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玉河整治后 清澈见底 惟老新山 回忆不再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纱玉河整治后 清澈见底 惟老新山 回忆不再

    报导/摄影:林健海



    (新山27日讯)新山市中心纱玉河变得清澈见底,但老新山人的回忆不见了!

    1970年代全国最脏河流之一的新山纱玉河,自2016年展开整治工程后,纱玉河原貌变成以洋灰沟渠型取代,无法回到新山老一辈小时记忆中清澈干净的河流。

    依斯干达特区发展机构(IRDA)副执行长阿都哈林日前指出,该公司自2016年分阶段展开纱玉河整治工程后,今年1月检查河水时,发现河水变得干净和清澈。

    对此,《中国报》走访现场新山市中心,向一些老新山人询问看法,已在纱玉街经营许久的“茂兴利商行”业者张在贤(77岁)指出,小时候,纱玉河可以让人游泳,并且宽大,如今整治工程后变得越来越窄,而且变成沟渠型。

    他说,当时河下是泥土,但河水很清洁,可看到鱼群,而且河水直接经过纱玉河再流向大海。

    张在贤忆述,当年的新山老巴刹就在旁边,船还可载货经过河,如今整治后根本不可能行船。

    他透露,以前涨潮,水从大海进入纱玉河,退潮后水又流回大海,如今整治工程后这样情景不见,整治后流向纱玉河的水被过滤后,就直接流向大海。

    另外,不愿具名的承包商指出,纱玉河过去河水又黑又臭,以往许多住宅的污水排入纱玉河,如今这些脏水直接透过过滤,才进到纱玉河。

    他说,进行整治工程后,几乎成功过滤80%脏水,目前没有嗅到河水异味。

    现场观察发现,经过过滤的纱玉河,河水确实变得清澈,只是可见河底垃圾处处。

    承包商也说,接下来阶段将把河内垃圾清理干净,进一步完成美化工作。

    邹裕豪:比以前干净 没异味

    行动党柏伶区州议员邹裕豪指出,日前他巡视与了解纱玉河整治工程情况,发现纱玉河比以前干净,河水已没异味。

    邹裕豪周五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目前整治工程来到第二阶段,预计明年完工。

    他坦言,据他观察,纱玉河比以前干净,认为排水系统非常重要。

    他希望工程能在马新关卡关闭这段时间竣工,届时一旦关卡重开,纱玉河会成为游客到访地点。

    黄循积:河面窄小变了样

    老新山人黄循积(81岁)指出,小时候的纱玉河非常干净,他在小学五年级曾在纱玉河游泳。

    他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当时巴刹旁边有个拱形台阶,他和几个朋友除了游泳,也会在那里跳水取乐。

    “此外,每逢农历正月十七及十八,海水都会涨潮,潮水进入纱玉河也带来鱼群,我和朋友会下水捉鱼,并把捉到的鱼放在家中饲养,这些鱼多数为观赏鱼。 ”

    黄循积透露,现在的纱玉河和以前比较已经变了样,以前河面宽广,如今整治工程后改成窄小。

    他认为,整治工程应把纱玉河河床挖深与挖宽,并不是打地基改成沟渠型,完全改变纱玉河原貌,变成奇怪样子。

    ↓↓相关新闻↓↓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