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地不佬河周边发展频密 污染严重 渔民无鱼可捕 转行拾荒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地不佬河周边发展频密 污染严重 渔民无鱼可捕 转行拾荒

    在地不佬河旁搭建了许多非法木屋,居民对卫生观念很差,都是直接把垃圾抛入河流中。

    报导:吴振威



    (新山4日讯)曾经鱼产丰富的地不佬河,经历十几年周边的开发,遭遇了严重污染,渔民无鱼可捕,有的转行回收河流上的垃圾,令人不胜唏嘘。

    地不佬河是柔州数条主要河流之一,根据2018年水质调查数据显示,是全国第七条污染最严重的河流,地不佬河污染程度已来到第四级别,属于重污染程度。

    距今不远的上个世纪,地不佬就是许多住在沿岸渔民赖以为生的经济河流,渔民从地不佬河捕鱼,再上岸卖给民众,养活了一代又一代人。

    在地不佬河两旁,拥有许多类似的渔民码头,但是如今已经没有多少渔民还在捕鱼,码头也成为历史见证。

    从渔民口中得知,地不佬河曾经是条清澈见底的河流,可以见到在水中游泳的鱼群,河中的生物众多,谁会料到有今时今日的情景。

    在大约十年前开始,地不佬河周边因频密的发展、填土及大兴土木,导致红树林逐渐被摧毁,而且沿岸出现越来越多非法木屋区,也导致地不佬河受到严重污染。

    《中国报》记者前往地不佬河两个主要的渔民码头,分别位于峇尤布蒂里及避兰东登雅甘榜。

    卡米尤索夫无法捕鱼,只好收集河流上的垃圾过日子。

    在峇尤布蒂里的渔民码头上,正好遇上了一名退休渔夫卡米尤索夫(60岁),他不是在捕鱼,而是在收集河面上的垃圾。

    卡米尤索夫指出,地不佬河如今已是死水一滩,这里剩下的少数渔民,要不就是要乘坐小舢舨,冒险到柔佛海峡捕鱼,有些则是大费周章,到距离有两小时远的边佳兰海域捕鱼。

    他说,他干脆就退休,并转行回收垃圾。

    卡米尤索夫摆弄自己的渔船,他笑称渔船已经成为了一个摆设品。

    “河上都是垃圾,我没有力气再到这么远捕鱼了,而且孩子都已经长大了,我就靠收一收河上的塑料及铝垃圾,还能赚点收入。”

    他透露,就连装垃圾用的帆布,他都是从河面上捞起来,再缝制成袋,用来装垃圾,完全不浪费。

    卡米:当年水清澈鱼获多

    卡米尤索夫收集到的垃圾各种各类,他准备将这些旧物卖给旧物回收商。

    卡米尤索夫指出,他18岁开始捕鱼,并靠着一张网及一艘舢舨,养大了5名孩子。

    他说,想当年的地不佬河非常清澈,鱼获丰富,有时一天就可以捕上数十公斤的鱼获,一天要赚100多令吉不是问题。

    “想当年,可以捕到金目鲈、魔鬼鱼、石头鱼等,还有螃蟹和虾。”

    他说,那似如今,有时下网了一整天,收网时网里的鱼获都不到一公斤,扣除了油费,根本没有赚到半毛钱。

    卡米尤索夫说,在十年前,他们现在站在的码头,还是一片红树林,接着因为发展关系被填土,码头也往外移到现在的地点。

    “当时填土所用的沙,就是河床上的河沙,沙船将河沙抽走,河沙下的沼泽泥土就露出来,鱼虾都很爱在沙上滚动,没有了河沙,也没有了鱼虾。”

