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组屋聚赌扑克牌十三支 赌客随处小便 吵又臭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组屋聚赌扑克牌十三支 赌客随处小便 吵又臭

    (新加坡24日訊)宏茂桥组屋和阿裕尼弯组屋变赌窟,賭客不僅随处小便,乱丢酒瓶酒罐,更有大叔阿嫂下注不收軟,一天过手的赌注不下千新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據了解,宏茂桥10道第416座和417座组屋之间的一个凉亭,被指从10月中开始,有近10名男女公然大赌扑克牌,还随处小便,酒瓶酒罐乱丢。

    在阿裕尼弯组屋一角,聚赌更猖獗,过去20年几乎全天不打烊,从早赌到晚,阿叔阿嫂趋之若鹜,大赌十三支,一注10元,一天过手的赌注不下千元!

    不愿具名的读者说,阿裕尼弯组屋赌徒似乎完全不畏惧被取缔,他们终日在组屋底层聚赌,有人甚至在底层过夜、冲凉和随处小便,导致臭气熏天。

    后来组屋楼下开了快餐店,冲凉和随地乱小便的情况没再出现,但聚赌的情况还是日复一日在上演,而且天天“门庭若市”。

    阿裕尼弯第112座组屋底层有人聚赌,赌徒天天从早赌到晚,一天下来过手的赌注相信超过1000新元。

    上香求神警察不会来

    《联合晚报》记者前晚走访上述地点,果真看到至少八名阿叔和阿嫂围坐组屋底层的石桌旁聚赌,期间也吸引不少旁人围观,这些旁观者偶尔也会手痒赌一把。

    在人气最旺时,聚赌人数一度超过15人。

    附近居民王女士(38岁,行政人员)表示,赌徒几乎天天从早赌到晚,有时赌到凌晨2时都还没散去。

    另有居民表示,除了聚赌,石桌附近也设有一个神台,赌徒经常会去上香,相信在求财之余,也求警方不会来捉人。

    据记者现场观察,有四名阿叔当时正在赌十三支,旁边多名围观的阿叔阿嫂则在赌“外围”,猜测谁会是赢家。据记者现场观察,不论赌十三支或赌外围,赌注一律10新元起跳,一局定输赢后钱便过手。

    记者亲眼目睹赌客从口袋拿出满满一叠现钞,当中以10新元钞票居多,50新元钞票也不少。

    图中这群人霸占凉亭,大玩扑克牌,被居民拍下举报。(读者提供)

    霸占组屋凉亭 10男女公然聚赌

    宏茂桥组屋凉亭变赌窟,近10名男女霸占凉亭,被指公然大赌扑克牌,还随处小便弄到臭气熏天,酒瓶酒罐也到处乱丢。

    自10月中起,宏茂桥10道第416座和417座组屋之间的一个凉亭,被指成为一群男女玩扑克牌的聚集地。

    两座组屋的多名居民向《联合晚报》申诉,这些男女之前在宏茂桥另一个地方聚集开赌,但那里后来被警察盯上常去扫荡,他们才转移阵地来到这里。

    这些受访的居民全都不愿具名,他们表示聚赌的人士包括老中青,其中有两名女子,男子有的体型魁梧,有的身上有文身。

    其中一名女居民说,他们几乎每天都出现,一般在入夜才开赌,开赌的时长不一,不会超过晚上11时。

    “有时他们赌得兴起,会大声喧闹,吵到居民,但大家都不敢去跟他们交涉。”

    另一男居民则说,他们也到附近的便利店买酒,一边喝酒一边开赌,过后还把酒瓶酒罐四处乱丢。

    “他们喝酒后当人有三急,甚至会走到组屋楼下随处小便,搞到组屋臭气熏天。”

    有居民看不过眼他们的行径,拍下他们开赌的照片提供给本报。

    根据照片,能看见其中的五男一女在玩扑克牌,桌子上也放了一些钱钞、饮料罐和香烟。

    受访居民都希望当局能对这些人采取行动,还他们组屋原本的宁静。

    文/《联合晚报》。

     

    ⬇⬇ 相关新闻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