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15年来最严重 3倍雨量 灌7县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柔佛人头条】15年来最严重 3倍雨量 灌7县

    哥打丁宜市区也受水患影响,是继2006年大水灾后头一遭。

    报导:廖锦荣
    摄影:张来星(部分取自网上/受访者提供)



    (新山3日讯)元旦伊始,柔佛中南部地区却迎来长命雨,雨量是平时的三倍,加上沿海区域受涨潮因素叠加影响,柔州7县的沿河或沿海地方遭逢15年来最严重水患。

    涉及县市包括居銮、新山、哥打丁宜市区、古来、丰盛港、笨珍、峇株巴辖,从前天开始蒙受水袭,截止今日中午12时,柔州已启动56所紧急疏散中心,多达1540户家庭及6248人受灾。

    行动党士姑来区州议员陈泓宾今早巡视紧急疏散中心后,接受《中国报》记者询问时坦言,过去不曾发生水灾的马来村落都在这次水患中覆没,比喻是自2006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水灾。

    哥打丁宜市区河水高涨。
    黎华财(右起)及校长黄赛珠视察学校的淹水情况。

    他分析,此次水患主要的导因源自本月1日及2日高降雨量所致,数据显示,单是昨日的降雨量便多达120毫米,估计两日下来的雨量超过200毫米,这是一般降雨量的3倍,几乎等同于一周的雨量。

    “同时,依据州内沟渠的设计,能够承受60毫米的雨量,但是昨日的情况几乎是沟渠所能承受排水的2倍,导致雨水无法顺利疏导,进而倒灌进入甘榜村及花园住宅区。”

    陈泓宾坦言,这次的灾情是出乎意料,无法做好妥善预防措施,但是政府至少能够对河道及沟渠进行清理,改善排水系统,使灾害降至最低。

    甘榜班兰水高及腰,拯救队伍助灾黎脱困。

    另一方面,2006年南马大水灾重灾区的哥打丁宜县,今早也受灾严重,许多低洼地区包括市区都面临水患,市区主干道路敦斯里拉囊路因水势过高,已关闭禁止车辆通行。

    哥打丁宜培华小学董事长黎华财受询证实,这是该县自2006年来最严重的水灾,但是受灾的程度却无法与15年前相比。过去几年,哥打丁宜水患多发生在低洼马来甘榜,这次是15年后市区再次大淹水。

    陈泓宾(后左)到马新花园国中的紧急疏散中心了解灾民情况。

    疏散中心消毒防爆感染群

    疫情严峻时刻偏逢水患来袭,疏散中心进行消毒,以防爆发“水灾感染群”!

    陈泓宾坦言,水灾灾黎在紧急疏散的时刻难以顾及卫生部所制定标准作业程序,所以将尽力提供关乎个人卫生的资源物品至疏散中心。

    他说,他周六便四处搜罗了牙膏、肥皂及洗手液等的物品,将物资带到选区内所设立的紧急疏散中心,以避免“水灾感染群”的爆发。

    士姑来国光华小一校礼堂也接收了46名来自士姑来八哩半三保坛安老院的老人家。

    他透露,这次较过去发生水患救灾的情况不同,也加入了卫生部协助配合,并确保所有灾黎入住前能够进行体温探测等措施。

    “据我了解,灾黎们在入住前,当局也在卫生局及消拯局的配合下,为每个帐篷进行消毒,并且安排好帐篷间的排列距离。”

    另外,陈泓宾说,按照当下情况,有意为灾黎的民众能够将物资交由他的服务中心或新山县署进行派发,同时,部分独居年长的受灾者,民众也可以自荐协助对方收拾家园。

    居住在裕华园公寓的陈氏夫妇面对满地泥浆,坦言不知该从何收拾。
    受灾住家电器东歪西倒,损失惨重。

    防漏电 公寓断电3天

    避免漏电事故发生,新山淡杯裕华园公寓管理层在国能的建议下,将断电3天,许多的居民开始陆续迁出组屋区,暂时在亲友家暂居。

    周六早上9时左右,新山淡杯裕华园的百合与茉莉公寓周六(2日)早上9时开始蒙受水患,直到星期日(3日)早上水势才退去。

    陈德贤:在国能建议下断电3天。

    公寓管理层陈德贤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公寓的480所单位中有96家居住在公寓底层的单位纷纷受灾,并有数10辆来不及移开的轿车浸泡在水中。

    他说,管理层在发生水患后第一时间动用货卡陆陆续续将一些行动不便的人士、老人及小孩运载至高处地区,并在国能建议下,断电3天。

    “同时,诚信党蒲莱区国会议员沙拉胡丁也吩咐要求管理层登记受灾民众的姓名,并会在之后讨论如何协助居民收拾及清理。”

    士姑来大道旁的麦当劳也因为水患导致满地泥浆,周日闭门进行收拾清洗。

    满地泥浆 电器家具受潮

    雨停了,水退去!然而最艰难的善后工作才要开始,不少灾黎返回住家看到积厚的泥浆及东歪西倒的电器,不禁感叹“不知从何收起”!

    居住在淡杯裕华园公寓已20年的陈氏夫妇坦言,这是该地区首次发生水患淹入住家的情况出现,过往的水患仅是淹至屋外走廊而已。

    他说,这情况使到屋内的许多电器及家具都受潮,冰箱在水患后也漂浮起来,沙发床褥等都被湿透了,连地主的神主牌也被冲走。

    陈氏夫妇在水患发生后,已前往孩子住家居住,星期天早上返回时,看到积厚的泥浆,直言不知道该怎么开始收拾,只能先将重要物品和还没被弄坏的物品收拾带走。

    他们说,住家目前还弥漫一股难闻的泥浆气味,相信需要多天来清理,并让气味飘散后才能重新入住。

    陈先生

    最严重的水灾

    陈先生(46岁,淡杯裕华园居民)

    周六的水患是我住这里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在公寓后方的底层单位几乎全部都被水淹没,而我的轿车因为来得及移走,所以才没有浸泡在水中。

    差不多在中午时分水势便开始高涨,我看到不对路了才将轿车驾到外面停泊放,后来听说皇后八哩半一带也是灾区,许多人士也都将轿车驾驶到裕华园停放。

    郑忠忠

    贵重东西放高

    郑忠忠(40岁,八哩半黄梨厂员工)

    在周五的时候,便开始看到有涨潮淹水的情况,我们居住在亚里斯甘榜(Kampung Aris)的居民便开始陆续搬入国光小学,到周六一些低洼的屋子甚至已经淹没整个屋顶了。

    幸好我所居住的地方比较高,水虽然淹入住家,但不至于没顶,贵重东西也早已摆放高处,降低损失。

    纪金祥的汽车浸泡在水中,以不能启动。

    轿车浸在水中

    纪金祥(45岁,德士司机)

    周六我差不多中午12时左右看到雨势不大对劲便回家,可是没有想到已经来不及了,一辆泊在屋外的轿车已被浸在水中,到早上已经无法启动引擎。

    住家内所有贵重物品。包括冰箱、电视机、沙发等等相信都已经损坏,由于住家满地黄泥,只能到楼上邻居家居住。

    居住在裕华园公寓的居民由于断电,陆续迁出住家往亲友家居住。
    笨珍县也有水灾情况,行动党北干那那区州议员杨敦祥(右)在现场协助灾黎。
    丰盛港灾黎置放“小心水患”的路牌。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