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岳母 同日病逝 前市议员一夕 失两至亲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母亲 岳母 同日病逝 前市议员一夕 失两至亲

    独家报导:吴振威



    (新山19日讯)难过的巧合!一对亲家的母亲,在同一天,相继因为病情及冠病过世,让家人难过不已。

    这一对亲家,是公正党前新山市议员陈平财的母亲朱亚缘(95岁)及岳母郑玉月(89岁),两位老人在同一天离世,令他们一家双重打击。

    陈平财(左)及夏秀美在同一天接连失去两名挚爱的母亲,心中悲痛万分。

    陈平财与太太夏秀美(52岁,家庭主妇)今日在灵堂接受《中国报》访问时,细细说出这一段令人难过的经历。

    陈平财说,昨日上午,他接到姐姐来电,告知母亲快要不行了,他赶回母亲在新山福林园的家见母亲最后一面后,上午9时许,母亲就安详过世。

    “母亲两年前在冲凉房跌倒,大腿骨裂后,医生建议开刀,但我们认为风险高不赞同后,母亲就一直卧病在床,无法行动。母亲的离去,算是一种解脱。”

    母亲走后的当天下午,陈平财再就接到妻子来电告知,住在安老院的岳母也过世。

    朱亚缘灵柩停柩在避兰东圣若瑟天主教堂。

    夏秀美说,母亲行动不方便及记忆混乱,家人于两年多前,将母亲安顿在乌鲁地南一间安老院以获得专业照料。

    她说,该安老院于本月6日传出有住院老人患冠病过世,本月8日的冠病检测结果,证明大多数住院老人确诊,已接种两剂疫苗的母亲,也在本月10日被安排到医院隔离。

    陈平财(左)与母亲朱亚缘生前的合照。

    “母亲在13或14日的冠病检测报告呈阴性后,于15日出院回到安老院继续隔离,接着两天我们视讯时,她的精神都还算不错,只是胃口不好。”

    她说,昨日安老院的职员就突然致电来,告知母亲血压很低,在检测血氧后只有60多巴仙,之后跌到30多,并于下午1时许过世,死因是冠病。

    89岁的郑玉月不敌冠病逝世。

    “因为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关系,母亲当天就下葬在乌鲁地南福寿山庄。”

    至于陈平财母亲朱亚缘灵柩,将于明日还引马六甲日落洞天主教墓园安葬。

    夏母不知老伴一年前离世

    夏秀美的父母相继在一年内过世,其母亲离世前,也不知道另一半已在一年前过世,家人盼两老在另一个世界重聚。

    陈平财轻抚母亲棺木,瞻仰仪容及告慰在天之灵。

    夏秀美说,父亲夏清治(91岁时去世)与母亲郑玉月,两人生前就一同在安老院生活。

    “当时父亲与母亲要分开男女住,家人也经常前往探望。”

    她说,去年父亲去世后,家人至今都没有让母亲知道。

    “父亲当天去世时,我们带着母亲过去探望父亲,当时只是告诉母亲,父亲睡着了,并没有告诉她去世的事。”

    夏秀美(左)与母亲郑玉月生前的合照

    “虽然母亲记忆已经混乱,但经常还是会问起我们,父亲为什么这么久没来看她,想来她可能也已经猜到了。”

    她说,如今父母相继过世,希望两老重新聚在一起。

    殡葬业者:生平首次见到

    两名亲家在同一天过世,家人觉得是冥冥中的安排。殡葬业者也说,生平第一次见到。

    陈平财说,母亲及岳母生前也没有太多的交集,两名老人家上一次见面,已经不知道是在多少年前,他也不太记得。

    哈山卡林(左起)率领公正党一行人,到灵堂向陈平财(左2)致哀。

    另外,夏秀美说,两名老人生前也没什么联络,偶尔就是通过他们,互相询问对方是否安好。

    对于两名老人家在同一天过世,陈平财说,就连负责料理身后事的殡葬业者也说,生平第一次见到。

    郑玉月的棺木在去世当天,并立即下葬在乌鲁地南福寿山庄。

    “我在母亲上午过世后,就联络殡葬业者协助料理;下午又接到岳母过世消息,也直接交由同一名业者一并处理。”

    另一方面,公正党巴西古当区国会议员哈山卡林周三下午,也率数名同僚前往向陈平财家属致哀。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