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拉巴沙威出现 “红河” 铝管厂排出红色废水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加拉巴沙威出现 “红河” 铝管厂排出红色废水

    温俊豪(左起)与黄俊华到古来加拉巴沙威巴刹附近大水沟了解情况。

    (古来25日讯)柔佛州又有河流受到汙染,继新山县吗哂出现“白河”,古来县加拉巴沙威也出现“红河”!



    今日早上,古来县加拉巴沙威巴刹附近的大水沟,流水呈深红色,引起居民议论纷纷,担忧河水遭到汙染。

    深红色的流水相信是工厂排出的废水。由于该大水沟的流水可追溯至古来廿四哩工业区,最终确定红色的废水源头来自工业区的一家铝管厂。

    (本报刘彦运摄)

    戴南香:吗哂有白河,加拉巴沙威有红河。

    据了解,该铝管厂生产铝管过程中,会产生化学废料及废水,而废水经过处理后排入沟渠,流入河流。往常的废水色素较淡,今天排出的废水色素较深。

    根据该厂负责人的说法,今日处理废水过程中,漂白剂掌握的份量拿捏不准,以致出现深红色的废水。不过,经过处理的废水无毒无害,不会汙染环境。

    接获加拉巴沙威居民投诉的基层领袖戴南香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加拉巴沙威居民今早发现大水沟的流水呈红色,担心河流受到汙染,拍下视频向他投诉。

    李国萍:追踪到红色废水的源头来自铝管厂。

    他说,近来新山县吗哂河又受汙染漂浮着白色泡沫,变成“白河”,如今加拉巴沙威出现红河,有关当局应该严正看待。

    加拉巴沙威前任村长李国萍指出,他今早接获投诉后,即刻追溯汙染的源头,后来追踪至加拉巴沙威宗教学校的沟渠。

    “我又沿着宗教学校的沟渠追踪,最后来到古来廿四哩工业区,并确定红色废水的源头源自铝管厂。”

    陈荣贵向媒体讲解化学废料处理过程。

    另外,马华古来市议员温俊豪指出,他接获投报后,也根据河流追踪,后来发现是古来廿四哩工业区的工厂。

    “我已向古来市议会投报,当局预计今午会前往该厂了解情况和调查。”

    黄俊华:希望红色废水不会汙染环境。

    排入沟渠前已处理

    古来廿四哩工业区的铝管厂负责人陈荣贵(61岁)指出,排入沟渠的水已经过处理,无毒无害,居民不必担忧。

    他强调,该厂使用的是符合环境部规定的有机化学原料,而在处理废料及废水的过程,一切根据环境部规定的程序及规格,不会造成汙染。

    “我们每个月都会向环境部呈交废料及废水处理的报告,环境部官员也定期前来检查。”

    化学废料存放在铁笼内,等待环境局人员处理。

    他说,週四上午废水呈红色,主要因为处理的过程漂白剂分量拿捏不准,平时排出的废水,基本上色素较淡。

    “不过,如果我们将漂白剂的份量加重,废水的色素较淡,但是却可能出现异味。”

    黄勃扬(左2起)向陈荣贵了解情况。

    他吁请居民不必担忧河流或环境受到汙染,因排出的废水经过处理,无毒无害。

    陈荣贵也向媒体及到访的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特别助理黄勃扬、马华古来市议员温俊豪等人详细讲解废水及废料的处理过程。

    铝管厂的废水过滤槽。

    黄勃扬:取样调查

    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的特别助理黄勃扬指出,他接获投报后,已经向柔佛州环境局投诉,当局将派员取样调查。

    他说,他接获投报后,即刻与行动党加拉巴沙威支部主席李国萍追溯源头,后来也获得该铝管厂负责人的接待。

    陈荣贵向媒体讲解废水处理过程。

    “不过,由于加拉巴沙威居民感到担忧,我已经向柔佛州环境局投报,当局会尽快派员前来取样调查。”

    加拉巴沙威居民黄俊华指出,居民担心红色的废水会汙染环境,威胁居民的健康。

    他希望环境局及市议会派员调查,如果不会汙染河流,也让居民放心。

    李国萍(左起)与黄勃扬在铝管厂外面观察沟渠的红色废水。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