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俊荣:未雨绸缪要及时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沈俊荣:未雨绸缪要及时

    峇株市区是一个“多水”城市,原名“帆加兰市”(Bandar Penggaram)中的Penggaram一词,据说就是“Pangkal Jeram”(急流的源头)的缩写,传说中峇市后山有一条小河有急流,容易水满为患,故得其名。



    印象中,早期的峇株市区如大马路、苏丹娜路及莫哈末沙烈路时常一雨成灾,直到90年代中期开始,时任州行政议员丹斯里蔡细历先后向政府争取逾7000万令吉拨款,展开一系列治水工程,峇市才逐渐摆脱水患梦魇。

    犹记得2011年,敦胡申翁大学曾公布研究报告,指峇株巴辖、马六甲、雪州和一些沿海城镇将在2020年被淹没,但如今已迈入2022年,这预测并未成真。

    不过,2014年国家水利研究所公布的另一项研究报告,却指大马12个地区(包括峇株巴辖)将在2100年,因水位上升25公分至1公尺被淹没,预料将造成近200万人流离失所。

    没人敢断言,这项研究结果会否在2100年应验,但12月17日我国多州发生自2014年以来最严重水患,却不免让人担心,洪水淹剩屋顶的窘境,也可能在柔州低洼地区上演。

    我们常说“未雨绸缪”,但这仿佛只是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政府对于治水工作向来缺乏周详计划,总是灾后才说要认真对待、加紧防范,却没有进一步行动,或只是敷衍了事。

    就像峇株花园一带每逢涨潮积水的问题,都已存在多少年,到今天都无法解决,成了当地居民摆脱不了的“宿命”,而官员或许也已见怪不怪,把积水问题视为“常态”,爱理不理。

    对于治水,当局或许更应重视保养及维修工作,就如苏丹娜路的地下水道,自竣工至今是否有疏通及挖掘堆积的垃圾?另外,峇县4条河流曾在2009年获拨款逾1亿令吉挖深河床,至今已12年未再挖深,当局是否已列入计划进行?

    ————峇株巴辖办事处高级记者沈俊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