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结伴购物‧公园溜达 外劳群聚 居民怕怕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结伴购物‧公园溜达 外劳群聚 居民怕怕

    在乌鲁地南烈光镇哥纳嘉区的商业区,可见外劳三五成群外出。
    数名女外劳一同步离组屋宿舍,准备搭乘德士前往超市购物。

    报导/摄影:吴振威
    ★地点:乌鲁地南烈光镇★



    (新山1日讯)外劳无视行动管制令措施,经常结伴外出购物、群聚在店前五脚基闲聊及纳凉,令乌鲁地南烈光镇居民担心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在区内传开。

    受行动管制令影响,许多工厂暂停运作,因此外劳们没办法工作,必须成天待在宿舍。

    位于烈光镇的哥纳嘉4路(Jalan Kenanga 4),是当地的外劳宿舍集中区,大略估计当地有3000至4000名外劳。

    4名女外劳戴着口罩,一同登上一辆德士。
    3名外劳结伴外出,步行前往超市购物。

    烈光镇胡姬组屋居委会顾问林国泰向《中国报》指出,最近他接到居民反映,住在当地的许多外劳不遵守管制令,经常有三五成群的外劳外出购物,或是群聚。

    他说,当地有不少尼泊尔、孟加拉及缅甸籍外劳,在附近一带工厂工作,惟近来工厂暂停运作,无所事事的外劳会在外游荡。

    他说,大部分外劳在外出时,也没戴上口罩,当地组屋区居民因担心疫情爆发,希望执法单位关注采取行动。

    林国泰:担心疫情会在社区传开。

    林国泰说,这些外劳的宿舍分布在当地商店二楼、胡姬组屋及毗邻的莫兰蒂组屋区6栋组屋,估计4000名外劳,整个烈光镇相信有上万名外劳居住。

    他说,根据居民观察,外劳中午及傍晚时分,会聚集在商店楼下及公园。

    “当巡逻警车出现时,外劳会快速躲入屋内,待巡警离开后,又外出聚集。”

    居民拍摄下外劳群聚外出及坐在五脚基的画面,担心情况若不受控,疫情会传开。(受访者提供)

    他说,也有居民发现超过晚上7时,待所有商店关门后,仍有外劳在街上溜达闲逛。

    林国泰说,经过反映,近两天警方更频密巡逻,外劳群聚情况稍微减少,但这治标不治本。

    他希望卫生局及新山市政局关注,并建议警方在当地设置警岗,避免外劳在行动管制期间,继续在外溜达。
    题:要求外劳公司主管处理

    外劳在超市,商讨要采购的物品。

     

    外劳群聚公园喝酒

    外劳群聚在公园溜达、运动及喝酒,居民赶紧联络外劳公司的主管,要求解决。

    位于烈光镇沙嘉区(Jalan Saga),当地也有许多排屋单位,充作外劳宿舍。

    关文成:外劳群聚情况逐渐改善。

    当地居民关文成(49岁)指出,行动管制令刚实施时,许多无所事事的外劳在中午及傍晚时,到住宅区的公园闲逛。

    他说,也有居民发现一些外劳,群聚在公园喝酒。

    “我们的花园式围篱社区,因此居民就通知保安员,保安员会巡逻,如果看到外劳在外头闲逛,就将外劳赶回宿舍。”

    他说,居民委员会或居民,也向外劳的管理层反映这些问题。

    “外劳也许是不清楚新冠肺炎的严重性,但随着行动管制令的日子久了,他们也都开始慢慢了解,类似情况已经少见。”

