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州议会解散◢合格选民激增 75万首投族 成造王者?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柔州议会解散◢合格选民激增 75万首投族 成造王者?

    相比上一届全国大选,柔州激增75万名“首投族”。

    独家报导:廖锦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山24日讯)随着国会通过自动登记选民及18岁投票政策,柔州合格选民人数从上届选举的181万7999人,激增至259万9797人,预计逾75万名“首投族”,在来届州选中扮演“造王者”的角色。

    据《中国报》所取得柔州选委会2021年第四季度选名册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柔州的合格选民人数达259万9797人。

    另一数据显示,2021年9月30日前向选委会登记的选民人数有184万9583人,但通过自动登记选民及18岁投票政策,新选民人数增加75万6247人。

    柔州合格选民人数从上届选举的181万7999人激增至259万9797人。

    选委会数据指出,与上届选举相比,有8766名选民逝世或放弃公民权或更换投票选区至他州等,同时,也有2733名选民的选区从他州移至柔佛,皆符合这次州选的投票资格。

    据了解,18岁以上的国人除了拥有投票权,也能在符合一定条件下成为政党候选人及监票员。

    选委会针对全柔56个州议席新选民的增长多寡进行分类,设有5大类别(A、B、C、D及E)。

    A组有32个州选区的新选民增长在1万人以下、B组有17个州选区的新选民增长介于1万至2万人、C组有1个州选区的新选民增长介于2万至3万人、D组有3个州选区的新选民增长介于3万至4万人,以及E组也有3个州选区的新选民增长超过4万人。

    数据显示,柔佛州内最小的州选区为武吉南宁,仅有2万2606名选民;最大的州选区为依斯干达城,高达11万6486名选民。

    马华在来临州选举中,可否在州议席取得“零”突破,拭目以待。

    7选区 新选民增
    上届皆由希盟赢下

    新选民增加2万人及以上的7个州选区,上届大选皆由希盟赢下。

    数据显示,这7个选区依次为柔佛再也州席由行动党廖彩彤赢下;士姑来州席由行动党陈泓宾赢下;百万镇州席,由当时属希盟的土团党仄查卡利亚赢下;柏伶州席由行动党邹裕豪赢下;地南州席,由公正党哥峇拉吉斯南赢下;依斯干达城州席由诚信党祖基菲里赢下,以及优景镇州席由土团党马兹兰赢下。

    根据分析,上届选举,除了百万镇和地南的多数票在万张以下,其余的州议席皆相对稳固,希盟预料也可从土团党手中收回优景镇州席。

    百万镇州议席上届由原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诺丁上阵,以8746张多数票落败,若后者选择在原区上阵,新增的逾3万张青年选票,预料可起到决定性作用。

    赛沙迪的民主联盟党确定和希盟合作。

    柔佛州选7大看点

    1)多党巢穴,不容有失。

    柔佛州是巫统的诞生地,土团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的老巢,马华曾经的堡垒区,也是民主联盟党(Muda)创办人赛沙迪崛起的跳板。

    希盟在上届大选视柔佛为前线州,对全国选举起着指标性意义的地方。因此,柔佛州对于任何政党而言,都有不能输的理由。

    2)马华州议席是否“零”突破

    刚过去的马六甲州选举,马华取得“零”突破,攻下两个州议席后,党领袖自然也希望柔佛州选能更上层楼。

    事实上,柔佛州在308大选吹起反风时,柔州是唯一能够屹立的州属,直到505大选,马华柔佛州依然能够竖起4国2州的旗帜。

    在509大选,反风达到沸点之下,马华竞选的州席全败,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为马华保住亚依淡国席,之后在丹绒比艾补选中,拿督斯里黄日升再下一城。

    本届柔州选举中,马华或有望取得“零”突破,包括上届仅以783张多数票落败的巴罗州席,以及马华宿将拿督郑修强耕耘已久的埔莱士巴当州席,都成为可能的突破口。

    慕尤丁于上届选举国州兼打,如今动向令人注目。

    3)国州兼打或保国弃州。

    上届选举,国州兼打皆胜选的柔州议员包括前首相兼土团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巴莪国席和武吉甘蜜州席)以及诚信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沙拉胡丁阿育(埔来国席和新邦二南州席)。

    在柔州议会解散后,两名兼具国会议员身分的原柔州立法议会成员会做如何安排,是否为备战全国大选而策略性放弃守土,又或者扮演牵头羊的角色,领导柔州选战。

    有传言指行动党可能派出一名国会议员身分的女将,上阵永平顶替宣布退休的周碧珠,或州主席刘镇东是否因策略亲自上阵,令人拭目以待。

    4)多党林立,合纵连横。

    柔佛州选举自509大选后,数个政党接连成立,包括由前首相敦马哈迪成立的祖国斗争党、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成立的民主联盟党(Muda)、公正党叛将成立的全民党,及民兴党西渡在柔佛插旗。

    国阵已基本确立独立迎战,国盟和希盟的也无选前合作的可能,三足鼎立之势已见雏形。希盟已率先确定将和民主联盟党合作竞选,会否再和民兴党谈判合作,形成一个“大反对党阵线”,就看各政党之间的合纵连横。

    5)刘镇东是否参选正名。

    上届大选,行动党柔州主席刘镇东在亚依淡选区硬憾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落败后受委出任上议员,而被选民戏谑为“后门东”。

    本届柔州选举,没有国会议员身分的刘镇东会否出战州议席,证明自己也能够获得选民委托而洗白“后门东”之名,又或者仅是以领导人身分为柔佛州选举助阵。

    6)火箭非主流派与巫医生回归?

    自去年行动党柔州党选,主流派和非主流派系的分野越来越明显。以士姑来区原任州议员陈泓宾、北干那那区原任州议员杨敦祥、柏伶区原任州议员邹裕豪、东甲区原任州议员黄俊历,及文打烟区原任州议员黄益豪等党内非主流派,会否在本届州选获得委托上阵。

    另外,上届大选被献议竞选拉美士国席但却不愿意离开士姑来州席的巫程豪,能否争取上阵,从政治谷底翻身值得关注。

    7)越堤族和青年选票之争。

    柔州选举是全国落实自动登记选民及18岁投票政策后第一个选举的州属,依据数据,增加了约75万名合格选民。

    适逢马新关卡仍未重开,马新陆路接种者旅游走廊(VTL)的配额仅在少数,可预计大批的柔州越堤族皆无法回国投票。因此在此消彼长之下,各政党的布局如何吸引年轻选票和呼吁越堤族申请邮寄选票成了选战关键。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