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欠债失踪 阿窿恫言烧屋 家人轮流守夜看家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女儿欠债失踪 阿窿恫言烧屋 家人轮流守夜看家

    (新山1日讯)女子拖欠本地及新加坡多组大耳窿债务后,与男友一起闹失踪,连累家人被大耳窿骚扰追债,更遭人恫言纵火烧屋,令全家人担心,轮流守夜。



    31岁女子罗丽萍自两年前搬离住家,与男友在新山茂奥斯汀花园租房,并在新加坡一家冷气工厂工作,极少与家人来往。

    罗丽萍不知为何欠下本地与新加坡多组大耳窿后,与男友失踪,其家人在两周前接获大耳窿陆续致电和传短讯讨债,才惊觉她在外欠钱。

    大耳窿上门泼红漆,留下一张恐吓纸条,称这是第一次的警告,下次就是放火或锁门。
    大耳窿上门泼红漆,留下一张恐吓纸条,称这是第一次的警告,下次就是放火或锁门。
    罗丽萍被指欠下多组本地及新加坡大耳窿后,与男友闹失踪。
    罗丽萍被指欠下多组本地及新加坡大耳窿后,与男友闹失踪。

    父亲罗舶水(60岁,铁厂主管)、母亲廖秀媚(54岁,家庭主妇)、哥哥罗家威(32岁,铁厂装配员)、弟弟罗家辉(30岁,铁厂装配员)及妹妹罗伊葶(26岁,数位行销员),因不堪被大耳窿骚扰和威胁,今午在诚信党新山市议员傅培育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宣布与身为家中的长女罗丽萍脱离关系。

    罗舶水说,两周前当接获大耳窿讨债的电话和短讯,他拨打大女儿和男友的电话,但都关机,到大女儿与男友的租屋也找不到人,只留下一辆轿车。

    他说,之后有大耳窿在1月29日凌晨3时上门讨债,还泼红漆,昨天也有大耳窿上门恐吓,指称要放火烧屋。

    “一些大耳窿是要求还新元,前后陆续讨债4000至5000新元,但大女儿在外共拖欠多少钱,我们真的不知。”

    罗舶水说,因担心大耳窿凌晨再来骚扰或放火,家人如今要轮流守夜。

    他说,大女儿于一年前就陆续向家人和亲戚借钱,前后共借了5万至6万令吉,但从来没还过,也不知女儿借钱的用意。

    大耳窿往罗家泼红漆,轿车也被波及。
    大耳窿往罗家泼红漆,轿车也被波及。
    罗家威(左起)、罗伊葶、罗家辉(右起)、廖秀媚及罗舶水在傅培育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宣布与罗丽萍脱离关系。
    罗家威(左起)、罗伊葶、罗家辉(右起)、廖秀媚及罗舶水在傅培育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宣布与罗丽萍脱离关系。
    罗伊葶(左)在叙述罗丽萍欠债导致家人被大耳窿骚扰的经过时,一度哽咽。
    罗伊葶(左)在叙述罗丽萍欠债导致家人被大耳窿骚扰的经过时,一度哽咽。

    收恐吓信讹称是诈骗

    家人于去年就收到一封恐吓信,指罗丽萍欠钱不还,但家人致电询问时,她却称是老千诈骗。

    罗舶水说,他们于去年7、8月时,收到一封恐吓信,内容指大女儿罗丽萍欠钱不还。

    “我们致电询问她时,她称是老千诈骗,所以家人当时就不以为意,没想到她真的有欠钱。”

    另外,傅培育说,他会继续帮罗家跟进警方调查进展,并呼吁大耳窿勿再骚扰他们一家,谁欠的钱就找谁还,不要影响无辜的人。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