    但是,他说,也不全然是屋业发展造成鱼获消失,最主要的还是河流污染。

    垃圾来自住宅区工业区 

    木屋区居民将垃圾抛入河流,这些垃圾在下大雨时,就会随高涨的河水飘走。

    地不佬河的垃圾主要来自沿河的住宅区及工业区,随意乱丢的垃圾漂浮到红树林被卡住,一旦下大雨或涨潮,就浮出河面。

    《中国报》记者前往地不佬河拍摄的前一天,正好下起一场大雨,因此在下游河口之处,河面上漂浮着数不尽的人造垃圾,令人望而生畏。

    在漂浮垃圾中,数量最多的矿泉水塑料罐、汽水铝罐,还有就是洗衣液罐、洗碗液罐、食油罐、洗头水、沐浴乳及塑料袋等。

    在地不佬河下游兴建了一座化粪池,渔民经常看见化粪池流出黑色的污水,排入地不佬河。

    另外,也看到如汽车润滑油罐、轮胎、电视机等不同种类的垃圾。

    河面满满的垃圾,令人望而生畏。

    据向当地渔民了解,这些垃圾,都是从附近的住宅区飘来,大部分则是住在河流旁的非法住宅区居民。

    非法木屋居民垃圾丢河

    没有垃圾车收垃圾,非法木屋居民就将垃圾丢入河中。

    记者就跟随着地不佬河,逐渐往上游探寻,在地不佬河沿岸,住有许多非法木屋区,这些木屋区由印尼人占多数。

    这些木屋区,并非合法居住,因此并没有门牌,所以垃圾车也不会进入这些木屋区收垃圾。

    因此,这些居民为了方便,除了焚烧垃圾外,最快的方式就是将垃圾丢入屋后的河流。

    地不佬河旁大片土地被开发,布满了工厂及住宅,河流污染问题恶化。

    而这些垃圾之后就会随着涨潮或下大雨,统统流往地不佬河下游,也就是记者之前在码头所见到的画面。

    除了这些甘榜以外,地不佬河也有数个支流流经住宅区及工业区,如茂奥斯汀园工业区及避兰东等。

    这些住宅及工业区随地可见的垃圾,也会随着排水系统,流入支流,再进入地不佬河中。

    河水污染 鱼虾都不来

    地不佬河逐渐死亡,渔民也慢慢减少。

    捕鱼已有20多年的阿兹米(45岁,渔民)指出,他如今跟着渔船老板,开船1小时40分钟,到位于边佳兰的丹绒本哥烈一带捕鱼。

    他说,他所属的峇尤布蒂里渔民协会,在当年曾经有60多名会员,如今已经越来越少,只剩下20多人。

    “我们这里的会员,曾经有在胜光河、士尼邦及士都兰一带捕鱼过,之后都辗转到地不佬河捕鱼。”

    他说,以前在地不佬河有许多螃蟹及虾,在高峰期时,一天捕到的螃蟹及虾,可以卖到300至400令吉。

    “如今要在地不佬河看到一只螃蟹和虾都难,这里的河水已经被污染,鱼虾都不来这里了。”

    他说,如今年轻人都已经不想加入渔民这个行列,这个工作又危险、辛苦,但收入非常不固定。

    “我们败给了自己” 

    不是不爱渔民工作,而是败给了现实。

    记者走访避兰东登雅甘榜,这里也是一个渔村,并有渔民码头,让渔民上下船。

    在码头边,有一个非常简单的造船工作室,是一名前渔民所搭建。

    比安:不得不转换职业。

    比安(52岁)来自印尼,来到马来西亚已经20多年,如今已是我国公民。

    他说,他从事过很多不同的工作,有在工厂工作过,也有当作建筑工,十年前他到了甘榜避兰东登雅,并当起渔民。

    他说,起初当渔民的收入还是十分丰厚,只是时间日渐久了,鱼获却越来越少,收入已经不足以让他养活家人。

    “我们不是败给了谁,是败给了自己,我自己还有妻小要养,捕不到鱼,就只好转行,幸好我还有一门手艺。”

    他说,眼看这些大型项目都完成,但渔民的生计谁来理会。

    心痛看到一天比一天脏

    眼看曾经清澈的河流一天一天肮脏,渔民倍感心痛。

    尤索夫:以前的地不佬河可以游泳。

    尤索夫(79岁)指出,他退休已经十多年。

    以前的地不佬河,有多干净,小孩还可以跳下河去玩水,如今还有谁敢让自己家的小孩下水去玩。

    他认为,政府并没有重视环保,甚至批准在地不佬河边兴建化粪池。

    “政府告诉我们,化粪池的污水都是经过处理后才排出,但是不是真的有处理过,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他说,有时渔民经过化粪池,都会看到有黑色的水排到河水中,这些水有没有害,他也不清楚。

    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地不佬河一天比一天肮脏,没有单位要理这条河流。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