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家人分开 租不起房子 越堤族压力大到想自杀!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与家人分开 租不起房子 越堤族压力大到想自杀!

    有越堤族因为无法负担高昂的租金,被迫露宿在组屋楼下的公园。 (图取自《Kosmo》)

    (新山2日讯)根据本地一家职业咨询公司近期展开调查,在178名越堤族中,有40个人因被迫与家人分隔两地及承担高昂的生活开销,感到压力甚至出现自杀倾向。



    这项由Think Big Management and Enterprise展开的问卷调查显示,冠病大流行对受调查对象造成了沉重心理压力,最多人担忧债务负担。

    除此之外,不少受调查对象也透露,长期与家人如丈夫、妻子及孩子分开,已开始面对家庭压力。

    该公司创办人莫哈末纳吉接受马来文报章《Kosmo》访问时指出,比起疫情前每日来往马新两地工作,如今越堤族因为疫情需要住在邻国,也被迫承担高昂的生活开销。

    疫情让许多马劳负担加重,萌起自杀倾念头。 (图取自《Kosmo》)

    “一些已经离开新加坡,返回大马生活或工作的受调查者,则承受的债务负担,也压得喘不过气。”

    他说,除了以上的因素,受调查者也面对本地雇主拒绝聘请前马劳。

    “我国的一些雇主拒绝聘请曾在新加坡工作者,担心一旦关卡限制松动后,这些工人又会离职前往新加坡。”

    莫哈末纳吉说,除了以上的因素外,有受调查者也面对数个月无法见到家人,尤其有年老多病的家人者,倍受思家情绪困扰。

    他说,有受调查者透露,一些新加坡雇主威胁,一旦员工申请周期性通勤安排(PCA)回国,就会取消工作准证;也有雇主不允许职员请无薪假,理由是员工不足。

    他也指出,受调查对象中有些是在本地的妻子,由于需要一个人照顾孩子及家人,感到很压力。

    “也有一些人已经在新加坡失业,储蓄也耗尽,但却不敢回国,因为回来隔离就将失去一个月的薪水。”

    他说,以上种种因素都造成情绪压力,如果马新政府再不采取恰当措施,不排除会引起自杀现象。

    房租涨租不起
    被迫露宿街头

    部分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客工因无法负担房租,被迫露宿街头。

    马新边境自3月封锁至今,大马越堤族在这段期间都必须住在新加坡,也让当地的租屋需求猛涨。

    林志杰:新加坡房屋需求供不应求。

    总部设在新加坡,但在新山及吉隆坡设有分行的职业中介公司Inter Island经理林志杰指出,在过去,新加坡一个小房间的租金介于每月250新元(约750令吉)至400新元(约1200令吉)。

    “这是在行管令实施前的房租价位,那时的市场需求没那么高,因为很多大马客工都选择每天往返新加坡和新山。”

    他说,行管令实施后,这些大马客工被迫住在新加坡,导致如今租房需求攀升,供不应求,也造成房租价格上涨约50%。

    他透露,就有一些新加坡工作的越堤族,因无法负担房租,必须省吃俭用度日,以及露宿五脚基。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