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留债 妻女天天被骚扰 扩音器追债 全家快崩溃!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父亲留债 妻女天天被骚扰 扩音器追债 全家快崩溃!

    建文(左起)陪同黄佩仪召开线上记者会;右为林道祥。

    (古来20日讯)父亲借钱之后一走了之,“甩锅”给子女;一家追债公司从去年7月开始隔三差五,时而连续每天到妻子儿女的住家贴大字报、竖立条幅,甚至用扩音器广播追债,令事主一家人备受困扰。



    有公司职员被指频频到古来优美城黄佩仪(31岁,私人诊所护士)的住家讨债,声称其父亲黄保利(55岁,家具店员工)欠下该公司5万令吉,要求子女代为偿还。

    事主黄佩仪今日在马华公共服务与投诉局副主任蔡建文安排下,在线上记者会上叙述事情的来龙去脉。


    (受访者提供)
    她说,该公司的职员上门时,她与母亲已清楚解释,欠债人是她的父亲,其父亲因私人原因从去年就离家,很久没回家。

    “但是该公司的职员几乎每天中午12时至下午1时左右,将讨债的信函贴在大门口,有时还用扩音器,驾车绕住宅区的公园广播,指她的父亲黄保利欠债不还,令我的母亲及弟妹等备受困扰。”

    黄佩仪说,对方在今年4月曾在门口竖立条幅,内容是“债务调解进行中,请不要惊慌”等字眼。

    相关人士在门口贴追债信函。

    对方虽没有恐吓或威胁,但是这类语言暴力,令她的母亲因而一度几乎精神崩溃,觉得对方要把她“逼死”!

    “我们曾因此事,分别在去年12月12日、今年4月9日及6月29日向警方报案;每次报警过后,对方就会收敛几个月没上门,今年7月、8月及9月对方又开始上门,令我们受到很大困扰。”

    她指出,她曾向父亲反映此事,要求父亲回家面对及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父亲只是丢下一句“不要理他们”,就不管不问。

    黄佩仪目前与母亲、妹妹及她的3个孩子,及妹妹的孩子住在一起。

    追债信函仅要求欠债人联络该公司,进行债务调解。

    蔡建文将致函内政部 要求关注骚扰手法

    马华公共服务与投诉局副主任蔡建文指出,合法追债公司也不能使用“冷暴力”或“语言霸凌”的方式骚扰事主。他将致函内政部,要求关注及管制此类追债手法。

    他说,相关公司虽没有使用恐吓、泼漆或毁坏财物等违法手段,但重複上门骚扰事主,使用语言暴力,同样属于违法行为。

    “这类手法等于是冷暴力或语言霸凌,我们将谘询律师的意见。”

    相关人士在门口竖立条幅,指“债务调解中,不要惊慌”。

    蔡建文也将向古来警区主任卓明耀反映此事,要求警方採取行动,对付这类违法追债的行为。

    马华巴西古当区会投诉局主任林道祥指出,即使是合法公司,也不能干扰事主的生活,何况欠债人并不在上述的住家。

    他说,每天在门口贴追在信函、使用广播追债,对事主造成精神上的压力,同样是不允许的。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