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大耳窿越堤追债 水管督工狠断父子情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狮城大耳窿越堤追债 水管督工狠断父子情

    罗国明(右起)向符文濠,讲述住家被泼漆情况。

    (新山14日讯)狮城大耳窿越堤泼漆追债,水管督工不满在邻国担任辅警的儿子不断“闯祸”,愤而与独生子断绝父子情!



    据了解,欠债儿子为了避债,已与家人失联,也通过短讯嘱咐家人勿找他,当他已消失世间。

    事主罗国明(47岁,水管督工,住在新山郊外岭),昨日在公正党地不佬区国会议员钟少云特别事务官符文濠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宣布与21岁儿子罗德兴,断绝父子情,要求阿窿“冤有头;债有主”,儿子债务勿再找他。

    罗德兴不知所終。

    儿子否认欠债

    罗国明指出,其住家车房上周六(10日)清晨4时许,遭阿窿泼红漆,阿窿也在门口张贴两张写着21岁儿子罗德兴名字与身分证号码的字条,要儿子欠债还钱,声言此次是最后警告,否则将烧屋。

    “深感事态严重,妻子马上联络住在新加坡的儿子,惟儿子当时否认欠债,谎称不见钱包,后来更到邻国警局报假案。”

    罗氏坦承,因不相信儿子所言,就设圈套要儿子从新加坡拿着邻国的报案纸,到柔州至达城警局协助调查住家被泼漆案件。当儿子抵达警局,他要求警方严密盘问儿子,儿子才承认在邻国借阿窿400新元(约1200令吉)。

    他说,因觉得儿子犯下严重错误及担心儿子安全,步出警局后,就决定让儿子辞去辅警工作,到妻子菲律宾亲戚家暂住。

    “周六当晚,女儿和妻子先陪儿子到邻国警局,针对阿窿越堤泼漆案投报,惟狮城警方拒绝处理,后来星期日(11日)凌晨2时,女儿与妻子就载着儿子到新加坡机场登机,惟儿子却趁机逃跑。”

    罗国明说,儿子逃跑后传短讯给妻子,要求勿找他,便开始失联。

    大耳窿在事主家门口贴着字条,要求事主儿子还钱,否则就放火烧屋。
    罗国明(右起)经由符文濠开记者会,要与儿子断父子情。

    全家生活全被打乱 

    住家被泼漆后,罗家生活全被打乱,不仅女儿不敢回家住,罗国明为防阿窿再来,也每晚在车房抱狗入眠,为母者更因儿子失联,终日以泪洗脸。

    罗国明说,女儿担心安全,目前都寄住朋友家,他每晚睡在车房监督可疑人士。

    “我觉得儿子还有欠至少两三组阿窿的钱,所以睡在车房监督情况。”

    他说,儿子失联后,妻子也很难过,至今未回到工作岗位,每天都在房间哭。

    另外,罗国明相信新加坡警方应该也在寻找儿子,因儿子早前曾在邻国报假案,谎称钱包遗失。

    他说,儿子失联后,他还是联络上泼漆的阿窿,并与朋友借钱,分别于周日和周一,替儿子连本带利还清该名阿窿的6000令吉债务。

    狮城大耳窿越堤追债,上周六凌晨到事主家泼红漆。
    事主家的轿车也被红漆泼中。

    到隆求学后开始惹事 

    罗国明指出,儿子从小成绩不错,不过,去年到吉隆坡求学后,就开始陆续“闯祸”,包括偷窃等,他不断出面帮儿子收拾残局。

    “儿子先是在吉隆坡因偷别人的财物,后来我以6000令吉帮他赔偿给对方,之后儿子就放弃求学,回到乌鲁地南优景镇打工卖手机,不料,儿子雇主发现儿子偷手机。”

    为摆平此事,罗国明又出面帮儿子向对方道歉,幸该雇主拿回手机后,愿意不再追究。

    他指出,儿子后来决定到新加坡担任辅警,并且于4个月前,正式迁入邻国居住。

    “我以为儿子改过自新,没想到他会在邻国借阿窿。”

    罗国明不解,儿子每月辅警薪水约3000新元(约9000令吉),儿子为何还借阿窿,儿子由始至终不说借阿窿的原因。


    (本报吴燕萍摄)

    ⬇⬇ 相关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