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铭耀记性差 当咖啡仔2天就放弃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田铭耀记性差 当咖啡仔2天就放弃

    田铭耀入行前打过多份工作。

    (新加坡30日訊)田铭耀入行前打过多份工作,当中的“卡拉OK”KJ(播放音乐的骑师),让他立志当歌手,而酒保的工作则让他看尽人生百态。



    田铭耀在2006年参加歌唱选秀比赛“绝对Superstar”入行,那之前他当过文员、销售员、KJ、酒保,甚至为了体验大喊“Kopi-O”的乐趣,去捧了两天的咖啡,丰富的工作经验使他比同龄的人,多了一份世故和成熟。

    他透露念书时就开始兼职,第一份工作是在百货公司里卖香水,还曾经当过「咖啡仔」,他笑说:“我去邻里的咖啡店帮忙,纯粹是想体验一下喊‘Kopi -O’的感觉。但当了两天就放弃了,因为我记不住客人点了什么饮料,每次喊完走到柜台就忘记咖啡是谁点的,所以就自动辞职免得被炒鱿鱼。”

    他最难忘的是当KJ的日子,“我见证了卡拉OK不同的年代,从黑胶唱片、LD到VCD到DVD我都经历过”。

    KJ的工作就是播放不同厢房的点歌单,“顾客一点歌我就要根据歌曲的号码去找,然后播放,再找下一首点场歌曲放在旁边待用,很忙,所以如果顾客一直取消点歌我就会让他们等,哈哈哈。因为真的太忙了!”

    工作虽忙碌,他却自得其乐,把小小的KJ房当作是自己的舞台,在里头随着歌曲哼唱,“我是在那个时候喜欢上唱歌的,开始对演艺圈感到好奇,想知道歌手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很想去尝试。”

    他喜欢KJ的工作所带来的惊喜,“因为你不会知道会遇见谁,有时候客人会走进我的房间问东西,你就恍然发现刚刚点歌的人,原来是长这个样子的,感觉很有趣。”

    他认为每一份工作都能让人成长,“不同工作会遇到不同问题,那些都是经验的累积。很多艺人喜欢找我聊天,我问过他们原因,他们说因为我比较成熟。我想是因为我做过很多工作,累积了不少好的坏的经验,所以现在面对挑战时就比较懂得应对。”

    田铭耀初入行时的青涩模样。 (档案照)

     

    当酒保被女顾客搭讪

    田铭耀另一份有趣的工作是酒保,“我在办公室当过文员,后来因为没办法提升自己就辞职。在找工作的时候,刚好朋友开了一间酒吧就请我去当酒保。”

    原本只是想骑驴找马的他,后来不知不觉就调了一年的酒。

    酒吧的环境是否比较复杂?他说:“确实会看到形形色色的人,有些人进来的时候很正常,但三杯下肚就后,开始胡言乱语,有些还会哭会喊。”

    他还看过律师喝醉酒倒在门口,“我担心门打开时会打到他,所以就拉起他的双脚,把他拉到一旁才关店。”

    此外还有女顾客上前搭讪,“有的会跟我讲心事,还会请我一起喝酒。其实她们只是想找人听她们说说话,反正我在工作,就陪她们聊聊天咯。”

     

    当了艺人后仍有当歌手梦想

    田铭耀在当KJ的时候就有了歌手梦,他笑说:“但是到现在都没有人要找我发片,哈哈哈。我曾经跟我老婆说,我还是想当歌手想发片,即使是网络歌手也好。”

    但他也明白,那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不是唱得好就可以当歌手,但我没有放弃这个梦想,我始终觉得当艺人不能只是会演戏,也要会主持会唱歌,要多功能才能走得远。”

    如果没有当艺人,他今天会从事什么工作?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一定会在酒廊里驻唱。只要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每天都会很开心,每天起床都会有所期待。”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