺阿斯玛(53岁)说,60岁丈夫阿里马南于8月4日染疫病逝,留下她与5名求学中的孩子们,包括一名唐氏儿。

    “丈夫最初是疑患骨痛热症入院治疗,当天也证实确诊。医生在丈夫病逝前一天,曾告诉我丈夫的病情可以康复,岂知隔天忽然离世。”

    她指出,丈夫与她育有8名孩子,其中3名孩子已结婚和工作,家中只有她与5名孩子,除了唐氏症孩子,其他家人都确诊。

    她说,目前家中开销依靠外界的援助及丈夫的退休金,唯她还未处理退休金手续。

    诺阿斯玛说,社会有很多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希望政府和社会给予各族确诊家庭关注和支持。

    接获逾20户家庭孩子求助

    土团党拉美士区部主席巫迈吉指出,该区部今接获逾20户家庭的孩子求助,皆因父母确诊病逝,变成孤儿或单亲家庭,区部给予援助金和食品援助,但这仅是短期的帮助。

    他希望柔州政府成立基金,利用现有资源,给予金钱及实际生活援助,长期帮助和指引受影响家庭们。

    “有个案例是一名母亲染疫病逝,导致父亲独自抚养3名分别是3岁、5岁和3个月大的孩子,生活大受影响。”

    巫迈吉希望政府可提供看护援助、辅导课程等等援助,减轻受影响家庭的负担。

    他也呼吁邻里关怀和帮助这些受影响家庭,渡过难关。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