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振威:難狗難豬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吳振威:難狗難豬

    新山辦事處記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某天,十二生肖中的雞小姐、狗大哥與豬小弟正在聊天。

    雞:狗大哥,怎么你這幾天都悶悶不樂的呢?過多幾天就是你輪值的年份啦!

    狗:就是在煩惱這件事,今年本來就應該是我熱熱鬧鬧登場的年份,可是,你沒發現,從這一年開始,我好像都沒辦法以真面目見人了,不是十二生肖衣服上少了我跟豬小弟的份,就是許多商場都不可以擺放狗裝飾出來。

    雞:聽你這么一說,好像還真的煞有其事,我去年頂多只是因為與我國一個名人名字同音,就被人一直喚作那只雞,還有一個網絡紅人幫我寫了一首拜年歌曲,比你幸運得多。

    豬:你們兩個跟我比,有什么好比的,在猴哥輪值的那年,我們族里不才出了一個大新聞嗎?

    雞:是什么大新聞了?

    豬:就是我們族里的名人天蓬元帥豬八戒,在猴哥的電影海報中被消失了嘛,我還真不敢想像,明年就到我輪值了,我還得遭遇什么樣的羞辱。

    狗:這不就是嘛,真不明白為什么人類那么複雜,我本就被稱為人類最忠實的朋友,盡幫人類幹苦力活,什么警犬、導盲犬的,怎么還被當成是不詳之物了。

    豬:還不止啊,我和狗大哥也冠上一堆不雅的稱呼,什么豬朋狗友、豬狗不如、泥豬疥狗的,把我們兄弟倆形容成這樣,真是難聽死了。

    雞:聽你們倆個難狗難豬兄弟這么說,還真同情你們,但要怪就怪,商人們要希望照顧馬兄家族的感受,只有委屈你們兩了。

    狗:那是不是說,看在錢的份上,就要犧牲了傳統。

    豬:狗哥,看開點吧,在這節骨眼上,只有白花花的鈔票和選票才是王道,沒人會理會我哥倆榮辱的,就等著風水輪流轉那天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