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违建致排水缓慢 沙威鸿升花园 一周淹两次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工厂违建致排水缓慢 沙威鸿升花园 一周淹两次

    大雨来袭,因水沟来不及排水,造成鸿升花园面临突发水灾,洪水涨至2呎。

    (古来20日讯)工厂违例扩建导致排水系统受阻,造成古来加拉巴沙威新村经常遭遇突发水灾,鸿升花园更是一週两度受灾,让居民饱受惊怕!



    随著行动管制逐步放宽,希盟前市议员和村长呼吁有关单位尽速成立安排沟渠清理工作,并成立特工队解决古来逢雨必灾的问题。

    大雨来袭,因水沟来不及排水,造成鸿升花园面临突发水灾,洪水涨至2呎。

    前日下午约4时许,古来下起倾盆大雨,造成古来21哩联邦大道、新港、公主城和加拉巴沙威新村一带发生突发水灾。

    设于加拉巴沙威新村的鸿升花园因为沟渠难以负荷过大的降雨量,排水不及,造成洪水溢出路面,鸿升花园1路形成一片汪洋,水涨大约2呎,百利花园部分住宅也受水灾波及。

    加拉巴沙威新村自2017年发生大水灾后,每逢雨季来临,都会面对突发水灾的威胁,让当地居民大感头痛担忧。

    大水迅速淹进家门,让居民措手不及。

    行动党加拉巴沙威新村前村长李国萍昨日在记者会上指出,一週遇上两次水灾的原因,是附近的河流(俗称“臭港”)河水倒灌,加上沟渠浅窄来不及排水,导致鸿升花园1路被淹没。

    他说,当地河流每次下雨就会高涨,导致新村路口被淹没,鸿升花园1路也屡次遭殃。

    “这裡近一、两年都会遇上突发水灾,自从上游的屋业发展开始扩展,水灾的情况越发严重。”

    百利花园部分住宅也难以倖免。

    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特别助理黄勃扬披露,加拉巴沙威一带自2017年开始就不断面临水灾,当地附近一间工厂因违例扩建,而影响了当地沟渠的排水系统,导致排水缓慢。

    “我们自2017年开始至今就不断向古来市议会及水利灌溉局反映这个问题,今年4月也做出投诉。”

    昨午12时许,古来市议会建筑组官员也前往鸿升花园一带做进一步了解,并向违例扩建的工厂发出警告信。

    刘春丽(左)申诉住家电錶和埋在地下的电线遭大水浸坏。中为黄勃扬;右为李国萍。

    黄勃扬:建议胎死腹中 促国盟成立特工队

    希盟前古来市议员敦促国盟古来市议员,尽速提议成立特工队,以监督和改善古来区的建筑工地管理政策及排水系统。

    黄勃扬披露,希盟古来市议员曾于2019年7月,建议古来市议会以市议员、水利灌溉局官员和工程发展商组成一支特工队,以解决古来逢雨必灾的问题,但后来发生政权更迭,导致有关建议胎死腹中。

    水沟旁野草丛生,久未疏通。

    “加拉巴沙威自2017年发生大水灾后,就不断面对水灾,我们也在今年4月,就此事向水利灌溉局和古来市议会做出投诉。”

    他说,不只是加拉巴沙威,联邦大道也常遇上水劫,他希望国盟古来市议员能在市议会提呈上述建议,以彻底解决古来一带逢雨必灾的问题。

    黄勃扬指出,水利灌溉局今年4月曾向他们反映,当局会针对当地沟渠清理工程展开招标工作,无奈遇上全面大封锁而无法进行,希望当局能尽快委任承包商,进行沟渠清理工程。

    刘春丽

    浸坏电錶电线

    刘春丽(56岁,家庭主妇)
    我週六下午发现大水淹进家门,连厕所也出现积水,差点就淹进家门,吓得我赶快将贵重物品搬到高处。

    幸好水没淹进客厅来,保住电器,但住家电錶和埋在地下的电线都被大水浸坏了,电动门也故障了,住家也停电,损失不少。

    如今我们只得暂时拉电使用,除了找人修理电錶,我们还要花上2000令吉拉电上来。

    这裡每逢下雨就淹水,我希望有关当局能整顿沟渠,解决鸿升花园突发性水灾的问题。

    苏锡仲

    发展引发水灾

    苏锡仲(52岁,分包商)

    我家週六下午也发生淹水,虽然大水没有淹进客厅,电箱也没事,但是电动门被大水浸坏了。

    我自2007年开始在鸿升花园定居,第一次遇上淹水是在2017年,因为住宅区对面发展土地而引发水灾,当时洪水涨至1呎,还淹进家裡。

    每次遇上淹水,我们都要将家中物品搬至高处,一直会担心遇上突发水灾。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