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沙迪:政党需良策争取支持 年轻人 大选造王者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赛沙迪:政党需良策争取支持 年轻人 大选造王者

    (八打灵再也18日讯)民主联盟党创办人赛沙迪指出,从数据上看来,年轻人已是来届全国大选的造王者;但他坦言,包括本身政党在内都不应轻视年轻选民,须努力赢得他们的支持,并让他们感受到国家拥有未来和方向。



    他提及,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年轻选民占选民册总人数的42%,而3天前出炉的最新附加选民册,选民人数就增加了580万人,若大选在2023年举办,选民人数预计将进一步攀升至780万人,平均每个议席增加40%选民,可见年轻选民在大选举足轻重。

    他接受媒体联访时透露,他认同年轻选民不一定会立即成为反对党支持者或支持改革,而他们见多识广,关注各种议题,任何人都不应看轻他们的智慧,否则将铸成很危险的错误。

    赛沙迪。

    赛沙迪说,即便年轻选民非常支持改革,但若政党无法提出良好政策、没有服务记录,也未必会获得支持,甚至民主联盟党虽名为“年轻人”(MUDA),也不见得所有年轻选民会投选该党。

    “我们需聆听他们的见解,确保没有障碍将我们和他们分隔开来,我们都站在同一阵线,这是赢得年轻选民支持的唯一途径。”

    此外,赛沙迪以巫统在大港国席补选中大胜,随后却在上届全国大选惨败为例,表明不应单凭州选情况就定论年轻人不踊跃投票,当前政党领导也不应责怪他们没出来投票。

    “他们是因看不到我国前进的方向、希望及前进的毅力。一旦受启发,感受到国家拥有未来,他们就会现身投票,这也是民主联盟党要做的。”

     

    盼分享智慧与忠告
    83岁加入民主联盟

    甫获得正式注册的民主联盟党,竟吸引大群年龄逾50岁的人士加入,最高龄的更是一名83岁党员;虽非占多数,但也让赛沙迪对此感到惊讶。

    “当我与他们会面,他们说不想成为党领袖,而是担任支援角色,想要分享智慧与忠告,共同建立强大的政党,将竞选机会留给低于50岁的人士。

    “他们想要自己的后代能继承一个有尊严和廉正运作的发达国家,不分背景为大马人提供庇护,让我非常感动。”

    赛沙迪指出,目前该党在全国共有7万3000名来自多元背景的党员,当中许多都是从未对政治有兴趣、不曾加入任何政党的人士;尽管缺乏政治经验,他们却在企业界、公共服务领域和社运方面拥有丰富经验。

    “我们将在2月第2或第3周宣布领导层名单,届时大家将看到很有趣的领导层。大部分党员也不曾加入任何政党,他们都希望能有新的政治力量可以检修和改变大马。”

    赛沙迪(中)与《中国报》副总编辑杨家俊,以及普通组记者沈燕玲在联访结束后合影。

    政治检修助大马转型与改革

    赛沙迪认为,我国需要的不仅是政治重置(political reset),而是政治检修(political overhaul),以发挥国家更大的潜能之余,也能激发人们内心的希望。

    他说,我国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和人才,具有更大的潜能,但如今不仅被新加坡,也被印尼、越南和菲律宾远远抛离。

    他提出种种政治转型和检修政治运作方式,如将权力归还给人民机关,让反贪会和选委会交还给国会负责、朝野选区获得公平拨款、建立有素质、支援各社区群体的教育体系,按数据和科学培养最佳的毕业生和劳动力等。

    “除非从上到下进行检修,否则将难以推动大马前进。须有政治决心和勇气为大马转型与改革。”

    禁赌禁酒 反助长非法活动

    受询及是否不与国阵或国盟合作,赛沙迪以吉打禁酒禁赌和吉隆坡的禁酒令为例,指这虽看似受欢迎举措,实际上缺乏数据与科学的基础,因禁酒与禁赌事实上只会助长非法赌博和走私酒的泛滥,无助于打击赌博和阻止醉驾等恶习。

    他也认为,新经济政策应依数据和科学方式做出检讨,直言仍有部分沙巴土著的收入低于贫穷线收入,该政策明显失败,更不应忽略其他种族的利益。

    赛沙迪认为,在来届大选与谁合作、与哪个政党组成联盟,都应是较迟才考虑的问题,因为民主联盟党要先证明自己以民为先,比其他政党提供的服务与政治来得更好。

    配合即将来临的虎年,赛沙迪以猫代虎,向读者拜个早年。

    本报连利元摄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