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管制◢独子隔离中顺利返乡 见母亲最后一面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行动管制◢独子隔离中顺利返乡 见母亲最后一面

    方国诚母亲的丧礼由表亲负责打理。 (取自受访者面子书)

    报导:廖锦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山3日讯)在隔离中心接获家乡母亲逝世的消息,经过各方通融酌情处理,独子在亡母举殡前,漏夜赶回老家见母亲最后一面。

    惟无法亲自为母亲办理葬礼,并且送最后一程,成为独子永远的遗憾。

    独子方国诚(41岁,新加坡工作)于4月21日从新加坡返马,并在隔离酒店隔离,岂知在7天后接获母亲在霹雳怡保老家过世的消息。

    相关部门出动一辆救护车,送隔离者前往霹雳怡保。

    方国诚接受《中国报》访问时坦言,他接获消息后,在社交媒体上询问有什么方法能够回老家,以便见亡母最后一面,也好让家乡亲人没有牵挂。

    “最终在一名网友的协助下,联络上柔州民防部队,询问是否可以回乡,并准备相关警方文件、死亡证、出世证明、亲人与自身的身份证、冠状病毒拭子测试的结果、隔离文件及前往目的地等。”

    方国诚漏夜在当局的护送下返回怡保老家。 (取自受访者面子书)

    他说,他首次进行冠状病毒拭子测试是在4月22日,而在当天有两名隔离者被检测出确诊,因此官员们对于放行与否皆格外小心。

    他坦言,他深知“帮是人情,不帮是道理”的原则,所以并未向当局施压,所幸最后皇天不负有心人人,当局批准他在28日晚上回乡。

    方国诚指出,在晚上9时左右,相关部门出动一辆救护车前往护送他前往霹雳怡保,抵达老家灵堂时已是隔天清晨5时30分了。

    “我在灵堂逗留约一小时,便在官员的催促下离开,必须前往怡保的一家隔离酒店进行隔离。”

    对于母亲的骤然离世,他特别感谢老家的表亲们协助打理母亲的身后事,否则身为独子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方国诚:珍惜眼前人

    方国诚哽咽说,很多朋友都说他尽力了就好,但是他最怕听到的闲言闲语是他没有尽到力,才促成了这场遗憾。

    他说,加上妻子是新加坡公民,在这段期间没得回来马来西亚,也没能参与母亲的丧礼。

    “对于母亲的骤然离世,他特别感谢老家的表亲们协助打理母亲的身后事,否则身为独子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籍此呼吁大家,珍惜眼前人,想要努力赚钱,照顾好家人;但是钱虽赚到了,但是却没有对母亲尽孝。

    他昨日在社交媒体分享自己的经历和心情,更重要的是感谢这过程中帮助他的所有人。

     

    ↓↓最近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