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教友族写书法 汉字笔顺 最大难点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父子教友族写书法 汉字笔顺 最大难点

    曾竹先(左)陪同父亲曾河中挥毫。

    报导:刘彦运



    摄影:张来星

    (古来20日讯)上月因教友族同胞写书法而“爆红”的古来书法家曾河中,他与长子曾竹先皆与友族同胞结缘,尤其是曾竹先开办的书法班有10位友族学生,让友族学习认识中华书法文化。

    每一年曾河中都会在他位于大古来2巷的脚车店走廊写春联及灯笼,最近在一个偶然的机缘下,被国文媒体记者发现曾河中与一位巫裔女子阿兹查在用毛笔书写灯笼。

    阿兹查学习执笔在红纸上书写春联。

    巫裔女子向老书法家曾河中学书法的新闻及照片登上各报章的版面,引起各方关注。

    曾河中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阿兹查是隔邻冷气销售公司的一名员工,每次当他在写春联或灯笼的时候,她有空都会兴致勃勃的跑过来观看。

    他说,有一天他问阿兹查是否有兴趣学书法,对方表明有兴趣,想学著玩玩。

    曾竹先(右起)与曾河中将写好的春联挂在牆上。

    “她纯粹是觉得好玩,于是就学著写灯笼,其实要学好书法,要花一些时间和精力,真正要学好中文书法并不简单。”

    他指出,一个友族同胞能够对中文书法有兴趣,至少愿意去尝试,其实已经很难得了。

    其子曾竹先也是古来及新山一带知名的书法家及书法教师,他目前担任马来西亚国际现代书画联盟副会长,并在古来21哩开办书法班,并经常受邀到各华小开办书法班,从事书法教学工作。

    曾河中(右起)与曾竹先父子两代书法家展示“福”字。

    他指出,在他的书法班,有10位友族同胞的中小学生向他学书法,其中有巫裔和印裔。

    “他们都是华小的学生,有些是受到老师的鼓励参与书法班,并对书法产生兴趣。”

    他说,友族同胞学书法的最大难点是汉字的笔顺,他们对汉字的笔顺认识不足,还有就是不懂得读音和意义,这些都是他们要加强的。

    曾竹先在进行线上书法教学,在荧幕前示范如何执笔临帖。

    “教导友族同胞与华族同胞最大的区别是,华族学生对汉字的掌握能力较强,文化上的认知也较强,在学习书法方面比较容易上手。”

    他指出,友族学生缺乏文化上的认知,对毛笔特性及基本笔划的掌握需要学习及磨练,而华族学生比较容易掌握,毕竟是自己的母语。

    线上教书法 有优也有缺

    曾竹先指出,年初因为行动管制令,无法上实体书法课,只好改为线上书法班,可说是传统与现代科技的结合。

    他说,线上教书法有优点及缺点,不过,线上书法教学也有一些实体课没有的优势。

    “通过线上教学,缺点是我国的网速不够快,覆盖率也不全面,导致在上网课时,有些地区的网线会中断,或时断时续,无法达到效果。”

    线上书法班的学生展示他们的作品。

    他指出,对初学者来说,上实体课能够看老师亲自示范,学生比较能够掌握。如果上网课,对初学者的效果没那麽好。

    “对一些已经掌握书法基础的学生上网课,反而有一些实体课所达不到的效果。例如老师可以在线上将镜头拉近,针对每一个学生字体的缺点进行示范或提点,而且能够即时针对学生的作品点评,这点是实体课不一定能够做到的。”

    他说,老师也能在网络上展示一些资料和范本,让学生欣赏与学习,同学们的作品能在线上互相观摩,老师能够即时点评,让全体的学生学习,这是实体课无法办到的。

    其中3位友族学生在线上展示书法作品。

    观摩名作自学书法

    今年83岁的书法家曾河中从1967年开始自学书法,他并没有真正拜师学习,而是与两名好朋友一起练习,并观摩名家的作品,可谓无师自通。

    他说,他们似乎有家族遗传,他听父亲说,他在中国的祖父当年也是写得一手好字,也可算地方上的一名书法家。

    “我后来才开始临颜真卿的帖,之后也临摹马新一带书法名家的字帖,如新加坡的黎省三、吴纬若等。”

    他指出,他的儿子曾竹先从小对书法很有天赋,他并没有真正指导他,都是他自己观摩学习。

    阿兹查(左起)在曾河中的指导下,尝试书写灯笼。

    直到1988年,曾河中才开始在古来开办书法班。

    曾竹先指出,他从小学五年级开始真正学习书法,参与书法比赛一直到中学。

    他也是从唐代书法家颜真卿等名家的楷书入手,之后临摹魏晋南北朝的魏碑,之后再临摹东晋书法家王羲之及王献之的行书作品。

    他说,他从历代名家作品中领悟书法的奥妙后,再综合各家的特点。目前他比较擅长写行草及榜书。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