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管令SOP◢小贩摊位分配谈不拢 贪食街复业 陷胶着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复管令SOP◢小贩摊位分配谈不拢 贪食街复业 陷胶着

    报导:刘福来



    黄锦顺(左)盼望小贩早日可以回到原来的档口复业。

    (麻坡2日讯)谁都不愿意退让,问题再不获解决,贪食街小贩恐回不了街边继续摆摊。

    四马路贪食街小贩同业因标准作业程序摊位分配至今尚未获得解决,原定在上周就应该提呈的复业文件与图测,无法如愿,导致小贩摆摊复业的问题又陷胶着。

    麻坡贪食街小贩联谊会主席黄义磊指出,由于同业无法接受联谊会以抽签方式安排摊位分配,导致复业问题遇阻。

    黄义磊出示小贩复业标准作业程序和图测已准备好,无奈小贩摊位分配还不能解决。

    他透露,问题出在小部分同业坚持原地作业,因为搬迁后水电使用不方便 ,有者担心迁移后,顾客会流失。

    他无奈呼请同业放下个人执着,以大局着想,共同合作,以便所有同业都能够回到街边,重新摆摊营业。

    他强调,小贩复业申请不宜拖延太久,因为世界各国,包括我国新冠肺炎(2019冠病病毒疾病)确诊人数有再度反弹的趋向,同业好不容易等到疫情放缓,政府允许小贩复业。

    糕点生意样式多,店屋空间摊放地方也不够,同业还要和其他同业“借位子”。

    “小贩本身却为了水电供应起哄,坚持己见,不肯配合抽签和迁移,适应新常态作业模式。”

    他强调,大家没有多少时间,一旦等到第二波疫情再次爆发,就是部分同业回心转意要再申请复业,届时恐怕政府也不允许了。

    四马路贪食街小贩原本以为行动管制令期间,只是暂时一两个月租​​用店屋摆摊,小贩岂料5个月过去了还没有办法回到街边营业。

    他说,小贩复业问题自上月16日,联谊会偕同麻坡社团领袖和小贩代表,与柔佛州团结、贸易及消费人事务委员会主席张发虎、麻坡县长哈菲兹进行交流与协调,至今已过了半个月,小贩同业还是无法针对抽签复业摊位分配妥协,导致问题没有办法解决。

    他希望,本周内同业能冷静考量问题的严重性,以便开会得出一个明确决定。

    小贩联谊会受促速呈SOP

    张发虎吁请小贩适应新常态。

    张发虎建议小贩联谊会,尽快提呈标准作业程序和图测。

    他说,为疫情需要,小贩同业必须作好标准作业程序和据实呈报资料,包括摊位执照、摊位号码,以便疫情一旦爆发,政府能够掌握疫情和追踪接触者。

    林烈生(左2)指摊位食物需要电供冷冻。

    他说,政府并非为难小贩,而是为了所有民众的安全,政府也必须知道原有四马路贪食街摊贩的人数,确保公正透明处理申请。

    他吁请,联谊会尽快妥当处理,小贩也须调整心态和作业,以适应新常态。

    顾客流失

    ◆黄锦顺(35岁,乌达小贩)

    贪食街已经很久看不到小贩摆摊,一些顾客反映,以为这里没有小贩做生意了,人潮都流失到其他地方。

    小贩无奈到现在还不可以复业,担心再一波疫情来袭,不懂还要等到何年何月。

    小贩分散

    ◆蔡玉清(60岁,糕果供应者)

    自冠病3月爆发后,小贩各散东西,要送货给他们都很难找,以前在路边,一经过就看到,差别很大。

    借位摊货

    ◆刘秀珍(67岁,糕点小贩)

    同业临时挤在店屋小小空间营业很不方便,尤其周末假日还要和其他同业“借位子”,因为糕点生意样式多,摊放的地方也不够。

    原本以为只是暂时一两个月租​​店,现在都快5月了还没有得回到街边营业。

    摊位难找

    朱玉兰:一时找不到原来的摊位,买食物很不方便。

    ◆朱玉兰(50岁,民众)

    一时找不到原来的摊位,买食物很不方便,尤其是大日子排长龙的时候,费时费劲,有时宁可去小贩中心买。

    建议轮流

    ◆林烈生(28岁,乌达小贩)

    由于我们的食物基本需要电供冷冻,如果搬到别处,没有电供很不方便,食物也会腐坏,而原本店屋的水电供应我们还要继续缴付水电费。

    我建议同业轮流分配摊位,这样可以保留和使用原来的水电供应,原来的顾客也不会流失。

    ⬇⬇ 最近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