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启动断路器◢“储备金总额就如军械库” 王瑞杰:为国家安全不公开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新国启动断路器◢“储备金总额就如军械库” 王瑞杰:为国家安全不公开



    (新加坡8日讯)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强调,鉴于国家安全和战略考量,政府不公开国家储备金总额 。

    “我们的国家储备金就如同新加坡武装部队的军械库。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武装部队会透露究竟有多少弹药和武器。这么做等同于把宝贵的情报泄露给潜在敌人。这明显不是明智的防卫战略,我们不能对财政储备金采取这样的策略。”

    《联合早报》报导,王瑞杰昨天在国会总结追加预算案和同舟共济预算案辩论时指出,对于毫无天然资源且高度依赖进口的新加坡来说,国家储备金对国家经济稳定至关重要,有助于稳定新元,提振投资者和国人的信心。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阿裕尼集选区)在参与辩论时,不只一次向政府询问国家储备金的总额。

    王瑞杰对此做出回应时说:“我们身处暴风雨中,但毕丹星利用这个场合再次提出这个问题,令我感到失望。”

    王瑞杰认为,议员应该重点讨论国家政策和项目如所需的开支等,尤其是需要动用储备金推出的措施,而不是储备金总额。

    40亿元来自国家储备金

    新加坡储备金包括来自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淡马锡控股(Temasek)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的投资资产。其中金管局和淡马锡的资产规模都是公开信息,只有GIC的部分不对外公开。

    政府大前天推出总值51亿元(153亿令吉)的“同舟共济预算案”,其中高达40亿元(120亿令吉)来自国家储备金。加上上月26日追加预算案中宣布动用的170亿元(510亿令吉)国家储备金,2020财政年度一共将动用210亿元(630亿令吉)国家储备金。

    新加坡上一次动用储备金是在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当时时任总统纳丹批准政府从国家储备金提取49亿元(147亿令吉)用来资助部分振兴配套。一年后经济强力回弹,政府也将钱还给储备金。

    王瑞杰重申,政府不把国家储备金视为“可任意打破的扑满”,或是为政府提供额外收入的方便来源。若政府屈服于政治压力,在好光景时动用大量储备金,就不会有足够资金来应对非常时期。

    他说,新冠肺炎带来的影响可能持续一段长时间,因此必须以可持续的方式应对。如果危机进一步恶化,国家经济和政府收入将萎缩,到时候可能又要动用储备金以助复苏。

    在目前这个时期,他呼吁大家集中精力好好善用这个前所未有的预算案,借此建立社会和经济韧性。

    “这场危机再次肯定了我们关键机制的价值,以及谨慎财政政策的主要原则,即谨慎花费、明智投资,以及为长远利益进行有连贯性的策划。”

    王瑞杰毕丹星就储备金舌战
    国家究竟有多少储备金,周二引发朝野之间的小争论。王瑞杰总结辩论时,批评工人党屡次要求政府在储备金课题上更加透明,他也对身为工人党党魁的毕丹星(阿裕尼集选区)在国家面对狂风暴雨之际,再次提及储备金总额表示失望。

    两人在之后在议员补充发问环节过招。

    ■毕丹星:反对党在议会里也是监管人,负责监管储备金和政府的开支侧重点……我们要求公开数据,是因为当政府的政策涉及动用储备金时,我们必须自问,是否足够、太多、或太少……我明白副总理提到武装部队,以及不能透露实力的比喻,但我相信这个立场可以有不同的拿捏。

    ■王瑞杰:我们的收支条规是经过仔细敲定的。我们对条规,以及把淡马锡控股纳入国家储备净投资回报贡献(NIRC)框架时都展开过辩论。毕丹星先生只须翻查我们过去几年从NIRC的支出,就会知道我们的开支……我在国会提呈拨款法案前必须先向总统报备是否动用国家储备金……即便是这次向总统和总统顾问理事会提呈预算案,我也花很多时间解释细节,他们也提出非常非常好的问题。这个制度比我在其他地方看到的制度,比好些债台高筑的国家的制度优越很多,所以毕丹星先生,我们还是谨慎行事吧。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