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奕良直播指林梅娇扮无辜 “暄婷控诉令我撕心裂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黄奕良直播指林梅娇扮无辜 “暄婷控诉令我撕心裂肺”

    (左图)黄奕良昨天傍晚开直播,回应黄暄婷在访谈节目中所说的内容。(互联网)(右图)林梅娇和黄暄婷母女情深。(档案照)

    (新加坡讯)黄奕良昨天傍晚开面子书直播半小时,指黄暄婷在节目中的控诉令他感到“撕心裂肺”。



    本地艺人黄暄婷日前上《权听你说2》透露小时候很多的不愉快来自爸爸。她忆述,小学五年级那一年,爸爸给她安排了很多补习老师,“他可能比较着急,希望女儿做得好,那时候补习老师给他比较负面的回馈,说我数学比较差。爸爸很生气,就来到我家,他有点失控,后来就发展成警方案子。我被他打,挺严重的,住院一个星期。”

    黄奕良昨天(26日)傍晚6时许在面子书开直播回应,画面可见,他身后的墙上贴了两份本报于9月24日就黄暄婷揭童年家暴阴影的头版新闻报道。直播的观看人数从最初的十多人,至直播尾声有千多人观看。


    (取自黄奕良面子书)
    黄奕良多次向女儿黄暄婷喊话“爸爸是很疼你的”,对于女儿在节目上指控“不知道父亲下一刻会发什么脾气”,他激动地说:“你在讲什么!爸爸疼了你那么多年,你讲了这种让爸爸撕心裂肺的话,你不应该!你的翅膀是不是已经长硬了,我还以为你很懂事。那时候你不到10岁,10岁之后你不要见爸爸了,不是爸爸不要你。你(体内)流的是爸爸的血,爸爸怎会不疼你?”

    对于黄暄婷在节目中提到的家暴事件,他未在直播中详细说明经过。他只说,以前和林梅娇谈过,由他负责当“黑脸”管教孩子,他因样子长得凶,曾有不少好友找他帮忙管教不听话的孩子,他就带着两支藤条到孩子面前“展示藤条”,成效不错。

    他再对女儿喊话:“你还记得爸爸买两支藤条去你的家吗?爸爸只是要去展示藤条,因为这对每个孩子都很管用,但就只对你起不了作用。我没想到你妈妈变成母鸡,而我变成老鹰,你就是小鸡,你给我假假打一下就可以了嘛,现在是你(指林梅娇)叫我当黑脸,我就来当黑脸。”

    至于女儿当年住院的事,他指:“是(住院)观察期?我有打,但(因为)这个巴掌,你(指林梅娇)把我告上法庭,你这样无辜可怜,(转身读起身后的报章报道标题)然后我变成打女儿的人……”

    当年家暴事件闹上法庭后,黄奕良坦言轮到他在法庭辩解时,还特别要求法官让黄暄婷离开现场,因为不想让年幼的女儿听到事发经过。黄暄婷现已长大,他决定公开自己在庭上所说的话,在直播中公开在法庭上说过的话,“在事发的三天前,我们(与林梅娇)通了电话,是你叫我做黑脸,而你做白脸的。”

    梅娇刚丧母盼外界给予空间

    本报今早就黄奕良昨天的直播,以简讯方式联系林梅娇,她回复一个“双手合十”的图案,并未多说。

    本报也向林梅娇与黄暄婷的新传媒经理人要求访问两人,今天接近中午时,经理人转达说,林梅娇的母亲不久前过世,林梅娇与黄暄婷希望外界在这期间,能给予她们空间。

    梅娇生女贡献大 会留遗产给母女俩

    黄奕良在直播中指前妻林梅娇“扮无辜”,也肯定林梅娇为他生了一个女儿“贡献大过天”,指会留遗产给这对母女。

    黄奕良指责前妻说:“你把我晒在太阳底下,晒到我整个人像非洲黑人这样,大家轰炸我,轰炸我到这样,你扮得那么无辜,你很不应该咧。”

    接近直播尾声,黄奕良指已做好遗嘱,他会把30%的财产留给黄暄婷,另30%留给圈外儿子,也留了20%的财产给林梅娇。他说:“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留给林梅娇?梅娇生了宝贝女儿,她的贡献比天还要大,我没钱的人,(但)我给她百分之20是应该的。她虽然已经不是我的爱人和情人,但永远永远是我的亲人,我是这样想的,我们黄家也是这么想的。”

    图/文:取自《联合早报》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