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居丈夫用水电费单借钱 阿窿泼漆 恫吓要烧屋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分居丈夫用水电费单借钱 阿窿泼漆 恫吓要烧屋

    独家报导:吴振威



    陈女士的住家被大耳窿泼漆,也波及邻居。

    (新山25日讯)分居丈夫用住屋水电费单,向大耳窿借贷1万令吉,结果利滚利共拖欠16万令吉,造成住屋被大耳窿上门泼漆,连邻居住家也受波及。

    目前身在新加坡的陈女士(34岁,业务员),今日通过电话向《中国报》说,她和林姓丈夫(32岁)育有一名5岁女儿,两人于3年前分居,目前办理离婚手续。

    她说,她之前与分居丈夫联名购买一间在新山百合花园的双层排屋,目前这间屋子是由她每月供期,丈夫已没住在该屋。

    大耳窿恫吓若再不还钱,就会掷汽油弹烧屋。

    她透露,她将房子租给侄儿居住,收取一些租金帮补供期,也委托人帮忙看顾屋子。

    “上月20日开始至今,前后3次有阿窿上门泼漆,不仅侄儿的车遭殃,邻居住屋也受牵连,阿窿甚至恫吓,若再不还钱,就要放火烧屋。”

    她说,她们试过联络阿窿,阿窿声称借钱的人是她的分居丈夫。

    据她了解,丈夫之前瞒着她,用两人联名屋子的水电单向阿窿借贷,且最少借了两组阿窿。

    大耳窿声称警方也拿他们没辙,还称会弄死事主。

    她说,上门骚扰她家人的是其中一组阿窿,丈夫向该阿窿借了1万令吉,但阿窿如今开口要索取16万令吉。

    “我已跟阿窿说了,钱不是我借的,但阿窿只认屋子不认人。”

    她说,因担心安全问题,该间屋子已暂时没人居住,而阿窿骚扰事件也波及邻居,让她感到万分抱歉。

    陈女士的5岁女儿无法见到母亲,在镜头前哭泣。

    曾被银行拍卖
    家人凑款赎回房屋

    陈女士说,有关住屋曾被银行拍卖,过后由家人凑款让她赎回。

    她说,该住屋目前未转名,仍属于她与分居丈夫的名下。

    她透露,该住屋早前曾被银行拍卖,是她向家人借钱凑款,才将住屋赎回。

    “目前我在新加坡努力工作,这样才可获银行贷款,我要独自买下这间屋子。”

    陈女士的住家遭大耳窿接二连三上门骚扰。

    她说,因目前疫情关系,她无法回国,5岁的女儿跟外婆住在老家。

    “我每晚都和女儿视讯,女儿在视讯中经常哭诉,问我几时可回家,我看了也很心痛。”

    另一方面,陈女士希望柔州总警长拿督阿育甘伸出援手,让她们母女可摆脱大耳窿骚扰。

    她说,阿窿是通过新加坡某银行户头,将借款汇给在马来西亚的分居丈夫。

    她说,针对这起事件,她也向新加坡警方备案。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