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秘密】新常态 新演出模式 台前操纵木偶更有趣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零秘密】新常态 新演出模式 台前操纵木偶更有趣

    报导/摄影:白宁馨、沈俊荣



    (昔加末2日讯)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蔓延导致神庙神诞与节日庆典受限,木偶戏团与时并进改革,从幕后操纵搬到台前,使表演更精彩有趣。

    自去年3月实施行动管制令至今,为了避免公众群聚引發疫情蔓延,政府禁止所有聚集人潮的活动,包括神庙庆典的木偶戏团演出。

    不过,在復甦期行动管制令期间,庙宇恢復部分简易小型庆典仪式,昔加末“幻中真新长春掌中班” (黄明攀)木偶戏团也迎合情况变化,在没有搭建木偶剧台下,由主演者与木偶公开亮相,演出酬神,简单却不失隆重。

    黄振财改良锺馗与小沙弥两尊木偶,常用于台前演出。

    该团第五代继承人黄振财(68岁)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其戏班是祖传技艺事业,从高祖父黄乐剑于中国创建,代代相传。

    他指出,他从小随着父亲到全国各地演出,于1968年16岁时亲自出演至今,数十年的演练,使他精于操纵提线木偶与掌中木偶。

    他说,其戏班常年奔波在各地神诞贺寿、晋殿仪式、中元庆会、宴席、慈善义演等活动演出,然而去年因疫情捲袭,不得不暂停或延期。

    经改良的木偶拥有36条丝线,操纵方式的难度升级。
    黄振财也专研改良道具,使之适用于台前演出。

    “后来復甦式管制令,神庙举办简单仪式,我们参与了少数的演出,演出时长也从为期3天缩至一小时。”

    黄振财透露,期间的木偶演出有别于传统幕后操纵方式,只要设立布景,在神庙大殿或舞台上就能进行演出。

    “我们主要呈献《锺馗醉酒》、《小沙弥下山》及《福禄寿》,善信们拈香膜拜,答谢神恩。”

    他认为,木偶剧团也可与时并进改革,而且台前演出更灵活精彩,相当受公众欢迎,一些神庙理事也指定要提线木偶表演。

    黄振财呈献《锺馗醉酒》时,操纵木偶技术精炼流畅。

    改良提线增至36条
    木偶动作更流畅

    台前幕后演出大有不同,黄振财专研改良提线木偶内部构造,使台前演出的木偶更加栩栩如生。

    他说,其实首次的台前演出是在2008年,47个社团在古来联办为四川大地震的筹款义演,之后十多年,也在各种场合演出,主办方无须搭建戏台。

    他透露,传统提线木偶有24条丝线,而经过改良的提线木偶则有36条,构造关节也与传统木偶不同。

    “丝线的增加,操作方式也不同。在百余个提线木偶中,只有锺馗和小沙弥有36条丝线,拔剑、倒酒、醉倒在椅子上、敲木鱼等动作更流畅。”

    他在首次演出前,每天苦练至凌晨1、2时,清晨4、5时起床再继续。另外,台前空间大,因此也需要增加剧情和动作,演出才会精彩。

    他指出,与众不同的台前木偶演出,已成了该戏班的招牌,目前国内没有其他木偶戏团以此方式演出。

    传统提线木偶是在剧台前表演,戏班成员则在幕后操纵。

    疫情爆發 成员另觅出路

    黄振财回忆1969年五一三事件發生后,仍无阻戏班出外表演,反而去年疫情爆發后,几乎完全停顿,戏班成员皆另觅出路。

    他说,当年戏班能如常在马六甲、峇株巴辖等地神庙连续3天演出,可是去年尤其3月行动管制令开始无法出演,即便管制令放鬆,演出时间也缩短。

    “只有去年7月的一场演出,在志愿警卫团维持场面和出席人数,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的情况下顺利完成表演。”

    好酒……锺馗提起酒壶,酒水灌入口中。

    平日苦练操纵木偶

    黄振财强调,父亲常劝导他们“勤有功,戏无益,好天着存雨来粮”,要十指灵活操纵木偶并不简单,平日必须苦练。

    他趁此时不断练习提升技艺,精益求精,同时多阅读,不时为木偶剧写剧本。

    他认为,当疫情过后, 该木偶剧团又可以重战江湖,也呈献更精彩的演出。

    黄瑞城带领中兴戏班走过50年,却可能因疫情撑不下去,他收在储藏室的音响器材及發电机尘封已久。

    若非顾及成员器材
    班主有意结束营业

    (峇株巴辖2日讯)若不是因为顾及戏班成员的生计,还有昂贵的音响器材、道具、戏服难以变卖,一些戏班班主有结束营业的打算。

    峇株巴辖“中兴闽剧团”班主黄瑞城(73岁),也是中江方安宫主席,他原本是小园主,因为中江方安宫早年成立福利组,须安排七艺班进行“白事”演出,他在1970年创立中兴闽剧团,迄今有50年历史。

    戏班没戏唱,连守护神也无落脚之处,黄瑞城将田都元帅及3尊孩儿爷请到家中供奉。

    他说,该剧团现有7个演员,年龄50岁以上。他从七八十年代见证戏班的兴盛,当时未演出就有戏迷到场霸位,台下人山人海,到现在看到戏班的没落,加上近5年来找不到年轻演员加入,戏班其实已后继无人。

    “从去年3月间实施行动管制令,中兴闽剧团去年唯一戏约是到森州宁宜演出3天,但我每月仍要照付储藏室400令吉租金,而价值数万令吉的音响器材久未使用易损坏,日后可能要花钱维修。”

    田都元帅(右)及孩儿爷是戏班的守护神。

    祖师爷守护神 没落脚处

    黄瑞城说,戏班没戏唱,连戏班祖师爷田都元帅及守护神“孩儿爷”也没落脚处。

    他唯有暂时把田都元帅金身及3尊孩儿爷,请到家中供奉。

    他也透露,七十年代的戏班演员领月薪,每月薪酬介于200至300令吉,80年代改为日薪,后期唱戏一天至少可获100令吉工资,但疫情已严重影响演员生计,加上难以兼职或转行,许多演员生活陷困。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