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干细胞误区 不需抽骨髓 过程安全 造福血癌患者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捐干细胞误区 不需抽骨髓 过程安全 造福血癌患者

    医务人员现场为干细胞捐赠抽取血液样本。

    世界骨髓捐赠者日



    (新山26日讯)干细胞捐赠的过程是绝对保密及安全,医院院方呼吁民众登记成为干细胞捐赠者,扩大现有捐血干细胞资料库,造福血癌患者。

    新山中央医院血液科专科医生林斯敏指出,至今许多人仍然对干细胞捐献存有误区,误以为必须从脊椎抽取骨髓,整个移植手术过程中,捐赠者必须饱受折磨。

    林斯敏:干细胞捐赠的过程是绝对保密及安全。

    他指出,随着科技的进步,如今的干细胞捐赠者只需前往新山中央医院,让医务人员抽取10豪升的血液样本,随后通过邮寄的方式将血液样本寄往雪州安邦医院的干细胞移植中心进行存档,整个过程是绝对安全及保密。

    林斯敏昨日出席新山中央医院血科部门举办的“世界骨髓及造血干细胞捐献日”活动开幕仪式后,受访这么指出。

    出席的公众聆听干细胞捐赠者们的分享。

    询及成功配对后,干细胞捐赠者在移植的过程中是否存有风险,林斯敏披露,一般上有大约10%至20%的捐赠者,在注射白血球生长激素后会出现发烧、骨头酸痛等情况。

    “而只有极少数,约千分之一的捐赠者在干细胞移植手术后,会出现血压低或血管阻塞的情况,惟这仅会出现在健康状况不良的捐赠者身上出现。”

    林斯敏透露,所以一旦血癌患者与捐赠者配对成功后,院方会安排捐赠者进行血液及健康检查,并告知过程中存在的风险后,在捐赠者的同意下进行移植手术。

    他说,一般的干细胞捐赠者在手术后的两三个星期便会恢复正常。

    另外,他强调,在血癌患者的亲友中,仅有30%的亲友适合捐赠给病患;若是没有血缘关系者,更是8000人至1万人中,才能找到一名匹配者。

    沙拉胡丁(右3)向公民示范如何将血液样本运送的过程,左起为旺努鲁胡丝娜、卡迪扎、林斯敏,右为诺阿兹米。

     

    治疗血液疾病
    新山中央医院 转介中心 

    柔州卫生局主任沙拉胡丁指出,新山中央医院是州内治疗血液疾病的转介中心,并提供自体干细胞移植服务。

    他说,该院的首个移植案件是在2016年9月,截至目前为止,已有59名病患在该院进行治疗。

    他透露,全世界有逾3500万人登记成为干细胞捐献者,多达70%属于高加索人种(Caucasian race),但是全球88%的人口不是高加索人种。

    他指出,来自亚洲的干细乳捐献者占全球捐赠者的15%,但是大部分是华裔,因此一般上国内华裔比巫裔、印裔及土著更容易寻找合适的干细胞匹配者。

    他说,我国干细胞捐赠者资料库(MSCR)成立于2000年12月,至今登记成为干细胞捐赠者有2万8219人,目前成功案例已有16起。

    出席者包括柔佛三王子癌症基金会总执行长诺阿兹米、新山中央医院副院长卡迪扎,以及血库代表旺努鲁胡丝娜。

    沙拉胡丁(右2起)颁赠果篮给两度捐赠干细胞的扎哈里,以及受惠的扎比哈和扎维阿。左起为旺努鲁胡丝娜、林斯敏、卡迪扎,右为诺阿兹米。

    两度捐献干细胞
    扎哈里(43岁,工程师)

    我曾经在2009年及2010年接受干细胞移植手术,将干细胞移植给两名姐姐扎比哈和扎维阿。据我了解,目前我是国内唯一两度捐献干细胞者。

    我记得当时被叫到安邦医院接受一系列的检测,并在确定进行手术后,先接受5天白血球激素注射工作,激素每天注射一次,注射后没有不良反应,只是觉得体力充沛,很想狂做运动。

    至于在过程中是清醒的,而且可以饮水、进食,身体没有出现不适的反应,手术的过程更长达6小时。

    扎哈里

    手术后恢复良好
    阿芝玛(46岁,退休人士)

    我在去年1月因为一直发烧、退烧而求诊,经医生的检查发现,我的淋巴和肝脏已肿胀,过后证实患上血癌。

    我们共有6个兄弟姐妹,结果小妹与我匹配,由她捐献干细胞给我进行治疗。我从确诊到接受移植手术约5个月。

    我在手术后的恢复状况良好,生病时体重才45公斤,如今也达到了75公斤。

    我目前两个月得到新山中央医院复诊,确保身体机能一切正常。

    阿芝玛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