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CCB◢ 允出国禁放宽堂食挨批 卫长:抗疫路曲折 非高速公路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新国CCB◢ 允出国禁放宽堂食挨批 卫长:抗疫路曲折 非高速公路

    (新加坡25日讯)卫生部长王乙康上节目谈疫情,指出走中庸之道迈向新常态是曲折之路,不是中央高速公路(CTE)还是亚逸拉惹高速公路(AYE),而可出国但不能5人堂食涉及的是风险大小的问题,5人堂食比起2人将高出6倍风险。



    新传媒8频道昨晚播出的《空中访民情》节目除了请来王乙康,还有卫生部兼人力部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以及新加坡天王级创作歌手林俊杰等等。

    王乙康和新加坡知名歌手林俊杰。(取自王乙康面子书)

    许多人包括餐饮业者对新加坡开通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TL)计划,但堂食却只允许2名完成接种者感到不解。在谈及堂食问题时,许宝琨指出,病毒传播靠的是3个量:声量、人量和流量。

    许宝琨解释,室内场所和餐厅开冷气,空气流通相对不那么顺畅,而在人多、量多、发声又多的不戴口罩环境下,病毒的传播力是非常强的。

    王乙康补充说,开放2人堂食,这2人之后可能又会再去见其他人,二乘二就变成四个接触。如果变3人堂食,就会变成三乘三,导致9个接触。以此类推的话,5人堂食就会有25个接触,跟2人堂食相比就多了6倍风险。

    王乙康也谈到新常态的问题,并指出那是个愿景,而我们还在迈向这个目的地的路上。

    “走的这条路是曲折的,不是CTE,也不是AYE,有时要停顿一下,有时要拐一个弯再回来。”

    部长坦言,中庸之道走起来会比较不舒服,并摸着石头过河,有时会让人感到混乱,例如为什么人们可以出国,但不能一起吃饭,而一切就在于风险高低,高的就先不开放。

    王乙康也说,极端的路比较容易理解。如果选择封锁,什么都不能做,肯定就不会混乱,但这将劳民伤财且心灵损伤也大。

    “反之,若像西方国家开放自由,什么都可以做,所有措施都一笔勾销,那将对新国的医护人员系统造成巨大压力,甚至会垮,因此我们需要走‘中间的路’。”

    王乙康在节目中也回首新加坡一年多来的抗疫方向如何转变。

    《空中访民情》请来王乙康(中)及许宝琨(左3)及多名嘉宾畅谈疫情。(取自王乙康面子书)

    早前新加坡以清零为目标,成功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让死亡人数控制得非常低,不像其他国家得付出很大的代价。

    部长解释,在清零阶段时,周围的国家都不安全,所以需要边境管制,否则将面对严峻疫情。

    他比喻说,新加坡就像小池塘的小鱼,当时若让外面大鱼进来,小鱼就会被吃光。

    此外,许宝琨说:“我们可加病床但医护人员需要休息,尤其这一两年大家都很努力,我的太太也是前线医护人员,老同事也仍在医院打拼,而现在也会让医护人员轮流放松请假。”

    他呼吁大家做好本分,可以接种的就接种,并注意自己安全,不要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病例。

    王乙康则以足球赛作比喻来形容现在的情况。

    “我曾经常常踢足球。你打前锋的,不可以说,对手攻打你的时候,你就叫守门员去管,不能全部交给守门员,大家都要跑回去帮忙一下。我们的医护人员就像守门员一样,我们其他人打的是前锋,做着不一样的生意,但都要回去一下帮帮忙,大家守一守,帮忙守门员把一把关。”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