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失智 繼外公腎衰竭 孝孫照顧兩老不言棄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外婆失智 繼外公腎衰竭 孝孫照顧兩老不言棄

    莊鎮光和外婆黃麗貞,喜歡撫摸外公的頭表達愛意。
    莊鎮光和外婆黃麗貞,喜歡撫摸外公的頭表達愛意。
    35歲的莊鎮光(中),從小由外婆黃麗貞(左)和繼外公陳春成(右)一手帶大,三人感情深厚。
    35歲的莊鎮光(中),從小由外婆黃麗貞(左)和繼外公陳春成(右)一手帶大,三人感情深厚。

    (新加坡16日訊)35歲孝孫十多年來獨自照顧患有糖尿病和輕微失智症的外婆,還有因為腎衰竭需要每天洗腎的繼外公,不離不棄。



    莊鎮光(軟件工程師)受訪時透露,因父母離異,他從嬰兒時期便由外公外婆一手帶大,至今仍一起住在芽籠巴魯一帶的二房式組屋。

    “外婆多年前改嫁,雖然我和外公沒有血緣關係,但他當我是親孫子一樣疼愛,還用儲蓄加上我的打工錢,供我到澳洲讀大學。”

    如今莊鎮光長大成人,兩老的身體卻漸漸衰弱,而他除了應付工作,生活重心都放在照顧患病的外公外婆身上。

    84歲的外公陳春成,3年前因為患上腎衰竭,必須每天進行腹膜透析;78歲是外婆則患有糖尿病、高血壓與輕微失智症,莊鎮光成為兩人的看護者,已有超過10年。還好外公的洗腎費用獲得NKF等補助,一家人的生活還不成問題。

    莊鎮光透露,外婆在第一任婚姻中共有4名子女,包括他的母親。但母親改嫁而舅舅阿姨們都各自有家庭負擔,他便毅然扛起了照顧外公外婆的重任。

    回想起3年前外公鬱鬱寡歡並拒絕洗腎的情況時,莊鎮光強忍著淚水說:“當時真的是最艱難的時期,我每天來回醫院,花了兩三個星期勸他……我跟他說,錢和時間不是一個問題,最重要的是只要你還在,錢還能夠賺回來,如果你不在了,時間是拿不回來的,最終他才同意洗腎。”

    如今莊鎮光每天早晚幫忙外公洗腎,記者曾在旁觀察,由於要降低細菌感染的概率,莊鎮光需要在密閉空間進行準備工作。從消毒工作、為外公清理傷口到搬動10公斤的透析液等,每次準備完畢都會變得汗流浹背,儘管過程反覆又辛苦,但他從來不放在心上。

    “小時候我因為哮喘經常生病,都是阿公阿嬤照顧我,他們現在有病,我應該照顧他們。”

    莊鎮光每天都會幫外公洗腎。
    莊鎮光每天都會幫外公洗腎。

    莊鎮光獲無私看護獎

    雖然生活不容易,但一家三口仍積極面對困難,在日常生活中處處可見他們對彼此的溫情愛意。

    因為近來外公的傷口發炎,莊鎮光經常在凌晨起床好幾次確保洗腎過程順利。他的外公每天晚上10時洗腎至隔天早上8時。

    雖然難掩倦容,但莊鎮光仍努力保持開朗,喜歡在上班前摸摸外公的頭表達愛意,兩人還會模仿貓狗的叫聲,像是兩人互相撒嬌,外婆則在一旁微笑。

    多年來對家人的默默付出,NKF去年頒發“無私看護獎”給莊鎮光以示鼓勵。

    他最後說道:“如果有親情在,有愛在的話,不要覺得他們拖累你,堅持下去就好。”

    暫時放下私生活

    孫子全心照顧生病家人,無暇進行休閒活動或找女朋友,令外公外婆心疼不已。

    外婆黃麗貞受訪時表示:“鎮光很孝順,很少出外。有時我要看醫生,因為家裡沒有人看顧阿公,他要來回兩次推我們下樓搭德士,看完醫生回來還要工作,真的很辛苦。”

    雖然行動不太方便並患有輕微失智,但黃麗貞希望能減輕外孫的負擔,在他上班期間幫忙照顧外公,餵他吃藥和擦身等。

    莊鎮光表示,外公外婆兩人一個月至少有4天要到醫院複診,雖然他的工作時間較靈活,但也經常需要開夜車把工作進度趕上。

    “平時我能睡超過4小時已經很幸福……至於私生活我暫時放空,不希望找一個伴拖累對方,因為現在不是分享福,而是分享負擔。”

    盼其他援助減負擔

    沒有女傭願意接受照顧兩名病弱老人的“苦工”,外孫盼有其他援助可減輕負擔。

    莊鎮光稱,他曾經兩次聘請女傭,但都不成功。

    “外婆不習慣有陌生人在家,有經驗的女傭也不想接照顧這份工作,願意來的新女傭我又不放心,畢竟是要照顧兩名生病的老人。”

    莊鎮光說,目前外婆的病情暫時穩定,失智症也沒有惡化,但如果日後病情有變,他肯定需要找多一名幫手照顧。

    “現在家裡只有我一個人工作,我無法全職看顧他們,如果有幫忙送飯上門這類的援助,相信多少能減輕一些負擔。”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