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家被点错相泼漆 3猫被溅 变“红猫”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快递员家被点错相泼漆 3猫被溅 变“红猫”

    疑遭点错相,莫哈末哈菲兹的住家大门被泼上红漆。

    (古来9日讯)年轻快递员带著妻儿返回家乡留宿一夜,清晨回家却发现住家遭人泼红漆和贴字条追债,疑遭点错相,让一家五口担惊受怕!



    事主莫哈末哈菲兹(36岁)指出,他本身在古来亲善园定居,因家乡在哥打丁宜,前日带著妻子和3名儿女回乡,隔天(8日)清晨8时到家时,发现住家大门和前院遭人泼上红漆。

    莫哈末哈菲兹(左)向潘伟斯投诉自己遭点错相泼漆追债,夜不得安眠。

    “不只是住家大门,家中的3隻猫儿身上也溅有红漆,鱼池也因而遭殃。”

    他说,其住家大门也贴著一张字条,写著一串新加坡电话号码,内容声明若不还钱,就要放火烧屋,但没有注明需要偿还的数额。

    “我细读字条发现,注明的是邻居的住家地址,因此怀疑遭人点错相。”

    住家前院留下一大滩红漆痕迹,连鱼池也遭殃。

    莫哈末哈菲兹今午在公正党武吉峇都州议员潘伟斯的陪同下,在记者会上强调,他不曾向大耳窿及任何一方借贷,其邻居也不曾欠债。

    他说,他事后曾拨电字条上的号码,以讨个说法,对方直认不讳,但坚持要他还钱,还说欠债人在他的手中,随时都可做出任何事情来。

    他怀疑,泼漆者是在本月8日凌晨时分前往其住家干案。

    莫哈末哈菲兹无辜遭人贴字条追债。

    “我本身在古来亲善园租下房屋定居,至今已有10年,这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

    据他了解,住在住宅同排角落的邻居也于一年多前,遭大耳窿骚扰,不排除这次是相同的大耳窿所为。

    “我因受疫情影响而转当快递员,收入微薄。为了这件事,我也不让孩子们出去玩,晚上不得安眠,深怕对方随时会上门骚扰。”

    事主于本月8日上午9时18分向警方报案。

    大耳窿骚扰案却日渐猖獗

    潘伟斯披露,他曾拨电联系字条上的号码,要求对方给事主赔偿,惟截至目前都未接获对方回电。

    “随著国家解封,大耳窿骚扰案却日渐猖獗,行径越发大胆。”

    他说,柔州早前进入国家复甦计划第二阶段后,大耳窿骚扰案却日渐猖獗,本身至今已接获6起涉及新山和古来的大耳窿骚扰案。

    他呼吁,民众若无辜遭大耳窿骚扰,切勿作出回应,也无需害怕对方纠缠,同时应向警方寻求援助。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