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双人跳伞酷! 冀能天天跳 带动旅业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昔双人跳伞酷! 冀能天天跳 带动旅业

    高空翱翔和降落的经验非凡,只有真实体验过才会知道其美妙滋味。

    报导:侯莘怡
    摄影:侯莘怡(部份照片受访者提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昔加末15日讯)昔加末成高空跳伞热点区,冀望未来能每天开放,成為全马首个双人高空跳伞旅游景点,带动区内旅游业。

    HAWK SKYDIVE俱乐部推出的双人高空跳伞,从2018年12月开始推出,可算是马来西亚首个推出双人高空跳伞(TANDEM SKYDIVE)的地点。

    HAWK SKYDIVE团队团员从各地集合,在昔加末提供高空跳伞服务。

    俱乐部主席哈利夫阿兹兰指出,如今他们只能在週末,在昔加末乡村俱乐部旁的空地进行高空跳伞活动,希望往后可以成功申请能够每日进行活动,吸引更多游客前来,成為昔加末一个旅游景点,让更多人有机会跳伞。

    他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高空跳伞成本太高,其主要设备如普通降落伞价格每个介於6000至1万美元(约2万4000令吉至4万令吉不等),双人降落伞则多一倍的价格。

    他说,另外还有飞机是租来的,所以租金和油钱也不菲,而其父亲阿兹兰依斯迈是创始人,初始也是由父亲贡献其私人降落伞。

    各种降落伞成本高,因此高空跳伞的费用也不便宜。

    因此,他希望高空跳伞活动能获得一些当地政府官员,或者一些热心人士的支持和赞助,协助推广高空跳伞活动,并且在经济上赞助他们器材等。

    根据HAWK SKYDIVE俱乐部记录,哈利夫阿兹兰说,大部分参与昔加末高空跳伞活动的人,70%是本地人,餘者是外国人。

    在準备跳伞前,参与者们需要穿戴好安全设备。

    他建议,参与跳伞者体重不宜超过100公斤,超过100公斤但仍能穿上降落伞设备就可以。

    昔加末高空跳伞活动从1986年开始,已有多年的歷史,但是似乎还未广為人知。

    跳伞教练会在跳伞前,為跳伞成员準备调整器材。

    当初选择这个地点為跳伞的原因,在於在这裡可以进行从早到日落的跳伞活动,不需要担心航空繁忙而必须停下跳伞的问题。

    目前,昔加末如今是州内唯一有跳伞活动地区,无论是单人或是全马唯一双人高空跳伞都有,喜欢极限运动和跳伞的朋友,不必出国,可直接报名参加由HAWK SKYDIVE负责的高空跳伞活动。

    哈利夫阿兹兰:希望能推广高空跳伞运动,让昔加末成為一个旅游景点。

    专业教练陪伴 无需上课

    俱乐部主席哈利夫阿兹兰说,双人高空跳伞和一般高空跳伞不一样的地方,在於会有一名专业教练,与参与者一起共用一套设备进行高空跳伞,参与者也不需要特别前往上课学习控制降落伞。

    他向《中国报》透露,双人高空跳伞高度大约从8500尺或以上,开始跃下,并於空中进行自由落体,接著在中途才展开降落伞,从离机后直到降落地面,耗时大约4至5分鐘。

    单人高空跳伞需要自己控制降落伞方向。

    他认為,若有兴趣有胆量,或者也可尝试其他单人跳伞活动,如静态线跳伞(STATIC LINE SKYDIVING),但是需要前来上课至少一天的时间,才可以正式进行跳伞。

    这也是适合初学跳伞的人的活动,从3500尺的高空离机后,教练会直接协助开啟降落伞,而其他教练也会在地上协助指挥方向,参与者只需要听从指令掌控降落伞的方向。

    他说,俱乐部几乎在每个週末,进行高空跳伞活动,带领逾10名俱乐部成员,其中包括约4名教练,前来协助各地来的参与者进行跳伞活动。

    廖彩彤:每日跳伞活动需要获得相关部门批准。

    廖彩彤:办活动 加强旅业元素

    柔州妇女发展及旅游委员会主席廖彩彤认為,柔州是一个具有得天独厚先天自然环境的地方,而运动或活动都是辅助和加强当地旅游业的元素。

    她认為,以广泛角度来看,旅游不只是涉及主题和乐园,还包括地理环境、文化、歷史、美食等,各个因素可组合成為一个吸引人的旅游配套。

    她说,虽然跳伞运动在国外已十分普遍,但是她知道在马来西亚并不多可玩跳伞活动的地点,昔加末也是柔佛的唯一地点,相信可以成為一个吸引游客的因素。

    高空一眼望去,可以看见宛如火柴盒的房子。

    她相信,如今科技进步,有更多人能够配合地势环境创造出更多新鲜玩意儿,带动柔佛的旅游,而运动项目算是加强和辅助自然环境的元素,例如昔加末有跳伞,其他地方有小型赛车(Go-Kart)、海岛的潜水活动等。

    据她所了解,跳伞活动需要获得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MAVCOM)和大马民航管理局(CAAM)等的批准才可执行,若跳伞活动负责人想要申请全天进行跳伞活动,需要与相关部门继续进行探讨。

    她呼吁,每个活动都有其危险性,参加者必须把安全措施做好,并且接受基本训练,服从指导员指示。

    黄佳伟(右起)陪同杨思怡到昔加末参与双人高空跳伞运动。

    不必去纽西兰跳

    杨思怡(26岁,自僱人士)

    这是我其中一条人生清单中的目标,我们本来要去纽西兰等地方跳伞,但是距离有点远,所以男友黄佳伟在知道昔加末有这个跳伞活动后,便带我前来报名参加。

    我们都是麻坡人,大概在早上8时左右就出发到昔加末,我很兴奋,很开心终於可跳伞。

    黄添意成功完成静态线跳伞后,十分开心。

    很喜欢户外活动

    黄添意(32岁,工程师)

    我来自新山,在正式跳伞之前一个星期,曾经到昔加末受训一天,从早上9时至下午3时,学习一切相关知识。

    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跳伞经验,我个人很喜欢户外活动,包括一些极限运动,所以听闻昔加末有这个运动,便决定从新山前来参与。

    阿都卡林是目前年纪最大的跳伞教练。

    逾40年跳伞经验

    阿都卡林(69岁,跳伞教练)

    我是一名退役军人,以往也曾作為教官训练军人跳伞,现在除了训练参与个人跳伞的参与者之外,也会协助他们进行跳伞,偶尔也会与他们一起进行跳伞。

    我跳伞经验逾40年,跳伞次数超过7000次,可说是俱乐部年纪最大的跳伞教练,或也可以说是大马年纪最大的跳伞成员。

    ⬇⬇ 相关新闻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