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镜嫂又有搞作 这次割“帆布墙”泼水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墨镜嫂又有搞作 这次割“帆布墙”泼水

    (新加坡3日讯)曾因频频骚扰邻居被判缓刑的义顺墨镜嫂,变本加厉,屡次捣毁防护装置,甚至刀割“帆布墙”泼水。



    《新明日报》之前报道,义顺环路第112座组屋的一名“墨镜嫂”陈秀娥于2018年4月被控公共滋扰、抵触防止骚扰法令、恶作剧及偷窃等罪名,同年7月认罪后被判接受6个月缓刑监视,并需吃控制失智症的药物。沉寂一段时日后,墨镜嫂再次骚扰邻居。

    同层邻居叶先生(35岁,司机)受访时说,他今年8月开始再次被“墨镜嫂”骚扰,早已用帆布将走廊围起来,并在地上加建挡板,但仍无法阻止“墨镜嫂”靠近。

    叶先生为防邻居骚扰,在门前筑起“帆布墙”。

    “她从帆布墙的缝隙泼水进来,我重新‘布防’后,她在短短半小时内,三次搞破坏。她剪掉我的绳子,搬走木板,最后直接将帆布割破泼水。之前装的电眼不小心掉下来,也被水泡坏了。”

    叶先生说,“墨镜嫂”目前和女儿同住,但女儿早出晚归,每每见到邻居也会故意避开,并指他已多次投诉相关部门,且报警超过7次,但仍于事无补。

    “我最近一次报警是昨天下午2时许,现在每天回家都很怕,提心吊胆,开车也没办法集中精神。我谘询过律师,即使打赢官司,对方也没办法偿还赔偿费或律师费。”

    四楼居民梁小姐(42岁,包装工)则说,“墨镜嫂”一个星期至少两次从窗外往楼下邻居屋内倒水。

    “她大多数早上6点半来泼水,我们现在每晚关窗。她上周四(10月26日)还泼了一些粘稠液体,非常恶心。另外,每晚12时多,她也会敲地板,一直敲超过1小时,让我饱受困扰。”

    “墨镜嫂”被指破坏“帆布墙”。(受访者提供)

    地上湿滑 太太滑倒扭伤

    叶先生指称,他太太周一晚因地上湿滑,不慎滑倒扭伤,预计一个月才能复原。

    “我周一带太太去急诊部拍X光照。我不知道‘墨镜嫂’什么时候会升级破坏行动,这对我来说是精神折磨。”

    他说,他于2016年4月买房,如今未住满5年,无法卖房。

    “我的生活严重被影响,女儿现年1岁半,多数都在家婆那里。我打算卖掉房子却担心行情不好,再加上有奇怪的邻居,最坏的打算就是亏本卖给建屋局吧。我的收入不高,现在每天处理邻居纠纷,无法上班,收入少了10至20%。”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