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情绪激动 互叫嚣讽刺 支持者险爆冲突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情绪激动 互叫嚣讽刺 支持者险爆冲突

国阵及希盟阵营支持者在投票日仍向选民拉票。

(笨珍16日讯)投票日,支持者情绪比候选人更激动!



经过14天竞选,丹绒比艾国席补选今日举行投票。

只见国阵及希盟阵营的支持者无视选举条例,纷纷聚集在投票站外摇晃标志旗帜,以及向选民呼喊投选所属政党候选人的编号。


国阵及希盟阵营对峙,高喊所属阵营候选人编号。

大批支持者于今早9时左右开始聚集在北干那那育民华小投票站的黄色警界线外,其中以国阵支持者占最多。

到了上午9时40分左右,陆续有希盟支持者抵达投票站外,并和国阵支持者互相叫嚣讽刺,情况险些失控并爆发冲突。

警方一度出动轻型镇暴队(LSF)驻守,避免冲突升级。

在双方阵营支持者叫嚣下,也有部分选民在投票后驻足围观,发现轻型镇暴队到场后,拿起手机摄录视频。

一群身穿蓝衣的巫裔妇女,情绪激动地呼吁支持国阵,连后面的白衣华裔阿伯也受感染挥舞旗帜。

《中国报》记者今日在北干那那育民华小投票站进行访问,有受访者认为,支持者在投票站外互相叫嚣的情况,会让选民惧怕前来投票,使投票率下滑。

所幸,在警员及选举委员会协调下,双方阵营支持者于今午2时左右陆续散去。

今日是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投票日,按照规定,各个政党及候选人的竞选活动已经结束,不能够再有出现竞选拉票的情况。

一些行动不便的老妇在选举委员会官员的协助下履行公民义务。

但是,今早出现在北干那那育民华小投票站的情况却是双方阵营无视选委会的条例,仍然在投票站外发动拉票。

值得一提是,一名疑是国阵支持者的华裔男子,穿戴讽刺希盟的卡牌前来投票站,遭闻讯而来的警员驱赶并要求拆下卡牌。

另一方面,希盟土团党候选人卡敏、国阵马华候选人拿督斯里黄日升、民政党候选人温蒂及泛马伊斯兰阵线候选人拿督峇德鲁希山,也相继前来该投票站巡视。

北干那那育民华小投票站出动轻型镇暴队现场驻守,避免冲突升级。

行动不便也要履行义务

行动不便也要履行公民义务!

北干那那育民华小投票站出现许多行动不便的老人家,在选举委员会官员的协助下完成投票。

80岁老翁刘先生由于行动不方便,依靠着拐杖一步步走到投票站投票。

一名80岁老翁刘先生由于行动不方便,依靠着拐杖一步步走到该投票中心投票。

刘先生受访指出,投票是每一位公民的权益,所以无论多艰难都必须前来投票。

“我是和太太一起前来,而孩子们也会在待会前来投票。”

据现场选举委员会官员透露,在该投票中心一共配有5张轮椅,以协助行动不方便的选民。

惟现场观察,也有不少选民自备轮椅让父母们也能够前来投票。

郑骏龙(29岁,软件工程顾问)

 

冀获提升设施
郑骏龙(29岁,软件工程顾问)
这次的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我一样还是投选509大选时,所投选的候选人。
我希望,该候选人顺利当选的话,能提升选区内的设施。

张宝莹(37岁,书记)

属意能做事者
张宝莹(37岁,书记)
这次的补选,我是比较属意投选能够帮到地方居民,尤其是解决地方治安和交通问题的候选人。
虽然我这次没有时间来听各个政党及候选人的政治讲座,但是,我这一次选择的候选人将和509大选时的选择不同。

卢玉兰(64岁,家庭主妇)

外地回来投票
卢玉兰(64岁,家庭主妇)
我是从外地回来北干那那投票,因为我认为投票是属公民权益的一种,所以非常重要。
不过孩子们都在吉隆坡,所以就没有回来。
我在步入投票站前,便已经心里有数,要投选哪个阵营。

林文发:许多亲戚都不回来投票。

报导:廖锦荣
摄影:张来星、李再辉

指改变不了现状
游子不回乡投票

认为补选改变不了国家现状,游子们纷纷不热衷回乡投票。

选民林文发(37岁,从事网卖行业)透露,他居住在北干那那,但是身边有许多是选民的亲戚都在外地工作。

他说,他在新加坡工作的姐夫会回来投票,至于在吉隆坡的姐姐则不会返乡,因为认为补选也不会改变什么现状,所以对于返乡投票并不热衷。

此外,目前在新加坡工作的游子郑小姐(27岁,电脑行业)也强调,她并非是特地回乡投票,只是因为每个星期都有回家,便顺便前来投票。

她说,身边其他在新加坡工作的选民朋友,许多都没有回来投票,而且她们并不知道,政府特别在关卡开设特别通道供选民使用。

希盟的支持者情绪高涨呐喊。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新一年新希望!
2020年你会找新工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