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若掌中央 不對新國讓步 “檢討公積金水供彎橋”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希盟若掌中央 不對新國讓步 “檢討公積金水供彎橋”

    馬哈迪
    馬哈迪

    (新加坡2日訊) 大馬前首相敦馬哈迪坦言,在納吉和阿都拉的年代,馬新關係比較密切,那是因為,對于新加坡提出的任何要求,大馬都在讓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指出,現今大馬政府對新馬面對的問題,是採取“逃避”態度,新加坡會“高興”,所以他們跟新加坡關係比較好。

    馬哈迪強調,一旦希盟入主布城,將對馬新水供和公積金問題展開檢討。

    他也說,也不會在當選后就貿然決定恢復“馬新彎橋”計劃,但強調將重新探討這計劃的可行性再做決定。

    馬哈迪日前接受新加坡《新明日報》記者專訪時,侃侃而談。

    作風強硬的馬哈迪執政期間,與時任新加坡的已故建國總理李光耀,曾因水供、美景大橋、填海、白礁島主權、領空等課題掀起舌戰。

    李光耀于1990年卸下新加坡總理,擔任內閣資政后,新馬關系沒改善,直到馬哈迪于2003年把首相職位交給阿都拉之后,兩國領導人才實現互訪。

    現在馬新關係密切

    馬哈迪表示,他覺得,新馬之間的關係猶如“兄弟”,不過“兄弟”間也會有麻煩。有些時候,問題可以解決,有些時候不行。

    馬哈迪坦言,在納吉和阿都拉的年代,新馬關係比較密切。

    “那是因為,對于新加坡提出的任何要求,我們(大馬)都在讓步。”

    馬哈迪指出,舉一個例子,在納吉和阿都拉擔任首相的時候,兩國沒有再討論水供問題,也沒有再討論白礁問題。他表示,當然,他們必須接受國際法庭的裁決,可是他認為,很多時候,兩國只是把問題掩蓋起來,並沒有解決。

    “比如說公積金問題,大馬現在幾乎不再提這件事。

    馬哈迪接受《新明日報》記者訪問時,暢談新馬兩國關係。
    馬哈迪接受《新明日報》記者訪問時,暢談新馬兩國關係。

    談公積金:為何東西馬人厚此薄彼

    馬哈迪指出,新加坡允許在新加坡工作的砂拉越和沙巴人,辭職離開新加坡的時候,可以提取他們的公積金,可是馬來西亞半島的馬來西亞人卻不能這么做。

    “馬來西亞半島和砂拉越沙巴的人都來自同一個國家,不能把我們當作來自兩個國家。”

    “新加坡有新加坡的立場,馬來西亞有馬來西亞的立場,這些議題兩者之間必有利益衝突,可是阿都拉和納吉採取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

    談李光耀:我和他的看法不一

    馬哈迪說,私底下,他可以跟李光耀當好朋友,可是在政治層面上,兩人的政治觀點卻經常不一樣,他覺得自己是對的,而李光耀也有自己的見解。

    “我們經常都有交鋒,因為他有他的看法,我也有我的看法。不過有一點我們是相同的,那就是亞洲價值觀,他相信亞洲價值觀,我也相信亞洲價值觀,這是我們之間的共同點,不過人們通常沒有注意到,人們只注意不同點。”

    馬哈迪說,對于李光耀對西方國家的立場,自己是同意的。

    “事實上,我們因為亞洲價值觀,而被西方國家制裁。”對于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馬哈迪說,自己與李顯龍接觸並不長。

    “因為當我任首相的時候,是李光耀(當總理),之后是吳作棟,然后才到李顯龍,(重疊)的時間並不長,他生病的時候我曾去探望,對于他的政治管理,我並不太清楚。”

    他說,有時候,新加坡與大馬之間會出現利益衝突,這些問題都需要去解決,可是很多時候問題不容易解決,比如水供。

    談彎橋:重新探討計劃可行性

    馬哈迪說,不會在當選后就貿然決定恢復“彎橋”計劃,但強調將重新探討這計劃的可行性再做決定。

    馬哈迪于1996年提出要興建一座連接新加坡和柔佛的美景大橋(彎橋),以取代新柔長堤,但馬哈迪的繼任者阿都拉于2006年宣佈取消這項引起新馬爭議的計劃。根據媒體報道,擱置“彎橋”計劃是馬哈迪把阿都拉拉下台的導因。

