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1小时酬劳比歌台高3倍 王雷:跑歌台只因爱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直播1小时酬劳比歌台高3倍 王雷:跑歌台只因爱

    (新加坡7日讯)酬劳悬殊!卖鱼哥直播酬劳比歌台高出3倍,但王雷说:“我热爱歌台、我甘愿再降价!”



    他受访告诉记者,说赚,一般来说,卖鱼哥直播1小时,酬劳已是歌台主持的3倍;主持3小时,拿的价钱不比卖鱼哥多,但他为了支持实体歌台,自愿降成半价。

    “因为爱歌台,而不是为了赚钱去歌台。”王雷说。

    昨天他受邀出席作家节,在“从流行到文化:传统艺术的未来”活动上讲的正是歌台文化,王雷开口时笑言祖先保佑,让他为王家争光!

    讲座结束后接受《新明》访问,王雷嚷说意犹未尽;明年若再受邀其他文化类邀约,他还赴约吗?

    “去!只要讲的是歌台我就去,为什么不去!?”

    王雷以自身经历说歌台。

    在作家节活动上的王雷,由始至终听不到半个粗话单字,草根率性依旧,包括他唱歌台的价码,也毫不隐瞒!

    活动上没半个粗话单词

    自狮城媒体报道王雷出席作家节当主讲嘉宾,争议声就没消停,昨天,王雷一身西装现身作家节,与新马娱乐文史研究者苏章恺、人在线上的谢汶亨,在主持人承尧引领下,各自主讲歌台、潮剧与木偶戏。

    因疫情人数受限,现场约20人,焦点自然落在王雷身上,1小时讲座活动不见漫天哨烟,主持承尧提问不愠不火,活动在风平浪静下圆满结束。

    接下“从流行到文化:传统艺术的未来”主持棒的承尧,因活动太受外界瞩目,曾担心出现难以掌控的场面,心存压力,但事后笑说,一切都很顺利。

    为歌台被冠‘低级’‘黄色’伸冤

    谢汶亨介绍木偶戏历史、与“潮剧达人”苏章恺提到两人都受到长辈耳濡目染,爱上传统文化,带学术与历史背景的讲解,生动有趣;高潮当然是听王雷说歌台,王雷直言只念到小六,受邀出席作家节自嘲“坐得越久越好,最好坐足3小时”!

    “1998年是我第一次跑歌台,我唱3首歌是60元(约180令吉),还要给经纪人抽30元(约90令吉),但30元对我‘很大’,因为我那时在送货,扣公积金扣到来一个月才拿900多元(约1800令吉),要养两三个孩子还有老妈子,但唱歌台一场30元(约90令吉,5场就有150元(约450令吉),我最高的纪录是一晚跑9场歌台……”

    “陈澍城曾经跑歌台,他说过一句话,唱一个月的七月歌台,可以‘吃’一年!”97、98年出道的王雷,忆述当年农历七月歌台,一个月可达700多场,旺起来是“歌星不够用”,因为本土歌手不超过200个!

    对于歌台被冠上“没文化”、“低级”、“黄色”的既定印象,歌台人王雷忍不住为歌台伸冤!

    他不讳言歌台文化形象不佳,有些公司明明请歌台艺人表演,却避免提“歌台”二字,当然,也有些大机构不避嫌打“歌台”旗帜吸睛。

    歌台艺人卧虎藏龙

    “一些女歌星为拿小费就要敢穿,会暴露,甚至穿三点式;像唐琥、关新艺有开过黄腔,所谓双关语,但较之台湾实在是‘落后’,如果拿费玉清的黄腔来跟歌台比,我们更加‘落后’啦!”

    再怎么“有颜色”,王雷发誓从未在舞台上以器官作为助语词,“有小孩子在看,也表演给神明看,绝对不会越界!”

    王雷指出,电视艺人曾不被鼓励唱歌台,“但后来改变了,歌台在电视台有《歌台星力量》节目,歌台艺人也参与电视剧、电影演出,这些都是加分的,歌台艺人卧虎藏龙!”

    没越界 不离题 苏章恺:王雷一直说对不起

    身为主讲嘉宾之一的苏章恺昨晚受访透露,与王雷通过zoom彩排时,王雷已一直在说“对不起”。

    论王雷表现,章恺以循规蹈矩形容,“没越界、不离题、不吹捧自己,以大家容易明白的方式去说非常实在的歌台现象,这都是在行业真正经历过才会有的内容。”

    昨天作家节碰巧遇上网线障碍,网友无法上线,章恺认为有利也有弊。

    “好事是避免与网友碰撞出难堪事、坏的是,网友没有看到他主讲的表现,评论将继续停留在卖鱼哥身上。”

    章恺也是潮州节筹委会委员,昨天一结束作家节活动,就赶往潮州节担任直播。

    记者问他,会否考虑邀请王雷担任来年潮州节的演出嘉宾?

    “站在传播界面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潮剧也是一种流行表演艺术,当然,王雷必须正经八百演出,不能再搞笑。”

    狮城作家陈志锐:非常接地气演讲内容风趣扎实

    本地学者作家陈志锐赞王雷的表现称职,“非常草根、接地气,演讲内容风趣、扎实。”

    人在活动现场的陈志锐仔细观察,王雷即使与其他对谈人、主持人的默契、讨论与交流方式,都是非常流畅的。

    “王雷探讨歌台这种独特现象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感叹歌台因受疫情冲击没落,对未来却非常乐观,老老实实的分享他对歌台的所有认识,没深耕多年的人,说不出这样的话。”

    王雷出现作家节彷如平地一声“雷”,轰炸各界,某些王雷抨击者因见到中立者较客观的论据,立即在社媒“拉黑”对方,此举更令陈志锐不解。

    “外界单从他‘卖鱼哥’的既定印象来断定他在作家节演讲的内容,我认为是不恰当的,应该去看他这场演讲的录影。”

    陈志锐参与出席作家节多年,印象所及,过去受邀者既有专业人士、也有在业界深耕多年的人,不完全只有作家,因此,外界若纠结于“作家”二字,大可不必。

    《路边歌王雷动舞台》 爆书中不少歌台丑陋事

    王雷有幸能出版《路边歌王雷动舞台》这本书,他提到自己是第一个唱歌台唱到被警车载去警察局的歌手,“因为我跟李佩芬唱歌时,我握住她的手,她的粉丝告我‘非礼’……”

    王雷自爆那本书披露不少歌台丑陋的事,因而得罪不少人。

    出书,他视为“学习之作”,“错字很多,我不是作家,我能坐在这里,非常谢谢大家。”

    王雷希望外界能给歌台一个机会!

    “那些攻击我的人,我希望他们能真正去看一场我主持的歌台才来下定论,我求他们了!”

    “那些针对我的酸民,希望他们不要把歌台拉下水,歌台是一个团队,整整30人,不要把我和歌台混为一谈!”

    遭炮轰连连 反获业界支持

    王雷提出歌台隐忧:欠缺年轻新血,也缺少中元理事会接班人。

    “我们是靠中元会、庙会才有歌台,庙会就是我们的‘老板、中元会就是我们的‘总经理’,没有中元会就没有我们(歌台艺人),所以,继续找理事会接班人才是重点!”

    王雷透露:“因为这些争议声,庙会与中元理事会反而力挺我,订了我唱明年的实体歌台(多少场?)至今已有15场!”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