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谋面女侄 坠网贷骗局 累麻坡叔叔家遭泼漆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未谋面女侄 坠网贷骗局 累麻坡叔叔家遭泼漆

    (麻坡3日讯)素未谋面的侄女在新加坡借钱,却连累住在柔佛州麻坡的叔叔住家遭泼漆。



    在新加坡从事行政工作的许小姐(27岁,来自马六甲州),今年6月误坠诈骗集团在面子书设的网络款圈套,她发现不妥后即报警。

    陈添顺(前排右)与杜江斌(前排左起)陪同许日山及许小姐,召开记者会;后排右起为杜福明及许木诚。

    神通广大的阿窿竟在事隔5个月后,于上月20日凌晨12时许派跑腿到其叔叔许日山(60岁,小园主)于麻坡巴口新村北路的住家泼漆追债,甚至叔叔于同村子南路的岳父家也不幸遭殃。

    许日山据阿窿留下的字条,致电对方问究竟后,被告知一名在新加坡工作的侄女欠债,但由于侄女(许小姐)自出世后就被送领养,叔侄两人不曾见面,惟有经许小姐的大姐联络上对方,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许日山与女事主的大姐(36岁)今日通过行动党峇吉里国会议员助理陈添顺召开记者会,与许小姐连线讲述这起骗案的经过。

    许小姐透露,她因经济上面对困难而于6月4日通过面子书的先后向两家网络贷款公司询问借贷详情。

    许日山的住家遭泼红漆。

    她称,事先有上网确认该两家公司在合法借贷公司名单,因此不疑有他,可却被第二家公司(B公司)告诉首家接触的公司(A公司)为诈骗集团。

    她称,A公司竟未经其同意率先汇240新元(约720令吉)到其户头,她依据B公司“指引”把该笔钱汇到B公司户头,由后者来协助接洽A公司,以取消这笔交易。

    奈何,许小姐却在两天之后收到A公司追讨利息的电话,于是声明拒绝借贷服务,反遭对方讨取1200新元(约3600令吉)以取消这笔交易。

    假意要当鲁仲连的B公司,却指经过协调,A公司要求许小姐须付1000新元(约3000令吉)以删除个人资料,遭许小姐一一拒绝,选择报案。

    致电恐吓掌握地址

    B公司恐吓将致电骚扰许小姐工作的地方,并指已找到她住在麻坡的两个亲戚住址。

    许小姐事后更换联络号码,并且以为在报警后会平息,但阿窿竟在跨州令解除后找人上门泼漆。

    许小姐惊闻住在麻坡的两个亲戚家遭泼红漆,对此深感抱歉。

    她促请阿窿不要再骚扰她,以及家里有老人与小孩的麻坡亲戚。

    许日山已就住家遭泼漆一事报案,但他与家人仍担心阿窿再来骚扰,每天心惊胆颤、坐立难安。

    陈添顺指出,自行动管制令至今,麻坡区已发生逾十起类似因坠落网络贷款的诈骗圈套,而累连亲友住家遭泼漆或纵火的案件。

    他吁请民众应提防网络贷款诈骗集团,并通过拥有实体店面的合法借贷公司寻求贷款服务。

    出席者包括行动党巴口新村支部主席杜江斌、副主席许木诚,和副秘书杜福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