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老摊位要拆 兰姐哭了! 村长:只是拆凉棚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40年老摊位要拆 兰姐哭了! 村长:只是拆凉棚

    古来加拉巴沙威“兰姐档口”承载着许多沙威居民童年的集体回忆。

    报导:刘彦运
    摄影:李再辉



    (古来6日讯)“我妈想着想着,突然大哭了起来!”女儿不忍老妈子摊位将被拆,上面子书问村民:“真的有觉得这档口(摊位)顶到你们吗?,岂知掀起热议,网民兰姐打抱不平,大肆抨击市议会及村委会。

    因进行沟渠提升工程,古来加拉巴沙威两个数十年历史的老字号面包及糖果摊位被迫让路,引起民众关注,不过,村委会指之前已经与摊位业主沟通,并获得业主认同。

    前天,摊主“兰姐”女儿在面子书上载,母亲难过坐在一旁的照片:“就一句这档口霸占了这里四十多年!必须要拆⁉️ 一定要这样吗?在这小小的村里,难道就不能保留一些值得留念的地方吗?”,文里更指母亲兰姐为此哭泣。

    摊位将被拆,兰姐哭了?
    兰姐女儿在面子书贴文。

    沟渠提升工程

    据《中国报》探悉,有关工程属于古来市议会的沟渠提升工程,提升工程的范围从加拉巴沙威巴刹加拉巴沙威路至加拉巴沙威3路的路口,全长大约400公尺。

    沟渠提升工程由于涉及沿路的两个已有数十年历史的“老字号”面包及糖果摊位,其中一档“兰姐档口”必须拆除凉棚,并往后迁移4尺左右。另一个也有40年历史的面包及糖果摊位由于建在沟渠保留地上面,必须拆除。

    其中一名加拉巴沙威居民在转载兰姐女儿贴文后,也在面子书写了一个充满感性的文字。

    帖文提及“兰姐档口”承载着许多沙威居民的集体记忆,尤其是该摊位售卖的自制迦椰(kaya),有着浓浓的香味,属于传统的味道。然而这一切却因为一句话,整个档口必须拆除。

    有关感性的帖子引起许多网友关注,也有网友在评论中留言,认为有关当局的作法太过霸道,说拆就拆。

    加拉巴沙威大街的糖果面包摊位拥有数十年的历史。

    面包糖果摊:接获通知必须要搬迁

    另一个面包糖果摊的业主庄雁鸿(60岁)今日向《中国报》指出,他在两个月前接获通知,必须要搬迁。

    “我们是希望有关当局通融,让我们不用搬迁,继续在这边谋生,我们愿意将摊位往后迁移4尺。”

    他说,他们是小生意,租不起店面,如果能够让他们继续经营,当然希望当局通融。

    “我们希望有关当局对所有的摊位一视同仁,公平对待,不能厚此薄彼。”

    庄雁鸿:希望有关当局能够给一个交代。
    李国萍:网民不知道真相,胡乱批评。

    沒拆“兰姐档口”
    只是往后移

    加拉巴沙威村长李国萍指出,许多网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没有了解真相就胡乱批评。

    他受询时解释,其实两个月前,他已经与相关摊位业主沟通,业主也同意往后迁移。

    他说,其实“兰姐档口”的影响不是很大,而且也没有全部拆除,只是要他们拆掉凉棚,往后移4尺左右。

    他指许多网民不明就理胡乱批评。

    古来加拉巴沙威老字号的“兰姐档口”凉棚已经拆除。

    他说,至于庄雁鸿的摊位,也曾经与业者沟通,当时业者也表示愿意搬迁,并计划租店面经营,没有所谓的突然要他们拆除。

    “该业者的摊位属于沟渠保留地,而且也没有营业执照,必须搬迁。”

    行动党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也在面子书评论中回复网民的提问,并称不会拆除“兰姐档口”,只是要求业主往后迁移,方便提升沟渠的工程。

    黄世竞:他们是有经营执照的。

    居民則工程尽速完工

    “兰姐档口”业者黄世竞(74岁,)說,在两个月前接到通知,需要拆除档口的凉棚,同时往后迁移,但他们是有经营执照的。

    他說,前天晚上已经按照当局的要求,先拆除凉棚。

    至于居民黄永清(50岁)希望提升沟渠工程能够尽速完工,加强排水系统,以免造成突发性水灾。

    面包摊位由于涉及沟渠保留地,必须往后移4尺。

     

    古来市议会正在加拉巴沙威大街进行沟渠提升工程。

     

    沟渠提升工程正在进行。
    一旦沟渠提升工程完成,相信能够加强排水系统。
    加拉巴沙威大街正进行沟渠提升工程。

    ⬇⬇ 相关新闻 ⬇⬇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