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管制◢孕妇从狮城返马 原以为到酒店隔离 却被送往柏迈医院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行动管制◢孕妇从狮城返马 原以为到酒店隔离 却被送往柏迈医院

    被安排到柏迈医院隔离的孕妇申诉环境太糟糕。

    更新于6:30pm/新山14日讯)从新加坡返国的孕妇申诉,她因怀孕被认为是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的高风险群,并被安排到新山柏迈医院隔离,让她忍不住啜泣叙述环境有多糟。



    一名梁姓孕妇(29岁,在新加坡任职银行职员)今日向《中国报》申诉,她昨天下午3时回到新山苏丹依斯干达大厦,下午5时被安排到一所宗教学院检验,结果晚上8时许被送到柏迈医院隔离。

    她说,与她同样遭遇的还有另外两对夫妻,而且妻子也是孕妇,她们都是因为怀孕,被指是高风险群,所以不能去酒店隔离,只可以去柏迈医院。

    床单被发现有壁虎粪便。

    她说,她被安排在柏迈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隔离,但里面环境极糟,厕所沾满污渍、床单有壁虎粪便,还有被用过的针筒和衣物。

    “我们被禁止开冷气,但房间没有固定式风扇,只有挂在脖子的便携式小风扇,孕妇体温偏高,在这样的环境下真的很闷热。”

     

    隔离中心的房间禁止开冷气,被隔离者只有一个挂在颈项的便携式小风扇。
    水桶内有使用过的针筒。

    她说,医生说可以请家人带风扇来给她,但之后又被禁止,现在不仅很闷热,连水也不充足,每天只被分到一小瓶水。

    梁女士她透露,她目前怀着第二胎,预产期在7月,但她已经向公司请年假和产假至到10月,原本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回到新山酒店隔离,但没想到却是被安排到柏迈医院。

    新山柏迈医院隔离中心的厕所洗手盆清楚可见污渍。
    垃圾桶还留着被用过的衣物。

     

    丈夫陪孕妻一起隔离

    孕妻被安排到柏迈医院隔离,原本可另外隔离的丈夫,选择陪伴妻子一起熬过这段艰难时刻。

    朱先生(32岁,工厂生产操作员)说,他周二与林氏妻子(27岁,行政人员)回国,但因为妻子怀孕,被指示要去医院隔离,他本身虽然可以另外隔离,不过他决定陪伴妻子。

    “我怎么会放心怀孕的老婆独自去医院隔离?”

    他说,他和妻子隔离在同一间房间,里面设施差,还有使用过的牙膏和牙刷等,没有人来清理。

    “我们不知道之前住过的人是否带菌,也不知道如何换洗衣服。”

    他也说,因为孕妇怕热,但房间不准开冷气,因为被指冷气容易传播细菌,所以他请朋友帮忙买风扇,但风扇送到相关部门后,至今都没有送到房间给他们。

    使用过的牙刷和牙膏都还留在隔离中心的厕所。

     

    孕妇 确诊病患
    不宜同地方隔离

    行动党士都兰区州议员曾笳恩认为,若柏迈医院有确诊病患在隔离,不适合再作为孕妇的隔离中心。

    曾笳恩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孕妇被安排到柏迈医院隔离,是第一次发生的事情。

    他认为,院方有必要清楚说明,该医院是否有确诊病患或是有症状的人士在隔离。

    “这对孕妇来说是一种精神折磨,院方除了要清楚说明,也需要关注孕妇在日常用品和食品方面的需求。”

    他也认为,任何医院或隔离中心都应该说清楚,目前是否有确诊病患在隔离中,否则安排孕妇与确诊病患在同一个地方隔离,很难让人安心。

    ⬇⬇ 相关新闻 ⬇⬇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