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介公司擅自载走外劳 厂家报案时无理 反被扣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介公司擅自载走外劳 厂家报案时无理 反被扣

    (麻坡8日讯)外劳短缺问题越演越烈,中介公司在没通知业者情况下,私自载走租借的外劳,就连工厂合法外劳也跟随潜逃,厂家业者上前阻止不果,报案时与警方大声理论惹祸,反因被指“暴动”扣查4个小时。



    游明丰(左) 出示潜逃外劳图片向黄益豪投诉。

    木材加工厂业者游明丰(49岁)今早向行动党文打烟区州议员黄益豪投诉 ,指无良中介公司在10月2日晚上10时30分,乘坐轿车和巴士到巴莪工业区载走他向中介租借的21名外劳,连该工厂合法申请的3名外劳也被发现跟着潜逃。

    他说,当时他是加班后准备回家,途中揭发此事,并试图上前阻止不果,先是到巴莪警局报案,因后者没有及时采取行动执法,反而没收他的身份证和手机,还被警员指他酒醉(MABUK)和劝阻不要“多管闲事”,事后因索回身分证和手机被指向警员“大声”,反被援引刑事法典第148条文“暴动”扣查。

    游明丰报案时,因不满执法人员劝阻他不要“多管闲事”放大声亮理论,反被援引刑事法典第148条文“暴动”扣查。

    他说,他共向3个中介公司租借21名外劳,租借声明上,外劳逃跑或发生意外中介公司必需负责,尽管他有向对方联络,但问题都不受理。

    他指出,由于政府冻结引进外劳,使得国内各行各业面对严重劳工短缺,为了赶工出货,厂商被迫转向中介公司租借外劳,由于恶性循环下,衍生出中介“价高者得”优先租给出价高的厂商,甚至还“挖”走原本厂商合法申请的外劳,类似情况不只在麻坡,各地都在发生。

    游明丰说,他从今年5月到现在厂内总共已有32名合法外劳潜逃,不知去向,他希望中介公司不要再拿厂商合法申请的外劳去卖“猪仔”

    游明丰揭发无良中介准备载走租借外劳,报警阻止不果。

    他指出,根据移民局系统,凡通过厂商合法程序正常手续申请的外劳,都不被接受“漂白”,而无良中介公司无法无天的操纵,不仅让厂商经济带来沉重打击和捐失,也让国安机构的的威信荡然无存,并希望内政部、移民厅和相关执法单位正视和关注我国的外劳政策问题。

    本报致电麻坡警方查询,截至周五今午5时许,尚未针对该工厂业者的投诉做出回应。

    莫明指控违法
    厂商有理说不清

    工业区陆续发生外劳潜逃。

     

    莫明指控违法,厂商频接罚单“哑巴吃黄莲”有理说不清。

    游明丰说,他从去年到现在共接到8次罚单,罚金为2000至1万令吉,被指控违法事项包括员工宿舍肮脏、工厂内肮脏,甚至工厂外面的水沟肮脏也莫明奇妙的被罚。

    他说,到底肮脏的定义是什么?后者都无法明确给出一个标准。

    他说,该厂宿舍被指没有规划图测,工厂在今年4月左右已经向市议会申请,申请期间当局还来执法,尽管他作出解释,后者也不理会。

    他强调,不论是环境或员工宿舍问题,任何条例当局都须给出明确指南,让厂商照着指南行事,改善期间,也应给宽限和时间进行,非直接开出罚单给厂商。

    他指出,疫情造成很多厂商面对原料起价、销售下跌、成本居高不下、外劳潜逃,现在还要面对地方政府无理执法,厂商即便满腹委屈也无处倾诉。

    黄益豪吁更多厂商反映

    行动党文打烟区州议员黄益豪呼吁更多厂商站出来,合力向政府反映问题。

    “我也促请政府拟定明确条规和指南,让所有厂商有所依据,逐步改善厂商标准作业程序。”

    他说,政府已冻结引进女佣和外劳直到今年年底,而到期的外劳也陆绩回国,加上全国复苏计划各领域都先后获准复工,使得厂商面对严重劳工短缺,为此衍生中介公司“挖”人的现象。 ”

    他希望政府协助厂商,尤其制造业、服务业、农业、建筑业、种植业,真正落实“漂白”,因为外劳政策的恶性循环已衍生出很多社会与经济问题。

    另外,他早前也曾针对麻坡市议会严厉执法问题,带到州议会反映。

    他认为,麻坡市议会应给出明确指南,让厂商根据指南改善原有现况,并给初犯者解释机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