惯性流产妈妈 拼了命保双胞胎女儿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惯性流产妈妈 拼了命保双胞胎女儿

    (新山5日讯)“拼了命,也要力保双胞胎女儿活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5年内经历3次外孕被逼流产及一次胎死腹中意外,32岁妈妈仍坚持要生孩子,去年终于有幸怀上双胞胎女婴,却因双胞胎早产24周,双双面对心脏和呼吸衰弱问题,急需270万令吉医药费救治。

    2名双胞胎女婴于10月2日出世,姐姐苏俐菲于早上10时53分诞生,妹妹苏俐宁则在早上10时55分呱呱落地。不幸的是,苏俐宁证实有先天性双兔唇问题,未来尚需进行矫正手术。

    双胞胎的爸爸妈妈为了顺利生下这对女儿,至今已经用尽十多年来工作的积蓄。

    双胞胎母亲杨舒珺日前在丈夫苏韦齐(36岁,销售经理)陪同下接受《中国报》访问时坦承,当初获悉怀上双胞胎女婴时,一家人都非常高兴。


    (摄影:张来星)

    国内医生拒缝子宫颈

    她坦承,她本身属于不易怀孕体质,9年前怀大女儿时,大女儿也是8个月早产,但她于2014年后,就难以正常怀上孩子,包括2014年2次子宫外孕和2016年1次子宫外孕,去年怀了6个月的儿子,也无法保住。

    “今次怀上双胞胎,我们很高兴,怀孕3个月后,本地私人专科医院和政府医院医生都相继告知,我的子宫颈比正常孕妇短,所以我就要求医生帮忙缝合子宫颈,但本地医生皆以情况危险而拒绝。”

    她无奈指出,只有新加坡KK妇女儿童医院愿帮她缝合子宫颈,延缓孩子早产情况,她只能到该院进行手术,接着便由该院医生进行产检。

    盼外界协助筹款 让双胞胎女儿生命可延续

    苏韦齐坦承,若不是积蓄耗尽,他也不想麻烦别人,如今为了确保女儿能健康存活,只能盼望外界协助筹款,让双胞胎女儿生命可延续。

    他感激新加坡医生,即便他们未缴清医药费,也愿意先为女儿们进行治疗。他也希望依靠广大民众协助,让这笔治疗女儿的医药费尽早筹足。

    此外,杨舒珺说,她怀有双胞胎女婴5个月后,原以为一切顺利,未料某次产检时,医生发现情况不对,要求她入院,入住医院一个月后,即9月28日,她的其中一个女儿羊水破裂。

    “直至10月2日当天,腹部剧烈疼痛,医生紧急为我剖腹取出双胞胎。”

    她难过指出,双胞胎姐姐目前面对无法自行呼吸问题,且嘴巴插管供氧也令肺部些许发炎,妹妹则是心脏导管无法关上,不排除需动手术治疗。

    苏俐宁一出世,证实有先天双兔唇的缺陷。
    苏俐菲目前仍在育婴箱,需依氧气管生存。

    夫妇耗尽十多年工作积蓄

    苏韦齐坦承,为了让妻子顺利生下双胞胎女儿,他已用尽了本身和老婆十多年来工作的积蓄。

    苏韦齐是一名销售经理,月入近万令吉,其妻子任职科技资讯执行员,月入约5000令吉,但庞大的医药费让他们根本无法负担。

    他说,妻子怀孕第5个月时,因状况不稳定,被安排入住医院,当时,入院费一个月就已3万8000新元(约11万4000令吉),如今双胞胎早产,仍需住院治疗,医生估计2个宝宝需住院163天。

    “因双胞胎缘故,医药费以2人份计算,加上宝宝状况多变,偶尔需额外药物或手术,医生初步估计,一个女儿的医药费预计需逾45万新元(约135万令吉),两个女儿就要90万新元(约270万令吉)。

    妹妹有先天性双兔唇

    杨舒珺指出,2名双胞胎女儿出世后,医生就告知妹妹有先天性双兔唇情况,姐姐则没事。

    她说,双胞胎妹妹的双兔唇问题,也令她目前依靠鼻子插管呼吸氧气有问题,造成医生必须找特小型号的氧气面罩。

    苏韦齐坦承,幼女的双兔唇问题,他们已和医生了解,现阶段仍无法处理,只能待女儿5个月大后,才可动手术处理。

    “我们现阶段只希望双胞胎姐妹可顺利成长,兔唇问题可日后再处理。”

    儿子胎死腹中 杨舒珺无法走出丧儿之痛

    “至今还无法走出丧儿之痛。”

    杨舒珺其实去年才经历丧子之痛,当时她怀着儿子24周后,没想到儿子最后胎死腹中,令她悲痛。

    她坦承,今次怀孕情况和去年怀孕雷同,孩子也是在第5个月就被医生发现不妥,当时也被新山班兰医院医生奉劝入住医院。

    “当时我住在医院一个月,到了怀孕6个月,即去年3月7日,医生才突然告知,宝宝已胎死腹中。”

    回忆这段往事,杨舒珺心中依旧难过,并称当时儿子的体积也和现在双胞胎女儿的体积一样较小,但已没有呼吸。

    她说,儿子胎死腹中后,她的子宫也受到细菌感染,幸后来治愈。

    她说,儿子死后,她足足2个月不愿出门,后来才决定重新振作返回职场。

    母爱真伟大!

    杨舒珺生产至今不曾坐月,也未曾真正休息,除了每天害怕接到医院的坏消息,每隔2天也会到新加坡医院送人奶给女儿们。

    杨舒珺告诉《中国报》,双胞胎女儿出世后首周,她几乎每天都哭,当时刚开刀生产,又不能走动看孩子,日子过得非常煎熬。

    “目前心情已经较平伏,我每隔2天就会到新加坡医院探望孩子,并且提供人奶,希望她们吸收到营养后,可健康成长。”

    杨舒珺坦承,医生曾告知,24周出世的孩子存活率为60%,且早产儿的并发症包括脑出血,肠胃会因不健全出事,所以她每天都担心2名女儿的状况。

    “孩子出世至今逾月,我都不曾抱她们,她们的身体也插着许多管子,甚至双胞胎姐妹也必须分开,不能待在同一间病房,因院方担心混淆2名孩子,所以分房治疗。”

    ↓↓最近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