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 禁开没完没了 2年来纷纷倒 新山不夜城 恐熄灯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柔佛人头条◢ 禁开没完没了 2年来纷纷倒 新山不夜城 恐熄灯

    报导:廖锦荣
    摄影:张来星



    (新山13日讯)关一家,便少一家!疫情之后新山市区繁华的娱乐城恐难再现。

    在疫情之前,新山市区大丰花园、大马花园等地娱乐中心林立,就连市区外围的士姑来五福城、新山茂奥斯汀花园等地也有多家酒吧及夜总会等等。

    为了迎合新加坡游客的消费力,新山的娱乐场所大多数都会营业至午夜时分,换来了新山“不夜城”的美誉,更是越夜越美丽。

    然而,新冠肺炎来袭,政府从前年3月18日起宣布封城后,到如今的柔佛州虽处在国家復苏计划第四阶段,但酒吧、夜总会等娱乐中心仍禁营业,带来冲击。

    酒吧纵使转型成餐馆,也只是苦苦维持。(档案照)

    柔佛州娱乐商公会顾问邱光益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据他观察,新山市区内不少过50%的娱乐中心业者选择结业,即使最终数据有60%至70%业者倒闭,他也不会感到惊讶。

    唯令他担忧的是,地方政府在近年来实施区划(Zoning),指定须要远离住宅区的一定范围内,才能够批准酒牌执照,变相的使娱乐中心只会越来越少。

    邱光益:疫情之后新山市区繁华的娱乐城恐难再现。

    邱光益指出,在区划措施下,新山市区仅大丰花园圣淘沙广场、士南邦路及古宁路的部分路段,外围的茂奥斯汀花园商业区、柔佛再也花园和百万镇的部分街道而已。

    他说,因此只要当下处于非区划地区的娱乐中心、酒吧及夜总会选择结业,向县署取回押底后,日后便几乎不能在原址取得营业执照。

    邱光益坦言,其实早在地方政府规划区划时,便已预见娱乐中心会越来越少,却不曾预见,一场疫情让行业的衰败加速到来。

    新山大丰花园的娱乐中心因疫情大受打击。

    依然每年更新执照

    娱乐同业为避免酒牌和娱乐执照被撤销,在疫情期间虽不能营业,但依旧每年供着执照更新费用。

    邱光益揭露,一旦业者从县署拿回娱乐执照及酒牌的押抵钱,即意味着放弃相关执照,在后疫情时代恢復营业时,恐怕也未能如愿获批执照。

    “所以在近两年多来,娱乐业者依然不间断更新执照,即使有同行暂停歇业,也会选择暂时保留执照,或将执照转让给继任的业者。”

    他说,有关酒牌和娱乐执照的更新费用也不便宜,依据新山县署的第一级公开售酒的酒牌,每年需要2640令吉更新;而娱乐执照则是每日10令吉。

    他指出,许多的娱乐业者就只能依靠这样苦苦支撑,唯据县署官员告知近期确有不少业者取回酒牌和娱乐执照押抵钱。

    疫情前的新山市区有“不夜城”的美誉,更是越夜越美丽,如今此景恐难再现。

    低价售 也难觅白武士

    业者低价出顶,也难觅卖家!

    邱光益披露,不乏有娱乐中心业者尝试以低过市场价格的行情希望能够将生意脱售,但是市场却不见白武士出面收购。

    新山大丰花园从以前的娱乐中心林立,到目前的凋零令人唏嘘。

    他说,如今的市场极为低迷,加上娱乐中心不知何时才能回到疫情前的光景,一般的中小资产的业者不会选择在这时候入场。

    “除非是有大财团希望在疫情后入资娱乐行业,才会选择这一时期投资在前景不明的娱乐行业,但目前在新山仍没有察觉到有这类财团出现。”

    他坦言,这场疫情可能是整个新山重新洗牌的一次机遇,未来新山娱乐中心的重镇恐怕不会在是市区了。

    何仁:新山市场内需不如雪隆,需靠新加坡。

    观望市场才决定开业

    柔佛州娱乐商公会署理会长何仁坦言,新山地处边城,娱乐行业需要復苏迫切需要新加坡游客以及我国客工的消费力。

    他说,柔佛州新山不是雪隆地区,内需民众的消费力不强。

    何仁也在新山经营家庭式卡拉OK,他指出,其在疫情期间,也已关闭了新山百合花园的一家分行,避免在没有营业时有太多的开销。

    他说,但是其卡拉OK的营业执照以及酒牌至今保留,因为仍在观望,看市场的反映后才决定是否会重开。

    他透露,其家庭式卡拉OK于去年10月8日重开,但是因为许多顾客都还没完成接种,生意十分淡;直到后期才迎来好转,也不乏一家大小到卡拉OK消费的场景。

    凌明:本地市场上70%至80%的娱乐中心都已经结业。

    没空间闢厨房 多结业

    酒吧、夜总会转型当餐馆也难,须要在现有的空间内开辟厨房。

    柔佛州娱乐商公会会长凌明指出,至今仍在苦苦求存的娱乐行业业者有空间的都会转型做餐馆,但是如果没有空间的大多都会选择关闭。

    “依据我的观察,市场上70%至80%的娱乐中心都已经结业,我们是希望能够为这批求存的业者提供帮助。”

    古马:转型成餐馆只能卖啤酒。

    转成餐馆 生意寥寥

    目前从酒吧转型做餐馆的士姑来五福城LivePub业者古玛指出,之前由于政府不开放堂食,所以纵使转型成餐馆,也生意寥寥,因为他们主打的还是环境。

    唯他指出,自从开放堂食后有迎来好转,开始逐渐恢復人气。

    不过,他们即是转型做餐馆也只能售卖啤酒,其他酒精饮品则不能售卖。

    新山大丰花园从以前的娱乐中心林立,到目前的凋零令人唏嘘。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