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疫下各领域或受创或赚钱 花红行情 现大落差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柔佛人头条◢疫下各领域或受创或赚钱 花红行情 现大落差

    疫情下出口业的所受影响,不比其他领域来得严重。

    报导:吴菊君



    (新山18日讯)新冠肺炎疫情下,有人欢喜有人愁,一些领域受到重创,一些领域反创高峰,以致今年花红行情出现巨大落差!

    据了解,身处受严重影响行业员工,已心中有数预料今年没有花红过穷年,有者因公司反在疫情下赚钱,公司愿意发放丰厚的花红和加薪,今年一样可过肥年。

    在政府实施的行动管制令下,餐饮业是深受打击的5大领域之一!

    《中国报》向不同受访领域了解 ,普遍上业者发放至少半个月或一个月的花红给员工,但也有一些行业受到严重打击,今年没有发放花红,至于在疫情下业者反上升的领域,则会保持过往的发放数额,甚至更多。

    柔南中小企业公会顾问郑己胜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经他向各个领域的业者抽样调查,不同领域的业者在疫情期间蒙受程度不一的打击,这划分为“糟糕”、“中等”及“过得不错”的行业。

    郑己胜:商家应把握政府提供的援助。

    他指出,在疫情下生意重创的行业有5大领域,即餐饮业、线下零售业、酒店、旅游相关行业及服务业。

    他说,这些业者反映至今还可以生存已算很幸运,同时目前没有发放花红和加薪的能力,只希望可以生存。

    “至于受中度影响的行业,多少面对供应链断层及受执法单位干扰,导致整体上生意还是少做了很多,花红方面会发放给半个月至一个月,没有再多。”

    本地僱主普遍上会发放至少半个月或一个月花红给员工。

    他说,其中以出口导的行业目前是忙著之前订单,估计要等到今年3至4月,才可以看出经济是否已复甦,因此虽然会继续发放花红,但加薪部要等过了农曆新年才做打算。

    至于必需品服务行业,如食品制造和加工业,他说,从疫情开始至今都处在忙碌的阶段,这些领域会如往常一样发花红及加薪给员工。

    在新冠肺炎疫情下,不同领域僱主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

    郑己胜:VTL没带来太大效益

    即使马新两国政府开通马新接种者旅游走廊(VTL),但开放的人数不大,对新山经济没有带来太大效益。

    郑己胜坦言,越堤族主要是回来探亲,目前旅游走廊计划再度收紧,对本地经济没有太大帮助。

    他说,新山受疫情的打击非常大,两大消费群体为新加坡游客和越堤族,迄今未能全面如常回到本地消费。

    此外,郑己胜形容2021年是对中小企业杀伤力的一年,尤其行动管制令3.0期间,执法单位持双重标准,对业者开出了很多罚单。

    他指出,这段期间,有业者手上资金和政府给予的援助用得七七八八,去年可谓糟糕的一年。

    他总结时说,僱主视员工为公司重要资产及伙伴,期盼员工在疫情好转后,继续为公司奋斗。

    他提醒政府的财政预算案即将开跑,他提醒商家善用政府的援助,把生意带入正轨。

    因不同领域受影响程度不一,导致身处所领花红,出现巨大落差。

    刘国胜:赚钱行业应给花红

    新山中华总商会会长刘国胜认为,本地的花红行情普遍为一个月,相信业者最少都会发放半个月花红,给员工过华人农曆新年。

    他受访时说,不同行业所面对的情况不同,一些行业确实在疫情下深受打击,一些行业业绩反而上升,例如出口业。

    刘国胜:公司若赚钱应该给员工花红。

    他指出,不同行业的业者,都会胥视本身的财务情况来决定,发放多少花红,若一些行业深受打击,相信员工心中有数,预料今年过穷年。

    “疫情期间,如果没有订单进来或被迫停业,员工也会了解公司没有赚钱,对花红没有给予太大寄望,相对的若是公司赚钱,这也骗不到员工。”

    他强调,若是公司赚钱是应该给予员工花红,毕竟这是对员工的奖励,也好让员工过好年。

    梁志明

    至少一个月花红

    梁志明(44岁,从事制造业):

    我经营的是小型企业,公司只有3名员工,虽然业绩有受到疫情影响,但业绩还算不错,所以我会发至少一个月花红给员工。

    疫情未来走势难以控制,我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在我能力范围下,花红能给则给。

    员工中有旧员工,也有新员工,我多年来都维持派花红给员工的传统。

    至于加薪方面,则只是小幅度加薪,以示鼓励员工。

    邱振福

    奖励表现好员工

    邱振福(42岁,複印机行业):

    我创业16年来,这是公司今年首次没有发放花红给员工,但我们会给予表现良好的员工加薪奖励。

    在政府过去实施的行动管制令下,我们被迫暂停营业,考量员工必须养家糊口,我们并没有扣除员工薪水。

    虽然没有花红,我们体恤员工的薪水无法应付通货膨胀,决定给表现良好的员工加薪奖励。

    我的15名员工中,新旧员工各佔一半,我相信员工会体谅公司过去情况,所并不太担心公司掀起离职潮。

    马翔峰

    业绩增会发花红

    马翔峰(46岁,从事电子加工业)

    恰逢迈入5G时代,加上承接的是外国订单,在疫情之下,业绩反而增加,所以今年会发放超过1个月的花红给员工。

    除了发花红,因考虑到通货膨胀,公司也会给每位员工加薪,加薪幅度也会比去年来得高。

    我们曾经都是打工赚钱的,每年都是期待著花红过年,所以那种期待的感觉我们都懂的。现在身为老闆的我,再怎样辛苦都好,都觉得花红一定要给,哪怕是公司没赚钱。

    有赚就给多点,毕竟没有工人的努力拼搏,公司也就不会有盈利。

    张震东

    今年没出国奖励

    张震东(51岁,餐馆业者):

    在疫情期间,因担心染疫餐馆陆续关了1年之久,去年5月才重新营业,目前只剩下8至9名老员工。

    虽然生意重新营业了,但只恢复50%的生意,尽管如此我今年仍会发放一个月花红给员工过年。

    毕竟这些员工跟我工作那么久了,他们还需要一些钱过年,加薪方面,今年则没有加薪,但如果今年生意恢复了,明年就会继续加薪。

    在疫情之前,我除了发放花红,还给予员工常年加薪以及给员工出国奖励,但过去2年没有太多盈利,今年也无法给员工出国旅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