    在乌鲁地南烈光镇的超市,处处是外劳踪影,他们忙着采购新鲜食材,回宿舍准备三餐。

    外劳指买食材就回宿舍

    外劳外出只是为了购买食材,之后就返回宿舍。

    记者走访烈光镇克南雅区,实地了解情况。

    就记者观察,不时有两三名外劳一同外出,前往宿舍对面的超市及杂货店购物。

    大多数外劳都有戴口罩,但仍有部分外劳没有戴口罩,外出走动。

    外出的外劳答覆记者的询问时指出,他们只是外出购买食材,准备所需的一日三餐。

    他们当中,有些可能是一星期外出一次,采购足够的食材;有些则是食物完了,就外出一次。

    他们声称之后就会返回宿舍,在宿舍吃饭及睡觉,就没有外出。

    他们说,雇主也有告诫他们,每次购买东西只能一人出去,其余时间则一律不得外出,他们也遵守。

    外劳们采购物品后,就返回宿舍。

    外劳逐渐适应 情况改善

    外劳开始适应行动管制令,群聚情况逐渐改善。

    万松坊批发市场烈光镇分行经理周新荣(38岁)向《中国报》指出,行动管制令刚实施时,确实是如居民所言般,外劳群聚及溜达。

    然而,他说,那是因为外劳对管制令不了解,但随着日子久了,情况逐渐改善。

    “刚开始时,确实有许多外劳无所事事,在路上乱晃,或者坐在商店前五脚基群聚聊天。看到这种情况,我就会联络警方及市政局,随着日子久了,情况慢慢改善。”

    周新荣说,刚开始时,只有10%外劳戴口罩外出采购,如今有90%外劳都戴口罩。

    他说,其超市也有安排保安员,在门口为顾客测量体温,如果外劳超过一人上门,他们只会允许其中一人进入,另一人在外头等待。

    有外劳骑着脚车,前往较远的地点购物。

     

    没那么糟糕
    ◆郑先生(56岁,德士司机)
    我经常在烈光镇接载外劳,情况没有大家说的那么糟,外劳们都只是出来买物品,就回去了。
    其实,外劳比本地人更担心疫情,他们会怕被警察逮捕。刚开始时,是他们不了解管制令,现在已经慢慢清楚了。
    外劳们会戴口罩,如果没戴口罩的,我也一律不接载,我也要保护自己。

    莫哈末(44岁,餐馆业者)

    警车频密巡
    ◆莫哈末(44岁,餐馆业者)
    外劳群聚情况已有改善,比之前好很多。
    之前会看到很多外劳到处闲逛,现在很少有这种情况,下午5时后,他们就全部回到宿舍。
    最近,我也常常看到有警车在附近巡逻,巡逻次数也很频密。

    克里斯纳(29岁,尼泊尔籍外劳)

    1周出1次
    ◆克里斯纳(29岁,尼泊尔籍外劳)
    我工作的塑料工厂,在管制令期间必须暂停运作,如今我没有上班。
    雇主吩咐我们,除了购买食物,不可外出,在宿舍时,我就在房内睡觉和吃饭。
    平均一星期外出采购食材一次,尽量买多点,不需要一直出门。

    塔达尔文(29岁,缅甸籍外劳)

    仅一人外出
    ◆塔达尔文(29岁,缅甸籍外劳)
    工厂停工,目前无法上班,整天都留在宿舍。
    我和室友两个人同住,雇主有吩咐我们,每次只可一人外出。
    我和室友是采取轮流出门采购方式,食物完了,就由我们其中一人出去购买。

    钟少云:正联络相关单位处理。

    钟少云:要求加强执法

    公正党地不佬区国会议员钟少云指出,他已接获当地居民的投诉,目前正联络当局,包括卫生局及卫生部长秘书跟进情况。

    钟少云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据他了解,烈光镇的外劳三五成群外出情况,已有一段时间。

    他坦言,每当警方抵达时,外劳们就会躲回宿舍。

    “我也会联络警方,要求加强执法。”

    钟少云透露,目前他也打算采取最强硬的举措,即如果有民众拍到外劳群聚外出,又知道外劳的住宿,可提供证据,他会带着执法员直接到宿舍,逮捕涉案人士。

    他呼吁有相关讯息的民众提供证据,希望这也可起到杀一儆百效果。

    在乌鲁地南烈光镇哥纳嘉区的商业区,是当地外劳采购物品的重要场所。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