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0滚成3万 母欠阿窿 儿鸡犬不宁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1500滚成3万 母欠阿窿 儿鸡犬不宁

    (新加坡3日讯) 家中经济拮据,母亲欠下阿窿万元,结果住家被骚扰,一天内甚至有20名送餐员上门。



    事主林先生(25岁,送餐员)告诉记者,父亲于去年七月轻微中风,无法工作,自己无法照料两个孩子,就让孩子与母亲同住。

    “母亲当校车辅助员,每月赚400余元,加上我给的家用,无法支付家中的水电费、房租等开销。走投无路下,母亲只能向阿窿借钱。”

    林先生遭阿窿的点餐追债骚扰,在门外张贴字条注明。

    林先生表示,母亲多次向阿窿借贷,每次数额不多,介于300元至500元(约900至1500令吉),前后加起来不到500元,不过利滚利后,母亲负债1万多元(约3万多令吉)。

    “母亲欠债两年多,阿窿最初只是电话恐吓,到了2018年10月起,他们就开始泼漆,期间骚扰电话从未停止。”

    一直到去年10月起,阿窿开始点餐追债,每天早上10时至凌晨3时,都有送餐员陆续上门,一天下来陆续有约20名送餐员被恶搞,日子也鸡犬不宁。

    林先生说,前天下午两点,他在住家被吵醒,发现三名送餐员找上门,要他支付现金。

    “前两份餐点加起来约210多元,我向送餐员解释是阿窿骚扰,如今也张贴了字条,打算报警处理。”

    林姓送餐员表示餐点共91元,林姓送餐员表示餐点共91元,忧要自掏腰包。

    也是送餐员的林先生坦言,他理解送餐员工作辛苦,尤其是在雨天送餐,但自己不可能全部都付钱。

    “我很不好意思,也向他们道歉,但我也是受害者,也没办法。”

    记者日前走访时,就目睹送餐员到场后才发现是恶作剧。林姓送餐员 (24岁)表示,他工作六个月,首次碰到这种情况,并已通知公司。

    他表示,餐点总值91元,如果从他的薪水扣除,确实非常倒霉。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