    納吉更向媒體表示,他繼任后不答應馬哈迪想要重新啟動彎橋計劃是兩人“反目”的導火線。

    馬哈迪強調,自己是基于新柔長堤過于擁擠,才提出建造連接兩國的新橋計劃,但新加坡不願接受。

    雖然馬哈迪表示不會在當選后就貿然決定恢復“彎橋”計劃,但強調將重新探討這計劃的可行性再做決定。

    “可是我想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之間的交通流量正持續增長,我們需要(多)一座橋。你看看檳城,建了一座橋后,現在增建一座,還要建隧道,新加坡比檳城大多了,交通流量更高,所以我們需要更多的橋,不只是多一座,讓更多的橋去連接不同地點。”

    馬哈迪不認為更多連接兩國的橋樑將造成安全問題,因為現今時代是沒辦法阻止人流進出,且人流量將持續增加。

    他說:“那意思是否是直到3000年也只擁有新柔長堤這座唯一的橋就好?人口增加是必然的,你必須做好準備……你不能只有一座橋到永久。

    《新明日報》專訪敦馬視頻

    談港口:皇京港“損人不利己”

    在2014年啟動的馬六甲皇京港也是新加坡所關注的馬中計劃,這個耗資430億令吉,將于2019年開通的港口,是一個大型填海綜合發展項目,功能涵蓋油輪母港、房地產、購物中心、海洋服務等多個領域,大馬希望建成后能取代新加坡成為區域最大的港口。

    馬哈迪直言這個計劃“損人不利己”,首要考量同樣是大馬是否需要這個港口。

    他說,當大馬已有了丹絨柏勒峇斯港和巴生港口,結果又跑去建另一個港口,會發生的情況將會是原本去這兩個港口的船隻,改成去馬六甲。

    馬哈迪說:“對我們來說,這港口根本沒有必要,為什么你要別的國家來我們的國土建造港口?”

    側記:這位老人家思索清晰

    在40分鐘的訪問過程中,馬哈迪時而爽朗的笑、時而嚴肅慎重,可是無論是在哪種狀況下,他回答問題、思索答案的時間,不會超過5秒。對于一個92歲老人家來說,這么快的反應時間,讓人咋舌。

    對于各個議題的資料,他幾乎都能信手拈來,仿佛是隨時能從腦海中抽出各種分門別類的資料,這么強的記憶力,莫說老人家,即便是年輕人也自歎不如。

    而事實上,記者的部分問題是脫稿而出,也有當天才加入的新問題,不過他都能侃侃而談,從容以對。

    倘若分析馬哈迪對于回答問題的模式,可以摸索出他有幾種作答模式。

    不想談的,馬哈迪會用他深邃的眼睛,透過鏡片凝視著你,很堅定的說他不想回答,可是卻又透露一些“擦邊”的資料,讓你知道他想說的是什么。用新聞室的術語,就是讓你可以交差的意思。

    馬哈迪也迴避問題,他不會讓你難堪,可是會帶你遊花園,讓你覺得應該趕緊進入下一個問題,不要再浪費時間。

    正中下懷的問題,他會毫不留情、點線面全方位攻擊,列舉數大點洋洋灑灑如數家珍舉例說明,即使你嘗試跳到下一個問題,他還是會兜回來,務必要你記錄在案他所要說的。

    翻開過去,他倒是很豁達坦蕩。

    比如談到新馬關係,他會心一笑,主動說自己處理得並不成功,而且和建國總理李光耀確實有著很多的交鋒;他承認納吉處理新馬關係上比他成功,不過卻不忘記揶揄那是因為納吉對著新加坡只懂得唯唯諾諾,把問題“埋地毯下”,順便把阿都拉也扯下水,隔山打牛。

    對于納吉在彭博社的訪談中,說他是“控制狂”,馬哈迪談笑用兵霸氣回答:“如果我要控制,那我不退位就行了”,並使出回馬槍,重提一馬事件,他甚至直接跳到《華爾街日報》的報道,挑戰納吉去提告,這一招連消帶打,確非一般。

     

     

    ↓↓相關新聞↓↓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