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穿内裤庭院晃来晃去 垃圾又乱丢 居民难忍民宅变外劳村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柔佛人头条】穿内裤庭院晃来晃去 垃圾又乱丢 居民难忍民宅变外劳村

    士乃森德花园逾百居民高举“不要员工宿舍”的标语及横幅,要求有关当局解决问题。

    地点:士乃森德花园



    (古来13日讯)士乃森德花园居民不满住宅区充作邻近工厂的宿舍,引发环境卫生、社会风化及治安问题,逾百名居民今日高举“不要员工宿舍”的横幅及标语,要求地方政府及有关单位解决问题。

    从2017年起,士乃森德花园开始入住许多不同国籍的外籍劳工,其中包括尼泊尔、孟加拉、中国及缅甸的外劳。此外也有一些来自外州的本国劳工。这些外劳都是临近工业区的员工,相信是厂商将住宅租下作为员工宿舍。

    入夜时分一些外劳在门口喧闹,影响居民作息。

    常只穿内裤晃来晃去

    据了解,森德花园目前大约有1500个单位,其中超过百多间住宅充作员工宿舍,散布在森德花园的住宅区。由于这些外劳的生活习惯与文化不同,尤其是卫生、穿着等问题,引起当地各族居民的不满。

    一些外劳经常穿着内裤,令女性居民感到不自在。
    吴全生:两年的问题至今没有解决。

    森德花园居民协会代表吴全生(38岁,工程师)指出,外劳宿舍引发的问题主要是卫生及风化问题。

    “1间宿舍住着20人或30人,他们经常乱丢垃圾,而且将大型垃圾堆在门口,没有清理,有些还影响到邻居。”

    他说,有些外劳放工回家,脱下衣服,穿着内裤在门口庭院晃来晃去,导致当地的女性居民不敢出门散步。

    “还有一些外劳穿着内裤盯着对门的女性居民,这点令人感到不自在。虽然他们没有骚扰,但是这样的行为令人尴尬。”

    他指出,这两年来经常发生窃案,虽然损失不大,但是令居民感到烦不胜烦。去年曾经向州议员及市议员投诉,要求解决外劳宿舍的问题,但是至今没有进展,反而外劳宿舍越来越多。他希望当局尽速解决问题。

    黄勃扬(前排右3)与森德花园的居民举行对话会。

    黄勃扬:住宅充宿舍 需申请

    现有法令是否允许住宅成为宿舍?行动党古来市议员党鞭黄勃扬指出,现有地方政府法令下,如果要将住宅作为员工宿舍,需要向市议会申请,森德花园的住宅大部分没有申请作为宿舍,这些屋主已经违反条例。

    他说,他将向市议会了解情况,收集这些宿舍的资料,市议会将会发出通知给这些员工宿舍的屋主,告诉他们租给外劳是违法的。

    “其实州政府也正在探讨修改法令,有关住宅充作员工宿舍,必须符合一些条件及规范。”

    黄勃扬周六出席森德花园的居民对话会后,向媒体这么指出。

    出席者包括行动党士乃区州议员特别助理戴立贵。

    士乃森德花园逾百间屋子充作外劳宿舍,引起居民不满。
    外劳经常将垃圾丢在门口。
    垃圾堆在门口没有清理。

    戴立贵:去年对话会厂方承诺
    宿舍建好就会搬

    行动党士乃区州议员特别助理戴立贵指出,士乃州议员社区中心去年7月曾与居民进行对话会,当时约有10间工厂代表出席,他们在会上承诺将兴建宿舍,建好后就会搬迁。

    “森德花园约有1500间民宅,主要是双层排屋及两层半排屋,其中10%住宅单位充作工厂宿舍,入住的80%员工是本地人。”

    他说,工厂宿舍的工程仍在进行,预计5月完工后,才可安排工厂员工搬入。

    他周六出席森德花园居民对话会,向媒体这么指出。

     

    几乎每天打扫烟蒂

    刘源(34岁,工厂经理)

    隔邻的外劳经常在门口抽烟,然后将烟蒂丢在地上,烟蒂经常被风吹到我家门口。我们几乎每天都要打扫10多20个烟蒂。此外,每天到来载送外劳的工厂巴士经常停在门口,黑烟也喷进我家,令人烦不胜烦。

    库苏:地方政府应该根据法令采取行动解决外劳宿舍的问题。

    外劳宿舍超过百间

    库苏(30岁,房屋中介)

    从2017年至今外劳宿舍越来越多,如今已超过百间。

    根据地方政府的条例,住宅作为宿舍是违法的,地方政府应该采取取缔行动。

    提纳吉兰:外劳代理态度嚣张,经常挑衅当地居民。

    冀政府取缔外劳代理

    提纳加兰(38岁,商人):

    这些外来穿着不整齐,令女性居民很不自在。我曾经向外劳的代理投诉,代理的态度嚣张,挑战我们去向政府投诉。

    我们希望地方政府采取严厉的行动,取缔这些外劳代理。

     

     

    ⬇⬇ 相关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