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听话男婴被打一巴掌 保姆:自己孩子也这样打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不听话男婴被打一巴掌 保姆:自己孩子也这样打

    独家报导:吴振威



    (新山28日讯)保母嫌11个月男婴吃粥时不听话,一巴掌打在男婴脸上,父母惊见儿子脸上留下瘀红的五指印,保母被质问时还能笑着说:“我打的”。

    男婴父母之后带着孩子报警及验伤,并发贴文在面子书上,希望不会再有别的孩子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男婴母亲何善姗(20馀岁,室内设计公司业者,住在新山百万镇)今日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她是在面子书的一个保母群组,认识到这名40多岁的陈姓保母(住在新山峇尤布蒂里)。

    “还有自己的事业要忙,分身乏术,因此才打算将“皮皮”(孩子绰号)交给保母照顾,并在网上看到有网民极力推荐这名保母。”

    11个月大男童“皮皮”的脸上,仍留下瘀红的手指印,清晰可见。

    她说,她将孩子交给陈姓保母照顾只有3个多星期,没想到就发生孩子被打事件。

    “在上个月,我起初一星期将孩子带去保母家一两天。而本月中,柔佛州逐步解封后,我生意也比较忙后,我开始从週一至五将孩子安放在保母家,好专心工作。”

    何善姗说,她一般是每天上午10时载孩子过去保母家,晚上8时去接孩子。

    “平常保母都会拍摄一些照顾皮皮日常的视频,交待在做什麽,昨天傍晚6时46分发来在餵皮皮吃粥的视频后,就没有再发送任何东西。”

    她说,一直到晚上她和丈夫去保母家时,抱过来一刻发现孩子的眼睛红肿,似乎哭过,右脸也红肿起来。

    “我当场就问发生了什麽事,没想到保母笑笑说出‘我打的’,并说她在餵‘皮皮’吃粥时,‘皮皮’一直扭来扭去不乖,她就打了‘皮皮’。”

    何善姗说,回到家后,丈夫越想越气,之后打电话质问保母,保母才觉得事态严重频频道歉,她们之后也带孩子报警及到新山中央医院验伤。

    11个月大男童“皮皮”的脸上,仍留下瘀红的手指印,清晰可见。

    保母称孩子不听话

    保母被事主质问时,还称自己孩子不听话也是这麽打,令事主气愤不已。

    何善姗指出,在9月更早前,她就已经通过手机应用程式WhatsApp与该保母联繫,只是因为行动管制等一些原因,她自己顾孩子直到9月中。

    “我在把孩子交给保母前,也已经告诉保母,‘皮皮’比较难照顾,还有告诉保母有关‘皮皮’的一些习惯。当时保母还说没问题,交给她就可以了。”

    何善姗指出,週三晚上她们发现孩子被打了,丈夫质问保母后,保母一直发短讯向她道歉。

    “当我问保母为什麽打孩子时,保母还说,她的孩子顽皮时,也是这麽打孩子。”

    “那是你孩子,你怎麽教我无法过问。但你这一巴掌打下去(我孩子)的时候,想过我的感受吗?我的孩子还那麽小,11个月罢了!”

    据她了解,她们週三报警后,警方也已经前往保母家调查,并发现保母家客厅有装闭路电视,也带回去调查,她希望当中有证据拍到保母的恶行。

     

    被打后吐奶两次

    男童被保母打一巴掌后,吐了两次奶,目前右边脸是黑青,右眼睛也出现许多血丝。

    何善姗指出,週三晚上她们被警方指示带孩子验伤,并指定到政府医院,从晚上11时忙到翌日凌晨4时才回家。

    “‘皮皮’平时晚上9时就睡觉了,当晚他除了一直无法睡觉耍脾气,也吐了两次奶。”

    她说,“皮皮”到了这个年龄,已经很久没有吐奶了,怀疑是被打的后遗症,庆幸如今已没有大碍。

    另外,她说,经历这件事,她暂时不敢把孩子交给不认识的保母照顾。

    夫妻俩考虑暂时交给丈夫一名在彭亨州的好友母亲照顾,对方也是一名保母,暂时可能会比较少见孩子,不过之后他们也会把生意慢慢开到彭亨州。

    另一方面,新山南警区主任拉勿受询时,证实警方接获投报,正在调查此案件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