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留遗憾!马新陆路VTL 游子盼过年前开通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别再留遗憾!马新陆路VTL 游子盼过年前开通

    (新加坡16日讯)随着贸工部长颜金勇昨天透露,马新接种者旅游走廊计划(VTL)细节将在本周内出炉后,游子也盼望VTL尽快实施避免遗憾。



    《联合晚报》报导指出,有两名大马游子叙述这段没有VTL的期间,亲人在大马离世无法好好陪至亲走完最后一程的遗憾。

    个案1:

    40岁的黄承光在新加坡担任验光师。上个月20日,他从家人口中得知父亲中风情况不乐观,于是尽快跟公司请假并申请回马来西亚,然后得在家乡马六甲履行7天的居家隔离。

    黄承光的母亲难过地望着相依为命数十年丈夫的遗照。(受访者提供)

    “隔离的最后一天,父亲的情况突然变糟,当天晚上就走了。临走前,他还有说很久没见到在新加坡工作的孩子了。我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但弟弟刚换工作,妹妹准证多两个月到期,当时又申请不到PCA(周期性通勤安排),他们也没法回家。”

    由于当时没有VTL仍得隔离,黄承光终究来不及让在医院的父亲亲眼见到他就逝世。隔天,他剪下那隔离手环,也只能见到父亲的遗体。

    “就连棺木当时也得靠视讯来选的,你明白那种心酸吗?”

    内心充满感触的黄承光说,父母老了,做儿女的都希望给他们好一点的生活,可是为了饭碗只能牺牲陪伴,选择陪伴的话又可能吃不饱饭,许多游子都困在这样的矛盾中。

    “我的姨丈比我爸早一个星期离开,我的表哥表姐表弟也是一样回不去,只能靠视讯看身后事。”

    对于下来要开通的陆路VTL,黄承光希望当局也为家有这类急事的人有所考虑,因为若是靠快车和火车实行,肯定票会被抢光,有急事的人始终还是回不去。

    “所以我希望可以开放让有急事,能用私人交通通关。因为这些事情根本没办法等,错过了只能遗憾终生。”

    个案2:

    餐饮业者穿防护衣
    送母亲最后一程

    39岁的陈先生在本地从事餐饮业,目前已是新加坡的永久居民。9月29日晚上,他一如既往跟母亲通过视讯聊天,一切是如此稀松平常,岂料隔天早上6时许,却接到家人电话通知,父母发生严重车祸,母亲意外身亡。

    “很难接受……真的很难过。那时候我在上班,整个人脑海好乱。”

    陈先生由于在隔离期,只能在特殊安排下穿着防护衣到灵堂见母亲最后一面。(受访者提供)

    后来在当地议员的帮助下,陈先生申请回到柔佛笨珍的老家,但由于当时的防疫措施仍需在酒店隔离两周,他也只能照做。过后在当地卫生部官员安排下,他得以在第5天出殡之日,有4个小时的时间,穿着防护衣到灵堂送母亲最后一程,并在灵堂和母亲的遗照合影,作为两人最后的纪念。

    “如果当时有VTL,不用隔离的情况下,就可以让我有多一些时间好好陪我母亲走完这人生最后一程。”

    父亲多处受伤保住了性命,陈先生说,非常期待陆路VTL的落实,毕竟新加坡和柔佛州就隔着一个长堤的距离,希望可以更常回去陪伴父亲。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